第53章(1/2)

加入书签

  【我想要的真相】

  “‘契机’,就是这个词,”她的眉毛在跳着,似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怎样,有印象没?”

  我紧张的开始回忆,神经质一般握拳不停轻敲我的下唇,敲得牙齿隐隐而痛,然后我就想起来了,抬头对着‘三号’道,“你说你组队时特意、特意……”我继续不了,最为重要的部分就卡在我的嘴边,却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

  ‘三号’微微一笑,“是特意挑选了队员们,挑选的依据就是他们的某种‘特质’,这就是我说的‘契机’。”

  “是什么?”我紧追不舍,“那么,这个契机是什么?”

  “就是想象力,”她毫无回避而答,“基于感情基础上的想象力。”

  我突然有所领悟,但不用我深想,‘三号’开始娓娓道来。原来,发生的那一切诡异事情,都基于我们大脑因外界环境的影响而衍生出来的想象。

  “请注意,我定义的词是‘想象力’,”她道,“它来源于脑电波发生变化时产生的磁场,它是一种生物电,更是是一种力,一种可转化为其他能量的力。”

  “也就是说,我们脑中不管想什么,都能变成事实?”我惊异,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是,不可能的!”

  “当然是可能的!”‘三号’不赞同的摇头,“现在人类非常热衷于研究超自然现象——唔,这里我想申明一下,这个宇宙中不存在所谓‘超自然现象’,只要是存在的,就是自然的,只是你们的现代科技尚无能力去研究它而已。抱歉,我又发挥过度了,还是让我们回到这个话题——比如说,有人能用神控制一些物体的移动,或者一个箱子,有人不用打开看就能知道里面是什么,这样的例子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噢,当然哗众取宠的骗子也很多,但我要表明的是,神力不是不存在!它只是太弱,弱得还没有被认知。”

  “它有多弱呢,”她续道,“举个例子来说……”

  我憎恨她总是用这样的方式解释问题,但是别无选择。所幸她的例子很简单,就是牛顿第一定律:一个物体放在地上,在它一侧施加一个力,当该力小于物体所受的摩擦力时,它是不会动的,只有当施加力大于所受到的摩擦力时,物体才能开始移动。

  “而你们脑中的想象力,从能量上来说,是神力的一种。”她点着自己的脑子做示意,“因此它也很弱,非常弱……弱得,假如用刚才牛顿定律来类比,如期望通过脑中想象来得到一个真实的苹果的话,那无异于企图以一只蚂蚁的力量来推动一个大象。

  “尽管弱得不值一提,但不同的人拥有的能量大小是不一样的。我考察了特种大队四千多名队员,研究他们的年体检报告、任务报告和心理考核报告,次次都没落下,最后终于选出了那三名队员,封一平、朱投和张行天,他们三人的大脑最具活力,想象力远大于其他人。”

  我听出蹊跷,不由嘴问,“那我呢?”继而察觉,只要提到任务小队,‘三号’次次都以‘他们’来称呼,好似我并不在其间,是个不相关的局外人。

  “别急,我当然不会忘记你,”‘三号’神秘笑道,“你是我们这个任务最重要的女主角!”不待我追问,她便继续发表着对一平他们三人的看法,“这三个孩子都相当的机灵,其中小朱和小封又是特别的看重战友情,而小张呢,格稍微脆弱了些!但是,小张的想象力却是这三人中最强的一个!”她兴致勃勃的介绍完,忽然一停,对我说,“啊,若是你以为我现在是在描述他们的弱点,你就错了!我想说的是,他们三个正是我要找的人。”

  ~

  话已至此,我就算再愚笨也该对事情的真相有所感悟……

  张行天在执行了‘野人山行动’任务后,遭受了巨大的刺激。尽管后来他通过了心理考核,但那次行动的惨烈结果给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参与此次护送任务后,他心底的隐痛被朱投无意中提及,于是想象力便被触发,而那片森林,就是张行天藏于内心深处恐惧的真实映。张行天以他自己的想象重新创造了一片“故地”。是‘故地’,也是死地。当年那只鳄鱼没能伤害到他,却在张行天的想象中得了逞。

  “之后小朱向宁晖请求要带着小张的尸体,这当然是不合适的。”‘三号’道,“可是他的意愿太过强烈,结果在探路的时候自己想象出一个小张来——这样有些说不清楚,那我将这个被小朱想象出来的小张命名为‘假体’吧,对应于真实的‘本体’们——至于为什么假体小张会在小封离开小朱的时候才出现,这可不是凑巧,而是因为只有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