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2/2)

加入书签

这两个问题,我口拙起来,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古蓓薇似是很理解我的迷惘,她体贴的提议道,“看来你现在很迷糊,不知道该问什么,要不我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好么?”

  “我是古蓓薇……”她以此语做开场白。我连连摇头,打断她道,“你不是,你绝对不是!真的古蓓薇已经死了,二十多年前就死了!你和那个与我们一起进洞的‘古蓓薇’都是假的!是这个山洞产生出来的怪物!”我激动起来,重申一次,“怪物!!”

  “哟,妞儿,这么说话可真有点儿伤人呢……”她皱眉做委屈状,旋即展颜而笑,“不过我不会介意。当然,要是你这么排斥我自称为‘古蓓薇’,那我再加个代号好了,我是‘古蓓薇三号’!”

  古蓓薇三号……这,听起来真像是……

  “噢,对了,要是你想把我们理解成‘复制人’,也不为过。”‘三号’如能窥视我的内心,“但是,我们却不是这个山洞产生出来的。山洞就是山洞,平平无奇的山洞,”说着,她环视了周围一圈,目光在壕沟上停留的时间尤其的长久,“话说回来,这个山洞被日本军人改造得相当不错哟,”她续道,“当时大概有两万人在这里劳作。”

  “他们后来全死在这里了,是么?”我问。

  “嗨,妞儿,你不能用个好听一点儿的词么?”‘三号’望着我无可奈何而叹,“比如说,‘安息’?”

  我无语默然。

  “最右边通道通往当年那些日本军人置放衣冠的地方,”‘三号’道,“那里的景致想必你也领略过了。挺震撼是不是?将近两万套军服摆在那,还叠得那样整齐。”

  回想那场景,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一番心理活动又被‘三号’看透。她宽慰着我,“别紧张,他们死得一点痛苦都没有,这条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不能主动危害你们的生命。”

  “那它们呢?”我望着壕沟里的尸体问。

  “当然也是自愿的,”‘三号’有问必答,“不过这里是更高阶的军官,他们选择用刀破开自己的肚子,好像这种死法更高贵更符合他们的身份。”

  我难以置信,虽然我对日本人的固执和疯狂有所理解,但面对这样大规模的群体自裁我只有骇然和疑惑,他们为什么选择死亡?我连连摇头,表达着我的不理解。

  ‘三号’叹道,“好吧,那我就再坦白一点点,我虽然不能主动危害你们的生命,但不代表我不能影响你们对生命的看法。”

  我敏感的抓住重点,“你能怎么影响我们?入侵我们的大脑,控制我们的思维么?”

  “不,不,”她立刻摇头,“没那么暴。”

  “那到底是什么?”我追问着,生怕她一下改变主意选择避而不答。

  “我告诉过你们,”‘三号’微笑着,“很早以前就告诉过你们。”笑容收却,转作一叹,“可惜那个时候,你们没有相信我,也没有听懂我的话。”

  我开始回忆,但是心太乱,乱得无法沉静下来好好思考,不得已再度求助她,问她到底给了我们什么提示?

  ‘三号’却道,“不是我不肯复述那个提示,而是它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当你抵达这个平台的时候,真相便在你的眼前。何必舍近求远呢?”

  我睁大眼四下看,真相在这里?在这个平台?我忽然领悟,问道,“这个平台就是长藤忠雄日记本里那个多次出现的图案,是么?”

  她抚掌赞道,“反应敏捷,我没有看错你!”

  我一怔。她却好奇反问,“怎么,宁晖没告诉你,你是我特意挑选出来进队的么?”我只有点头。她续解释,“不但是你,所有的队员都是我挑的。”

  “封一平不是!”我不由反驳。

  “他呀,”‘三号’笑说,“没换掉他是因为他的格完全符合我的要求呀!”

  “什么要求?”

  “我挑的是人,不是机器。是人,便有感情,有感情,便有契机。”‘三号’道,“不过小队中有一个人我很不满意,却没法子换掉他。”

  “宁晖么?”我问。

  “他是我的一个挑战,不过好在变故虽有,却在掌握中。”‘三号’点着头,“噢,对了,他的存在,让我的这次旅途变得更加有趣。”跟着她又摇头,“不过现在有些麻烦……”

  我不罢休的追问,“什么麻烦?”

  她没有立刻回答,转头看着我,连眨几下眼才狡黠的道,“怎么,妞儿,想拖延时间么?拖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呢?就算诱使我将真相全部告诉你,你也无法反抗的呀!”

  我暗中咬着牙,就算无法反抗也要试上一试!

  不知道此刻宁晖遭遇了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生是死,但他答应过我他一定会尽全力的抗争,那么,我也不能轻言放弃。迄今为止,古蓓薇三号一直很配合,虽然说不上知无不言,但也差不多是言无不尽了。不趁现在时机挖掘出秘密来,奋力一战,将来可能就再无机会。

  她说真相就在这里!但她究竟意指何处?我努力的想着,绞尽脑汁的想着,然后得到结论,她所言的真相,极有可能就是我坐着的沙发和眼前的咖啡……

  ~

  我捧起咖啡杯再喝一口,没有立时咽下,在口中品咂。咖啡的口感真实的在我唇齿间流淌,我忍不住又喝了一口。‘三号’不语而笑,举杯轻抿一口。

  “这不是幻觉,”我喃喃道,“这是真的。”

  “当然。”‘三号’道,“我也是真实的呢,不信,你来我的手。”她将手向我伸来。

  我盯着这只白而小的手掌,然后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手覆了上去。我掌中的她的手掌带着体温,大拇指按在她的脉搏上,心律正有节奏而动。

  她是活生生的人。

  “你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变’出来的?”

  这个问题让她很高兴,她立刻便道,“你再不问这个问题,我都忍不住要主动告诉你了!答案我早就准备好,就等着你问我呢!”

  她的热情让我害怕,我感觉自己好似陷身猎人陷阱的野兽,脖子上被套了一个绳索,绳子那头就在‘三号’手里拽着。她一点一点的收缩,将我带到她想要我去的地方。可是不待我提出异议,她的解释便迫不及待的开始了。

  “这个宇宙是物质的,万物都是物质,这可以当做真理来被认知。”她道,“那么,物质是什么呢?初中物理就教你们,物质基本的构成单位是原子。当然原子下一层还有更微小的构成成分,据目前物理学上最新的发现,比原子更小的单元叫做夸克。哦,对了,发现夸克的人是个华裔科学家,他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

  听到这里,我开始有些头疼,我们只学过最基本的物理学知识,几乎相当于常识而已,若是这个‘三号’再深入讲析下去,我很有可能听不懂她想说什么。好在她及时停下,看我一眼,道,“至于夸克是不是构成物质最小的单元呢,我不再发表意见。科学的认知总是一层接一层,先有大胆的假设,再发明实验方法,假说、论证、推翻、继续假说、继续论证……直至证实……”

  我察觉她话里意思,问,“你认为夸克不是最小单元,是么?”

  “谁知道呢?”她笑了起来,搁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敲了敲皮质扶手面,发出哒哒轻响数声,“不过我也可以提一个假说,就像宇宙是无限广大一样,也许,物质的构成是无限微小的。”

  “这个跟咖啡有什么关系?”我不解。

  “当然有关系,咖啡也是物质的一种。”

  “那又怎样?”我针锋相对。

  “也就是说,从本上来说,咖啡也是由夸克组成的。”面对我的挑衅,‘三号’毫不在意,态度很好的解释,好像再度化身大学教室里博学的教授。

  我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由悚然而惊,“你的意思不是说你用那叫‘夸克’的玩意儿造出了这杯咖啡吧?”

  “Bingo!”‘三号’站了起来,面带喜色,“完全猜对!”

  我惊极无语,用那么微小的玩意造东西,这是什么技术?能作这种技术的,会是什么人?

  “所以我之前说你若是想把我理解成‘复制人’也可以的意思就是,我有个更确切的身份,”‘三号’停在我跟前,低头看着我道,“我觉得称呼我‘夸克人’似乎更贴切!你觉得呢?”

  我鼓起勇气抬头看她,慢慢摇着头,“不管你是什么人,你肯定不是我们的同类!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你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

  “喔,妞儿,请你别对我有敌意,我对你可是没有敌意的哟!”她腰微弯,双目与我在极近的距离对视着。我睁大着眼睛,一眨不眨,没有退缩。

  我想我的眼中应该没有怒火没有绝望也没有惧怕,因为现在我任何情绪都没有!亦或者千万种情绪在我心头交杂,复杂得超出了我对自身的感知,给我以我现在已经没有情绪的错觉!我只是瞪着她,因为除了这个动作,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

  “好吧,你可以自由的敌视我!”她退后一步,然后摇头一叹,“真是个倔脾气的妞儿。”

  “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我咬着牙问,眼前浮现出任务出发时的场景,一幕一幕,如在放着无声电影,再开口有些哽咽,“一平、朱投还有张行天,他们的死都是出自你的导演,不是么?”

  “当然不是!”‘三号’讶然否认,“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我一开头就表明过,我不能伤害你们,这是公约约定!违反的话,我可能会有不小的麻烦。”

  “你刻意安排了这次任务,难道不是想将我们带入必死之地么!”我愤声道,“你安排那一出又一出的意外,难道不是想要他们的命么!你故意用高深的理论混淆我们的视听和分辨力,难道不是想让我们困死在这里么!”

  “有趣,这还真有趣……”我的愤怒丝毫没有影响‘三号’的情绪——其实我很怀疑她有没有这种东西——她再退一步,回到沙发,一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我,像医生端视手术台上的病人。

  “沟通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她突然道了句在我看来完全是风牛马的话,“从科技的发展和对宇宙的认知来看,人类现在还处在一个非常原始的阶段。但是,人体本身却很玄妙。比如说,人类的大脑对外界信息接受的方式。我研究过不少案例,将近一万多个,每个大脑对信息的接受都不一样,而且我相信,再研究一万多个,我也找不到接受方式完全一样的两个大脑……啊,抱歉,我发挥得太远了些,”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一直态度良好的与你进行着沟通,尽力满足你的疑惑,但却换不来你的感激。而且,你一直用你自己的方式来猜测我,不管是恶意的还是善意的。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妞儿,这就是我之前曾暗示给你、却被你忽略了的一个关键词,‘契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