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1/2)

加入书签

  【契机】

  我推开了门,入目便是小小玄关,右边是鞋架,榉木而制,由养父拆了一张老式的床改的,多余的料被做成了一个长凳,放在玄关的另外一侧,养父说,他们老了,可以坐在这里换换鞋,或者放些杂物。每次从队里回家,进门后我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将包往凳子上一扔,然后踢掉鞋子,边嚷着‘好饿好饿’,边穿过玄关直奔正对面的厨房。

  只要是我回家的日子,每次到家时,都能在厨房看见养母忙碌的身影,不管什么时候,伴随她在灶前忙碌身影的,是食物诱人芬芳。

  我迈入门内,反手将门掩上,将背包卸下,习惯的交给左手,然后一丢。啪一声响后,背包落在长凳上。长凳的另一头还放着养母平时出去买菜背的小布包,扎染的民族风,是我某次去旅游时带回来的礼物。

  又走两步,来到过道,左边是小小餐厅,右边是朝南的客厅。外头似是晴朗好天,阳光耀眼的照着阳台玻璃窗,亮得看不见窗外景物。

  沙发上有些乱,小几上还有一杯热茶,老式茶缸,是养父用了十几年的宝贝。茶缸边上摊着报纸,应该已经翻阅过,报纸打开在最后几页处。养父从来不看,但却越来越多,他经常边看边抱怨,将纸页翻得唰唰响。

  继续朝前两步,停在厨房门口。

  门内有动静,似是养母在洗杯子,水哗哗流着,还有瓷杯磕在不锈钢洗菜池发出的闷响。一阵香味透出,我贪婪的嗅着。

  咖啡香,很浓郁的意式咖啡……

  再迈一步,我进了厨房。

  养母正用一块干净的抹布擦拭瓷杯上的水,听见我的脚步声,她头也不回的道,“妞儿,回来了呀。”我不语,口起伏剧烈。没得到我的回应,养母回头诧异看着我,“傻站在那做什么,去,去沙发坐着休息去,咖啡快煮好了!”

  我机械的转身,回到客厅,我不敢坐在沙发上,便屈身坐在沙发边的地上,抱着我的膝盖。

  养母很快端着一杯咖啡出了厨房,笑眯眯的对我说,“来,试试,老妈我第一次做这个,看好不好喝!”说着,她偏身坐在我对面的单人沙发里,一手托腮,用邀功的神情喜滋滋的看着我。

  咖啡被放在我跟前,虽然我坐的低,但仍能看见那黑与白交融而形成的浓郁体,随着养母的动作而轻微荡着,在杯壁留下一道褐色的痕迹。

  “你是谁?”我抬头问,说出这短短三个字,几乎用尽了我残存的所有力气和勇气。

  “欸,你这孩子,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今天是怎么了?发烧了么?”她伸手来抚我的额头。我没有躲闪,任凭那只手在我的额头上,温暖掌心中的老茧擦着我的肌肤,有些痒。“没有呀,”她将手放下,跟着一声惊呼,“你的头怎么破了啊?哦哟,哦哟,怎么弄的啊,训练受伤了?怎么不去医务室包扎一下?你这一身可真够脏的,去洗个澡吧!用热水洗,洗得干净些!衣服放在篓子里,回头我来帮你洗!”

  我咬着下唇,心理防线开始崩塌……

  这就是我养母啊,又唠叨又慈祥的养母,我是不是真的已经回家了?我开始努力回想我是怎么到这里的,好像前一秒我还在乱葬坑里的干尸堆中挣扎,下一秒我就已经回到了温暖的家。期间发生了什么?难道我的记忆丢失了一段?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开始努力的想着,想着我出现在这里的缘由,一个名字募地跳进我的脑海!宁晖!

  我是来找宁晖的!

  我倏地站起,奔回大门口,拧着把手准备开门。我想看看,门外到底是那条由萤石砌筑成的通道还是养父母家外的楼道。

  只听一声脆响,金属把手断在我的手中。我一怔,慢慢转身,看见‘养母’从沙发中站了起来。她双手抱肩,遗憾道,“妞儿,这样急火火的,想去哪儿?好不容易回了家,怎么不好好享受一下在家的温馨时光呢?”说着,她的眉一抬,然后又是一松,狡黠续笑道,“去找宁晖,是么?放心不下他?想去救他?呵~”

  “你到底是谁?!”我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她不回答,却将头朝茶几的咖啡杯一点,道,“怎么不喝一口我为你准备的咖啡?我们不是有约定么,等得闲了,我请你饮一杯咖啡。”

  天啊!

  此时我一定面无血色,眼睛被我张到最大,我用手紧紧捂住了嘴,才没将惊呼呼出。我忘记呼吸许久,直到缺氧的窒息感将我的神智唤回,“你是她!”于是我叫了起来,不曾察觉声音变了调,“你是古蓓薇!”

  随着我这声惊呼,周围环境开始破碎,地面、天花、墙体、长凳、沙发……所有的一切,先碎成大块,接着继续碎裂,一次又一次,直到碎成齑粉消失不见。唯有那透窗而入的、被我误以为是阳光的光芒,它亮得耀眼,迅速填塞空间碎裂留出的空隙,渐渐的,我置身于一个光的世界!

  双目刺痛,我想流泪,只好伸手紧紧遮住自己的眼。

  “噢,我很抱歉,”一个女声空蒙响起,似乎还有回音阵阵,“光线太强,希望没伤到你的眼睛。”我倒退一步,试图张开眼,却被那个女声阻止,“再等一下,快了,很快就分解完了。”此时我已经将她的声音认了出来,正是古蓓薇!

  忽听轻轻一下双掌相击声,古蓓薇用她特有的轻快语气道了句,“好了,妞儿,你可以张开眼了。”

  ~

  我睁开眼,不知为何,眼前一片白蒙蒙,我用力眨了眨。白蒙中出现一个身影,矮小的个子,披散着长发。我将眼眯起,努力想看清楚面前这个人的样子。

  “哟,看来你还是伤了眼。”她道,透着亲切和关心。我心寒不已,尽管声音如此熟悉,但我还是坚持着快速的眨眼,泪腺开始分泌体,修复受损视力。不亲眼看她一眼,我不死心。

  终于,眼前模糊人像渐渐清楚起来,穿着一身宽大家居休闲服,粉白的底上印着天蓝色的花,一朵一朵的大花,还有一双童趣十足的卡通兔子头拖鞋。她就站在我身前三米远,将手在衣服口袋中,面带微笑偏头看着我。这样与年龄完全不合的装扮穿在她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或许,年龄这种东西对她来说,毫无意义。那一刻,我心中再无因猜疑而引起的惊惧。

  “眼睛好些了?”古蓓薇道,“很抱歉刚才忘记提醒你了。”

  “你……”我噎住,太多疑问挤占着我脑部空间,让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话语。

  那刺伤了我的双目的白光已经弱了不少,只留下极淡的一丝痕迹,柔和的照亮着周围的环境。我慢慢打量,‘家’已经消失了,我现在身处的还是一个圆形石台,石台不大,边上是一圈壕沟。周围空阔极了,像是一个很大的洞。

  转身,看见我来时的路,那是一座桥。

  我慢慢的退,退到桥头,向桥下一望。没有水,只有干尸。只观察了两三具,我便将他们的死因判断出来,切腹,刀大半还在腹腔内。迅速转回头,看着古蓓薇。她还站在原地,笑微微的看着我,好似在嘲笑我这个时候还妄想能全身而退。

  “宁晖呢?”找到他是当务之急。边问,我边踩着石台边游走,想看看有没有宁晖的踪影。

  古蓓薇不说话,袖手看戏一般,待我绕完一整圈后,她才慢吞吞的道,“他不在这里,是么?”

  我冲她大喊起来,“他在哪?”

  “我不知道。”古蓓薇肩膀一耸。

  “你不知道?”我如何能信。

  “我的确不知。都这个时候了,妞儿,我没必要骗你!”古蓓薇笑得很淡定和真诚,“我对他不太关心,我只对你有兴趣!我告诉过你的,对么?”说着,她朝我眨了一下眼,好似我们正在交流什么心照不宣的秘密。

  “那你呢?”我语音开始发抖,“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不是死了么!”

  “喔,这个问题问得好。”古蓓薇眉一挑,“不过,你想问的不止这个吧?这样好了,我们坐下慢慢聊吧。”说着,她随意的一坐。

  她身下空空,我本以为她一定会一下摔在地上,但是一只单人沙发神奇的凭空出现在她身下,褐色真皮大而柔软,上面还放着一个金色的圆形靠垫。她扭动了一下,调整坐姿,然后左腿架在右腿上,一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手向她对面的空气一让,再道,“你也坐吧。”随着这个动作,另外一只单人沙发倏然出现。

  这一切发生的如此鬼魅,我几乎要怀疑自己身堕噩梦之中。低头,看着前襟沾着的古蓓薇的血迹,再抬头,看看正鲜活的坐在我跟前面带微笑的古蓓薇,我暗暗以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掌心。

  痛……

  “看吧,人真是有趣,面对难以理解的事物时,第一个念头都是想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古蓓薇扑哧一声笑,跟着将头又朝那空着的沙发点了一点,“坐吧。”

  她的话似有魔力,催着我的脚步往前,一步一挪,停在沙发边上。

  古蓓薇不再看我,她轻扬手,在空中虚虚一捞,然后递向我,那原本空着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杯咖啡,热气腾腾芳香四溢,好似刚从机器中拿出来。

  我不语,亦不接。

  古蓓薇也不催促,将手一低,似乎想将咖啡杯放在什么地方,只听一声‘当’响,杯子稳稳落在一张玻璃茶几上。她收回手,靠近自己的嘴边,又一杯咖啡出现。喝了一口,放下咖啡杯时她道,“还不错呢,不想尝尝么?”

  在她的话语中,我慢慢坐进沙发,盯着面前那杯轻烟袅袅的咖啡一阵,然后伸手,将咖啡杯拾起握在手中,好温暖……我啜饮一口,浓香……

  放下杯子,我对古蓓薇道,“我做好准备了,请你开始吧。”

  “唔,”古蓓薇沉吟着,“从哪开始好呢?”

  “他……他还活着么?”我道,掩藏不住话里求肯之意,“我想先知道这个……”

  古蓓薇想了想,有些不确定的道,“可能吧……”

  “可能?”我紧追而问。

  “可能的意思就是,他可能活着,也可能已经死了,当然,还有就是他现在活着,可能等下就会死……”古蓓薇解释起来,“我能坦白的是,宁晖的生死不在我的掌握下。”

  我无语,只能将眉皱紧,盯着古蓓薇,死死的,我想看出来她有没有在骗我。古蓓薇的态度相当坦然,大方接受我的检阅。其实我很明白,都已经在这个境况下了,我已经成为她案板上的鱼了,她实在没有理由也不用耗费那个力气来骗我。

  我挤出下一个问题,“不在你,那在谁?”

  “啊~”古蓓薇一声低呼,“这个问题我现在不能回答你呢,妞儿!不过我可以明言的是,我有一条必须要遵守的公约,那就是,绝对不危害人类的生命。”停了一下,她双手交握放在大腿上,叹了一口续道,“我得承认,我没有非常严格遵守它!”

  问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