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1/2)

加入书签

  【通往“光明”之门】

  宁晖对我的疑问和建议都置若罔闻,一遍一遍的用笔描着那个象征乱葬坑的太极图案和石室布局简图。至少描了三遍后,他说了两个字,“不对……”我早已等得不耐烦,一听他开口便立刻接了下去,连声追问他,觉得什么不对。

  “乱葬坑和石室不会没有联系,”宁晖很肯定的说,“它们两个应该有联系!”

  我不明白为什么宁晖这么笃定的认为它们必须要有联系,但是他的态度非常认真。重新铺开两张纸,宁晖以很快的速度在一张上面画了石室布局,另一张上画了个太极乱葬坑图,然后问我,“妞儿,你来看看,你觉得这两张图有什么不一样?”

  我张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这两个图一个方一个圆,一个直线一个曲线,在我眼里看来,除了都能跟‘对角线镜像’这玩意儿沾点边之外它们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首先,这两张图的相似之处想必你已经明白,”宁晖没有浪费他的时间来等我的答案,自顾自的表述起来。其实我不太明白,好在他跟着就解释了一句,“那就是,它们的任意一半都可以依着中心点做顺时针或逆时针转动,转过180度后,就可以得到另一半图案。那么……”

  我边听边想边点头,脑中灵光一现,不待他的话说完便嘴道,“我知道了……”宁晖立时抬头看着我,于是我试探着将我的观点说出,“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石室布局图中的右侧还有一张通往内室的暗门,若是把这个因素考虑进去,石室布局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对称。”

  “是呀!”宁晖将笔一丢,很大一声道,“我怎么把暗门给忘了!”我下意识抬头看向他,只见宁晖面露喜色的正我们的右前方。我跟着调转视线,目光掠过古蓓薇的尸体亦落在那张半开的暗门上。

  “门里会有什么?”他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我一愣,门里能有什么?有两具都姓长藤的尸体和一堆破旧的柜子……“我是在问,这扇门里有什么?”宁晖追了一个解释,说着,将手点在其中一张草图上。

  我探头一望,看见他手指所点位置是乱葬坑那个太极图外缘某处。我初以为他弄错了,他应该点着石室布局图才对。可是宁晖随即转头看着我,沉声缓道,“这里、就在这里,应该有一扇门、一扇暗门!”

  “你怎么知道?”我是真的惊讶了,宁晖为什么会觉得那里有暗门呢?

  “这是个基于第六感上的猜想,我承认,”宁晖语气难得透出轻松来,“但是,值得一试。”

  “所以你的第六感告诉你,这里有一扇门?古蓓薇就是要用暗示的方式来告诉我们,这里有一扇门?她的目的不只是告诉我们这里有门这么简单吧?她是不是在暗示我们应该去找到那扇门然后进去?”我用疑问表达着我的惊讶。

  一连串的问号过后,我立时警醒,连连摇头道,“不行,不行!我们不能去找那扇门!我们不能再顺着古蓓薇的安排继续往下走了!她一直都在别有用心的想害我们不是么!”我急切的抓住宁晖的手,紧紧握住,双目盯着他的眼睛,恳求道,“我们还是去乱葬坑的那一头吧,去那个衣冠冢,过了通道就能出去了!我们回去吧,宁晖!”

  我真希望宁晖能听我的劝告,真希望……

  但是宁晖坚决的摇了摇头,“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妞儿,你不想那里究竟有什么么?当年的日本人在这里藏了什么秘密?况且,我舅舅,你的爸爸妈妈,还有一平、蒙古、朱投,很有可能他们都是为了这个秘密而丧失了生命!你不想解开其中的谜团么?”

  “可是……”我哑口无言,这样轻而易举这样毫无反抗的就被宁晖说动了,因为,我是真的很想知道!

  很想……很想……

  【这是一个分界点——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决定了悲还是不悲。所以,请你们告诉我吧,他们应该去找那扇门么?】

  ~

  命运是什么?在参加特护任务前,我似乎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可以说,我从来没想过这世上真有命运一说。但是现在一想到这个名词,我内心深处就会涌出深深的无力感。命运像是一个强大的、不可能被击败的巨人,在它面前,你只能臣服。

  它让我想起上解剖课时那只躺在铝盘里被麻醉了的、翻着白肚皮的青蛙。我曾用解剖刀背轻触着它的大肚皮,青蛙一动不动,只有肚子随着呼吸而有节律的起伏。我想,这个可怜的青蛙从来也没想到此时的它是多么的无助和可怜吧。它不是不会挣扎,在我用刀轻轻划开它那粘湿的肌肤时,青蛙的四肢开始划动起来,好似它仍然以为自己在水中,以协调的姿态矫健的畅游着,亦或者,它正在努力逃避被剖开肚皮的命运……

  在命运面前,我们都是青蛙,每个人都是。

  我们曾经很主动,也非常努力的挣扎着,想从某种命运的安排中逃脱。一部分人会无功而返,另有一部分人却会有所收效。可悲之处在于,这些人自以为改变了命运,却不知道在命运眼里,只不过是只青蛙麻醉没到位,刀划破肚皮的时候四肢稍微有些抽搐。

  ~

  我也挣扎过,我拦不住宁晖想去寻找那扇暗门的决心,我更加压抑不住自己想去亲自发掘出谜底的热切渴望,所以,我只挣扎了一下便宣告投降。拾起背包,我和宁晖准备离开这间石室。临行前,我看了下手表,时针指在三点半的位置,却不知是早上三点还是下午三点。

  依旧宁晖领头,他先挪开我用来挡住机关的柜子,然后打开机关握着手电走了进去。起先我站在机关之侧,看着宁晖一步一矮,钻入机关消失不见,紧接着,他的声音便传了上来,他在呼唤我跟上他的步伐。

  我弯腰,踏在机关下的台阶上。在踏出第二步时,我忍不住转身回望,看了我那已经化作枯骨两堆的父母最后一眼。“永别了……”我在心中默语,“亲爱的爸爸和妈妈……”我从没想过要带他们一起离开,我只是感觉,我的爸妈可能更愿意躺在这里,和他们的朋友们在一起。

  我想,宁晖可能也是这么感觉的,所以他没有遵守他对他妈妈的承诺。

  我们的步伐轻快而迅捷,很快,便来到那头的机关底下。待我做好了准备,宁晖打开铁盖钻了出去,我随后跟上。站在干尸堆中我问宁晖,他打算从哪里着手来寻找那扇暗门。当时绕这半边乱葬坑一整圈足足花去我们一个多小时时间,现在还要边走边寻找那或许存在的门,时间消耗肯定更多。

  宁晖却很有成竹,辨认了一下方向便踩着干尸而行,我只有追在他身后。没有了行动缓慢的古蓓薇的拖累,我们走得快了许多。‘噼里啪啦’声响络绎不绝,远远荡开,似是激起回音无数。很快我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