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1/2)

加入书签

  试探?

  老汪果然没骗我,也没有夸张。抵达连队的时候已经是晚饭时间,回到宿舍后放下行李,我先到连部食堂,找了一圈,竟然没看见老队长。他可是一日三餐雷打不动的准时定量!退出食堂来到老队长的办公室,果然见他在这里等我。

  一见我,老队长就咧嘴笑了,直说着辛苦辛苦。招呼我坐下后,他唤来勤务兵给我泡了杯茶,然后拎起内线电话按了几个号码。我听着按键音抑扬顿挫的响了五下,正是宁晖的。“领导,你要的人我可给你催回来了,”老队长对着话筒说,“你是现在就想见她呢还是等一等?”

  不知宁晖说了什么,老队长再说,“成,明白了。”放了电话后老队长对我一笑,“妞儿,饿了吧,来,我请你吃饭。”看来宁晖不想立刻就见我,于是我跟着老队长来到了食堂。

  晚饭后,老队长吩咐我原地待命,在没接到命令前不可离开连队。我遵命,然后问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任务。老队长‘啊’了一声然后岔开话题,似是他也不知道这次派达给我的究竟是什么。这让我有些惊讶,因为作为顶级上司,他本应对我的所有行踪都了然于心。但想起这次行动由宁晖指挥,我便理解了。陆地之狼的所有任务,都属于特级保密。

  但是,这次他们为什么会找我?这让我十分茫然。从各方面看,我都不是最出色的,唯一让我自傲的是我的忍耐力。记得有一次教官把我们赶到一个泥坑边,黄绿的泥浆,由各种动植物腐尸及臭水组成,方圆五米内蚊虫成团成群,蛆虫爬出坑外。当时即便教官变态的定下了强度极大的受罚方式,也只有不到一半的男兵敢跳下去,跳下去的女兵只有一个,就是我。为期一天的训练结束后,我每天洗三个澡,但身上那股腐臭味道一个月都没褪去,我也因此着实‘臭名远扬’了好久。

  回到宿舍后我先洗了个澡。北方已经是深秋季节,秋雨层层凉过,呵气能看见白雾,海南却还跟盛夏似的,我身上粘稠的布了一身在三亚憋出来的汗。之后我在门后的墙角开始倒立。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回来后,接受心理辅导时,连队特派的心理辅导岳教官教我的法子。

  每天倒立一会,久了可缓解压力、提高反应力、还能延缓衰老增进智力。老实说,有没有那么灵光很难讲,但增进智力这一条挺打动我的。读书只到初中,我一直觉得我的智商没有得到有效开发,以至于上文化课时总是有点跟不上的感觉。所以每次洗完澡后我都会倒立个十分钟左右,顺便滴一滴头发上的水。

  就在脸被倒流的血憋得又肿又红的时候,我听见门外楼道有脚步声传来,落步又轻又稳,速率一致,停在我宿舍门外。我轻巧翻身直立,为助血气快点下去还蹦了两下摇了摇头,然后待第一声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我意料之中的那个人。

  ~

  我跟宁晖,咿,真是忍不住要唏嘘一下,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了。。。

  这么说并不确切,应该说,我跟他已经五年没有交集了。毕竟都在一个大队,每年的全队大会时我们这五朵陆花都会归队,于是便有机会隐身在场的队伍中瞻仰一下主席台上的他。但,机会很少。

  一年一次的全队大会,一年一次的偷然独望。

  这五年来,我时时控制着自己的大脑,不想让自己回忆起那不足三个月的短短时光中的片刻点滴。但记忆这种东西,真是顽皮得要命,跟以前我党在敌占区打麻雀战一样,敌退我进敌来我跑,烦不胜烦。

  当然客观来看,时光确实是洗刷记忆的最好工具。但是总有些人有些事有些东西,那是任凭时间像一把沾了84洗涤的钢刷一般如何用力的来回刷,也牢牢的占据着灵魂一角死不挪窝。它们还常常带有欺骗,你本以为已经把它们刷干净了、忘却了,它们却总是在某个不经意间,因某句话某个人某个类似的动作或场景而倏地如幽灵般再现。

  比如说,我一直不敢学抽烟,尽管我知道香烟在很多时候能极大缓解压力帮助神的集中。因为宁晖在疲倦的时候总是喜欢抽一,他眉微蹙着,在袅袅腾升的烟雾中,眼中的霾更甚。

  ~

  就这样,宁晖站在我的门外。

  他的手已经放下,似是知道他只需要敲一下门,我就会将门打开一般。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但我拒绝承认我是在专门等他,我刚才不是正好在倒立么!

  宁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微顿,依实回说,“刚才在倒立。”然后在看见他有举步入内的意思时退开了一步,将这位上校长官迎进我这个中士的宿舍。

  房间里配备的家具简单之极,只有一把椅子可供人坐。我上前将椅子拖出,说了句,“请坐。”

  宁晖没有坐下的意思,他绕过椅子来到窗前,朝外望望,窗外只有一排行道老树枯枝和一地萧瑟落叶。他收回目光正看向我,突然道了句,“五年没见了。”

  “是么?”我装糊涂,然后笑一笑,“哟,还真挺久的。”不知这一招有没有把他骗过去,宁晖目光再度落向窗外。

  我突然想起那天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