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1/2)

加入书签

  【不只是个暗号!】

  大概是见我太过喜形于色,宁晖用一句话浇凉了我的兴奋,“别高兴得太早,还有很多事情我们现在还无法找到原因,比如说,机关是怎么启动的,为何会出现两个朱投,还有,森林怎么会凭空消失……”

  这三个问题中的第一个是比较好回答的,我想,启动机关的无非是古蓓薇或长藤建一,当然,由于古蓓薇一直和我们在一起,所以是长藤建一的可能更大。也许他从日记中找到了方法,并企图将我们困住,而且他也不清楚内情,只是以为这个机关能帮他把我们消灭。否则,我们也不会在被困后顺藤瓜的找到了他,反而把他堵个正着。

  至于其他两个问题,我感觉到宁晖对后者更为关注。正是亲眼目睹,他才会一时放下戒心聆听古蓓薇的见解,于是被古蓓薇轻易带到思维的岔路。毕竟那么大一片森林竟然会凭空消失,这种事真是这太超出我们的认知范围了。

  “咱们不能停在这里,”宁晖续道,“越临近末尾,古蓓薇一定越难以压抑她的真正目的,所以,要想知道她的真面目,后来发生的事情更为关键,我们得继续往后分析。”

  我无比赞同宁晖,按捺下这颗雀跃的、想立刻冲出石室回到乱葬坑去重新钻通道的心,顺着宁晖的思路接了两个字,“后来……”

  后来我们在平台宿营,睡到中间我突然惊醒,发现宁晖和古蓓薇都失踪了。当然,现在我理解了原因。跟着,我们抵达了这间石室,抓住了长藤建一。这期间古蓓薇的确开始反常起来,但原因我们此时已经了解,她这是为了掩饰骨骸的真相而已。

  宁晖问,“我出去的那段时间,她有什么异样么?”

  “她开始读日记,还和长藤建一交流过几次,先用中文,后来用日文。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问了古蓓薇,她回说她在询问日记中的一些疑难点,比如那个多次出现的图标。”记忆一点一滴的在追述,我不敢遗漏丝毫,“她向我解释,图标暗示的意义很重大,指的是一个地方,到了那里便能出去。”

  这些我之前已经向宁晖汇报过,但是有一段我有遗漏,当时觉得并不重要,就是古蓓薇为我翻译的长藤忠雄的一段在我听来像是呓语一般的话。多亏训练过强记,我将原话的百分之八十复原出来告诉了宁晖,待说到那个神秘的‘大红莲花’时,宁晖的神色很沉凝。

  “哦,对了,在念那段话之前古蓓薇还问我相信不相信地狱的存在,”我继续回忆,“我说不信,她就说日记里记载的东西感觉很真实,而且这个场景多次出现……”

  我停下,看了看宁晖的脸色。“然后呢?”他问。

  “然后,我和她一起讨论着,我就猜这可能是敌对国的杀手组织干的,也许是想干扰他们的活动,还猜测‘大红莲花’是杀手组织的代号等等,最后长藤忠雄不是有句感慨么,是什么‘大红莲花,噫,我终于看见了你!’,我估计很有可能就是最后这个代号‘大红莲花’的人被日本人抓住了!不过古蓓薇好像不赞同,她很强调的把日记中出现‘地狱’两个字的地方指给我看,还说那些日本人看上去好像都是冻死的,可是我觉得这不可能,这里温度这么高……”我看看宁晖,突然察觉蹊跷来,宁晖现在不就是冻伤么?便有些呐呐而续,“我一开始是压不信的,但是你在外面遇到的情况,还……真是……”

  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的感觉,奇怪、蹊跷、怪异……这类词语已经出现太多次了……

  “最后,在古蓓薇问我知道不知道什么是对角线镜像后,她就被长藤建一劫持了。”我以这句话做总结,结束了我脑海中与古蓓薇有关的所有回忆。

  宁晖开口,未语先叹,他道,“妞儿,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不错!”我一愣,自然不能把这句理解为赞美,只是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对?宁晖继续,却开始用教育人的语气了,“这也不能全怪你,咱们大队太过注重体能素质训练,忽略了文化素质培养,所以……”他停下,大概自己也意识到此时此地实在不是畅谈大队神文明建设重要的时机,于是转而将他的真实用意道出,“古蓓薇念的那段话,其实就是日本文化中关于地狱的想象。”

  “地狱?”我不禁问,“想象?”

  “是的,在日本的传统文化中,地狱被分成三大类,即本地狱、近边地狱、孤独地狱。在本地狱中,又分为纵横两大类,纵为八热地狱,横称八寒地狱。日记本中记载的现象就是生人堕入八寒地狱的每一层中将会遭受的痛苦,而所谓‘大红莲花’,则指八寒地狱的最高层,在那里,人的皮肤会冻的鼓出水泡,然后皮冻裂,全身变红,就象大红莲花一样。”

  宁晖竟然还懂日本的传统文化,我有些惊讶,更多的是佩服,跟着一个疑问冒了出来:既然连不修日文的宁晖都知道这些所谓的八寒地狱的真相,为什么通日文的古蓓薇会不知道?她可是连那个叫什么芭蕉的日本诗人写的那么生僻的诗都能一眼认出来的,甚至连诗背后的故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古蓓薇时时刻刻在算计我们,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问题在于她的目的和方式各是什么。遗憾的是,这两个答案我们现在无从得知。我忍不住阵阵后怕着,好像自己此时如盲人一般,被牵引着,走向悬崖。

  惴惴不安的看了古蓓薇僵硬的躯体一眼,我感觉后脊梁一阵寒气袭来,不由打了个哆嗦。宁晖看了我一眼,似在问我怎么了。我吸了口气,问他,“所以你的结论是,日本人被困洞底太久,都出幻觉了?”宁晖总不会相信地狱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吧?

  “我不知道,”宁晖答,“要是能通读一遍长藤忠雄的日记就好了。”

  我真后悔,当时应该守着古蓓薇,求也好逼也罢,要是让她一句一句的翻译给我听的话,我们现在不会这么束手无策。

  ‘大红莲花’这种东西现在算是有了一个解释,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到底什么是‘对角线镜像’?这是古蓓薇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难道它就真的如宁晖之前所言那般只是为了对暗号罢了?我很希望它有更深的意义,不管是不是古蓓薇的陷阱都好。至少,它是一个信号。弄明白了它,就能帮助我们离这个陷阱远一点,免得古蓓薇人都已经死了,还能拉我们来垫背。

  我也不知道宁晖究竟是怎么得知我的心理活动的,他在我刚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解释起来,“要是你在考虑‘对角线镜像’是不是还有其他意思,我觉得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反问,“为什么?”

  “因为我突然想到,这一路走来,古蓓薇对你很是维护。所以,她可能真的有什么重要的线索想要告诉你。但是,她不能直言,因此用这样隐晦的方式。”宁晖这样回答。

  老实说,我听了后很吃惊。我进队的目的不就是保护古蓓薇么?怎么在宁晖眼里,却是古蓓薇在维护我呢?顺着宁晖的话我开始回想我到底欠了古蓓薇什么情,得了她什么帮助。想来想去,除了路上分享过她的咖啡外,再无其他。

  我有些不着头脑,于是请宁晖给我点提示。他却说他一开始也没觉得特别,只是发现她与我的关系太过亲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