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7 章(1/2)

加入书签

  【多了一个人】

  我们到了外室,宁晖认真检查,我在一旁协助,还是没有发现。我将属于它的日记本捡了起来,不死心的翻看。很想看看我的妈妈写的字是什么模样,哪怕只有一个也好。一页一页的翻,每一页都是空的。翻过一小半的时候,宁晖放弃了继续搜索,他来到我身边。

  我抬头看着宁晖,不知他接下来还想做什么。宁晖却绕过我,径直来到那具疑似我爸爸的尸骸前,蹲下。“我要看看能不能从它身上找到什么。”他回头对我道,然后看着我,好似在征求我的同意。我点头,放下手中日记本,走到他身边。

  这具尸骸也背着一只斜跨背包,带子朽得断成几截,金属扣也绣得脆了,几乎一掰就会裂。还有一只水壶,军队用的那种式样,质量很好,抹去了灰,还能看见绿色底漆。宁晖先搜索了一下它周身,唯一的收获是上衣口袋中着的一只钢笔,保存得还算完好。他将笔递给我,我轻轻将笔帽拔掉,笔尖已经磨损得厉害,看来这是个勤于书写的人。

  接着宁晖将背包打开,包内物品腐朽的腐朽、霉烂的霉烂、生锈的生锈,他一堆一堆的捧出来,小心放在空地。清空了包后,他便开始查看这些东西,除了一些腐烂的看不出原样的东西以外,还有几样工具,锤子、凿子等,另还有一本日记本,和之前从我妈妈身上发现的那种不一样。它是蓝色塑料封皮,正面压印着四个字,“工作手册”。

  宁晖随手翻了翻,手册的前四分之一都以日记的形式记载了不少东西。我有些激动,一为或许可以通过这几页内容来了解前次任务中发生的一些事情;亦为看不见妈妈的字,看看爸爸的也不错。

  宁晖将日记本递给我,然后继续翻弄地上的东西。我问宁晖,我是否可以先打开日记看一看?他头也不抬,说了个‘可以’。

  我捧着日记盘腿坐在地下,先将双手在衣服上反复的擦了擦,然后小心而虔诚的翻开了第一页。

  第一页是扉页,纸质较厚且硬,原本白色的页面经历过岁月□□变作焦黄,中央靠顶上的地方印着四个简笔楷体:工作手册,下面跟着四个类别栏,分别是:

  编号:___________

  部别:___________

  职别:___________

  姓名:___________

  最下面则是时间说明栏,何时开始、何时结束以及总跨度多少等。

  所有该填的项目栏都是空白的,无法找到那些重要的个人信息。我有些失望,翻到第二页。

  从第二页开始,便是正规日记了,记得内容是出发的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无非是同志们按时集结,登车云云。很简单,没有半句修饰的废话。字体说不上有什么风韵,但很规矩,一笔一划,力透纸壁。

  第三页,也就是行动开始后的第二天,他们顺利抵达延吉,接下来是一天的休整时间。

  第三天,休整完毕,登山正式开始。这里头额外提到了考虑到钟副领队的体力,登山进度计划安排比较慢。

  此时我抬头问宁晖,“你舅舅姓钟?”

  宁晖正低头检查着手中一样亮晶晶的金属事物,回了我一句,“是的。”

  “那是什么?”我好奇而问。

  宁晖抬头,冲我一扬手,问,“这个?”

  “嗯。”

  “一块女式手表。”宁晖答道,“被包在一块手绢模样的布中,放在包的最里面。”

  我低头继续读日记,第四天的时候,他们到达了朝鲜境内,期间遇见了几个在山上开荒的朝鲜农民。幸好张领队经验丰富,带着大家躲了过去。之后在向导金同志的引导下,他们绕过朝鲜人活动区域,来到雁子湖边。之后穿过一线天,来到可远眺坟包山的山间平地处。像我们一般,他们在那歇息了一晚。

  第五天上午九点,他们开始启程。翻过坟包山后,发现目标。接下来的旅程由钟副领队带路,并与金向导约好四天后在之前休憩地见面。

  之后,他们来到了被乱石封堵的巨大洞口,即地下山洞的入口,外面。经过简单分析可知,封堵所用的石头主要由玄武岩和花岗岩组成,其中玄武岩为长白山地理常见石头种类,且玻璃胶质和气泡较多。

  看到这里我微觉奇怪,据宁晖的介绍,我的爸爸当时在大学里交建筑构造,怎么对石头这么了解?带着这个疑惑我继续读了下去,但接下来的内容让我大吃一惊,原来之前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日记中记述道,“张领队选择了石洞的右下角,建议从这里进行破洞工作。他安排了两个战士,先用铲子铲去石头表面附着的泥土和青苔,跟着用凿子沿着砌筑水泥印开始清理。清除完一块石头边上的水泥后,战士用凿子做撬棍,想把石头撬下来,却没有成功。这时候,多老师指出来,这些石头都是从里往外封堵的,所以,不应该往外撬石头,而应该往里推。”

  多老师……多老师不就是我的爸爸么?

  既然这个记日记的人称呼我爸爸‘多老师’,也就是说,他不是这个‘多老师’!

  他不是我爸爸!

  我带着极度惊讶继续看了下去,在‘多老师’的指导下,战士们终于挖开了一个可容人进入的洞孔。于是他们进入了洞,同样依‘多老师’建议,战士们重新将洞封上。一来可减少洞口塌方的危险,二来,以免万一有朝鲜人路过,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后果比较难处理。

  正式入洞后,经过初步探查可得到此洞为天然洞的结论,且洞内空间很大,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确定形成的原因。不过,除了记日记人本身外,其他人对此并不感兴趣。

  探险在继续,走了许久以后,洞内空间逐渐变小变窄。变化的原因并非天然,而是人工有意为之。直至他们抵达断崖。由几个战士负责开路,其他人则在断崖边歇息了一阵。

  在这小段空隙中,日记的主人记下了上面那篇日记。

  第五天的日记看完后,我没有心思继续看下去,抬头对宁晖道,“这个人不是我爸爸!”说完,将我的发现一一告知。

  宁晖听后似在思索,一时没有言语。我继续问,“他要不是我爸爸,那么他是谁?”

  这个问题一问完,我便有了觉悟。从日记中可知,这个人对地质类问题十分感兴趣,而且对石头也相当了解,他不是张领队,不是钟副领队,不是金向导,不是多老师,也不是那三个从事辅助工作的战士,更不可能是古主任和我妈,唯一剩下的身份就只有……

  “廖明华!”宁晖先将这个名字喊了出来,“他是廖明华!”

  他是古蓓薇的丈夫,从事地质类研究工作的研究员,廖明华!

  天啊~我一句不可置信的惊呼噎在喉咙中!

  让我惊讶的不是廖明华的身份,而是,他怀中抱着的那具女骨骸!

  我怔怔的盯着这具被我拼凑起来的骨骸,难道,它竟然是……

  我几乎不敢继续往下想!

  俄而一个场景跃入我的脑海,我几乎从地上跳了起来,朝宁晖迫切的伸着手,“给我表,那块你刚找到的女式手表!”

  宁晖一手托着表向我伸过来,我用两手抓起它,不知不觉中,手都在发抖。待我看清楚它时,惊叫起来,“它是古蓓薇!是古蓓薇!”那一刻,我立时觉得这块表被附上了什么邪恶的灵魂一般,只想将它丢得远远的!

  它就是在沈城前来这里的奔驰车里,我看见的古蓓薇佩戴着的表!

  上海牌的,款式老旧,古蓓薇说是结婚时她丈夫送她的礼物之一。想着,我翻过表来看背面,果然看见那四个刻在表底的钢印字,“结婚纪念”。

  我极力压抑着惊惧,抬头对宁晖道,“这是古蓓薇的表,来的路上我曾见过。”

  宁晖却非常镇静,先道了一句,“这怎么可能?”接着问我,“你看清楚了么?既然这块表是古蓓薇的,那古蓓薇戴着的又是什么?”

  我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