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章(1/2)

加入书签

  【对角线镜像】

  “妞儿,我知道你难受,但是,不能再哭了!”朦胧中我听见宁晖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已经伏在他的怀里,“流出来的泪水,带走的是你的体内的水分和盐分。”

  我知道,我自然知道,但是,这个时候了,还能要求我理智么?

  脸被宁晖抬了起来,他用温热的掌心拂去不停滴落的泪珠,“别哭了……”跟着伸手一指骨骸堆,“你的爸爸妈妈就在这里,躺着、卧着,或者,看着……看着他们唯一的女儿伤心难过到体力不支,最后只能留在这里和他们作伴!难道你觉得这是他们所希望的么?”

  我眨着眼,努力眨着眼,宁晖说得对,我不能再脆弱下去,我得先忍住泪水。可是,好不容易憋回去的眼泪在看见地上那具被我拼起来的骨骸时,忍不住再度涌出,我咽着泪水,问,“这个,我妈妈,是我妈妈么?宁晖,你认为,她是我妈妈么?”不等宁晖的回答,我转头再道,“那个,头骨被掰下来的那个,是我的爸爸,是么?”

  犹豫了一下,宁晖便轻轻点了点头,“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希望如微弱的火苗,被一脚踩熄。

  我双手抱膝蹲在地上,沉默了许久,两只眼轮流在爸爸和妈妈的骨骸上流连,不知道他们生前相貌,我想好好记住他们死后的样子。泪已干,心中一片空洞,我的爸爸妈妈以极短的方式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又以如此决绝的模样离开……

  从今往后,我就真的是个孤儿了……

  这句话在我心头浮现,褪去,再浮现,再褪去……一次又一次……

  “对不起……”宁晖沉痛的说,“我要代替我的母亲,向你说一声对不起。如果不是她的执意要求,你的爸爸和妈妈不会参加这次活动。”

  抬起脸来,茫然的看着宁晖。我不恨宁晖的妈妈,也用不着宁晖来道这个歉。这世界上哪有能让时光倒流这种技术?过去的,真的就过去了,发生过的,改变不了。

  “当我发现你的爸爸和妈妈也是考察队一员时,妞儿,我只有选择离开你。20多年前我母亲害你失去了双亲,20年后的我,不能也不忍心再把你拖入这个漩涡。我不能对你直言,也不想骗你,所以……”

  所以他选择不告而别。

  折磨了我五年的迷惑,如今终于知道了答案,可我心里没有轻松,也没有释然。长吁一口气。

  “后来,”宁晖沉吟一下,再问,“后面的事,你还想听么?”

  我点头。

  “那好,我继续吧,”似是站得累了,宁晖来到墙边,坐下,将头转向古蓓薇的方向,续道,“三年后,古蓓薇通过各项检测,院方下达了出院通知。她返回工作岗位后不久,便表露出对物理,尤其是空间物理方面的极大天赋。她自修了物理知识,并在一次全军全科系的工作汇报会中,提交了一份关于空间物理的报告,这份报告被我国权威物理学家证明具有极大的科学研究价值。”

  “古蓓薇的变化引起高层重视,而她对此唯一的解释是,当她遇到某类问题时,她的大脑就如不受她控制一般,自主的开始飞快思考、运算,并在最短时间内找到答案,尤其在接触到物理类问题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于是,古蓓薇再度被送进疗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表明,她的身体一切正常,但阿尔法脑电波活跃异常,她的大脑几乎全天二十四小时处于这一状态下。

  原因依旧无法查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古蓓薇在山洞中遭遇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导致她的脑部细胞发生变异,变得异常活跃。你知道的,妞儿,现在人类的大脑只使用了5%,还有95%没有得到开发。而古蓓薇的大脑,经过论证和假设,成功开发了70~80%。

  古蓓薇的那份报告帮助一个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突破了困扰了专家们很久的瓶颈,于是,她很快便被调到该项目组进行协助。渐渐的,她从辅助人员晋升为正式研究员,大约十年前,她成为了军方高科技武器的主要研发员之一。”

  这下我明白古蓓薇身份的神秘从何而来,在我们的部队里有这样一批英,他们活跃在各个诸如生物化学、非常规武器、微细胞研究等等领域。他们身负重担,从事着机要而关键的研发工作,为了减少暴露在他国间谍人员面前的危险,他们都必须低调,并有一个保护身份。

  古蓓薇也有这样一个保护身份,她的地位如此之重,难怪军阶比无数次立下战功的宁晖还高。

  宁晖停了片刻,似是给我思索的时间,然后继续,“两年前,我开始准备资料并向上级提交报告,请求重新启动‘银山深洞地质探测’项目。审查了三个月后,我接到上级回复,说我的计划和另一个正在研究的计划重复,建议合并成一个。于是,我又等了一年,等来了新的计划安排。我,见到了古蓓薇。

  后来发生的事情,你大部分都知道,我就不赘述了。还有一点我想补充的是,起初的参与人员名单是我制定的,但古蓓薇提出了反对意见,她换掉了几乎所有队员,除了一平,尤其在同行女队员的选择上,古蓓薇表现出极大的固执。她不顾我的强烈反对,执意要求你参加。”

  “所以,”我不由道,“你一开始怀疑我,因为怀疑古蓓薇而怀疑我,是么?”宁晖没有一丝犹豫的点头。我再问,“那你究竟怀疑古蓓薇什么?她对国家这么重要,做出了这么大的贡献,你到底怀疑什么?”

  “我不管她对国家做出了多大的贡献,我只知道,当初的一支十人小队只有她幸存下来。”宁晖严肃道,“无论如何,她都应该对另外那九人的生命负有责任。”

  “或许这就是古蓓薇要重返这里的原因啊,她也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不顾危险的组织了这次行动。”我忍不住替古蓓薇申辩,“也或者,她察觉自己的大脑在经过那次活动以后,能够很轻松的开发那沉睡的绝大部分,所以她才想回来寻找原因。是了,这个原因更有可能,正是基于此她才将任务命名为‘明日之光’!若是得到了开发大脑的方法,这绝对是人类社会的一次质的进步啊!”

  宁晖却道,“不管原因是什么,在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我不会信任她!”

  “那现在呢?”我刻薄起来,“现在你还不信任她?她都死了!一个死了的古蓓薇还会对你产生什么威胁?”

  似是被我问到要害,宁晖选择了沉默。

  ~

  宁晖的叙述进行了很久,至少一个小时,大量的信息充斥在我的脑中,冲击得我脑仁发疼。我坐到他身边,用手压着太阳,揉着,然后问宁晖,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找到离开的路是必然的,但是,该从哪里下手?

  这两间石室已经没有探查价值了,这里曾是资料储存室和长藤忠雄的私人休息地,不可能有通向外界的通道。假如有,长藤建一也不会躲在内室坐以待毙。

  至于古蓓薇,我不确定她是否从日记本中发现了有价值的线索,除了那个简单抽象的图形。宁晖翻着日记本,找到有图形的地方,仔细的看,日文和中文颇有相通之处,若是运气好,单凭几个汉字还是能揣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