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1/2)

加入书签

  【终于哭了……】

  我们刚退到外室,长藤建一便命令我们将门关上。我反身拉门时,一直看着陷在危险境地的古蓓薇。她口起伏剧烈,双目紧紧追随着我,流露出绝望。

  怎么办?

  关好门的下一秒,我便将糅合着焦虑和希望的目光投向宁晖。他醒了,能走能动能思考,我只觉肩上的压力锐减大半。

  宁晖没有下一步行动指导,他苍白的面上毫无表情,直视着已经合上的推拉门,似是想把门盯出一个洞来。

  我不知道宁晖在等什么,可能在等长藤建一说出要求。目前状况下,唯有尽力满足。可是至少整整五分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门关得紧紧,我们不但无法窥视,连里头动静也捕捉不到。我好生后悔,刚才关门的时候怎么不留条缝?

  宁晖抬腕看表,顺便看了我一眼,低声道了句有点不对劲。我皱眉,同样低声回问他哪里不对劲。“七分钟过去了,”宁晖读着秒,“他还没有提条件。”

  “可能是还没想好。”我猜着。

  “也可能,”宁晖揣度,“他是在等时机,或者,拖时间……”

  我怔,不管是等时机还是拖时间,这两种行为都很奇怪。

  等时机,等什么时机?是等有人来解救他,还是找机会反攻我们?他的队友全部死了,一个在山洞外,两个在乱葬坑,他总不成还有后援吧……至于反攻,就更是个笑话了,单说格斗,他连我都打不过!

  难道说是为了拖时间?我茫然之极,在这么个地下一百多米的巨大山洞里,和这么多死尸为伍,现在他正是一人孤掌难鸣之时,拖时间对他来说能有什么好处?难道他想拖到饮食耗尽大家一起饿死在这里?这个解释本说不通,从长藤建一的行为来看,他一门心思的想找到他爷爷死的原因和这里隐藏的秘密,压就没有和我们同归于尽的想法。

  但是,宁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理由,我没有将心中疑惑说出来,只是等着他的后文。宁晖开始问我古蓓薇被挟持之事是怎么发生的,发生前我们在干嘛说什么。我想了想,从古蓓薇进内室之前开始说起,也就是宁晖在昏睡的这片刻功夫发生的事情。头一句,我便将古蓓薇提醒我去密道拿包裹坦白告知。

  “看见我手中的包裹后,古主任露出了一些我无法理解的神情。当然,这可能是我的错觉……”我谨慎择词,想尽量客观做出叙述,“我放心不下,便跟进内室,察觉古主任已经恢复正常。哦对了,在我下密道拿包裹前,古主任曾对我说日记本她已经翻看的差不多。里面有一个图形很重要,它代表一个地方,从那里,我们可以找到出去的路。”

  宁晖对图形很有兴趣,我便如实描绘,只可惜日记本落入了长藤建一的手里,我的描绘只能描其形,难以触其神。他听后默想一阵,追问我,“后面呢?”

  “后来我本想去检查一下长藤建一的捆绑是否牢固,但古主任似是有了新的发现,我一时好奇和心急,就没有去做检查……”声音低了下去,我觉得深深的自责,要是当时我放下好奇心先去检查的话,古蓓薇绝对不会被长藤建一挟持,我们也不会陷入如此被动境地。

  “什么新发现?”

  “还没来得及告诉我,”我忍不住咬了咬下唇,“她就被长藤建一攻击了……”

  ~

  那么短的时间,也就发生了这么一点事情,我尽量详细描绘,还是在一分钟内交代完毕,宁晖听后良久未语。终于在我的耐快被磨尽的时候,他问了我一个蹊跷的、但被我无意忽略的问题,长藤建一手中的匕首哪来的?

  之前宁晖搜过他的身,所以这把匕首绝对不是他自己的。而且他的手脚是我捆的,我自认在没有工具或他人帮助的情况下,他能有机会挣脱。

  不过,为了相救宁晖我在密道中耽搁了不少时光,彼时古蓓薇一直忙前忙后的帮我递东西,所以有相当一段长的时间里长藤建一处于没人看管状态。假如他借此机会找到了匕首并收藏起来,暗中给自己解绑,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我开始回忆那把匕首的式样,从记忆里挖掘有用线索,然后得到结论,那把匕首是我们的配备品。

  看来真相应该是:由于我们的背包都放在内室,而且给了长藤建一一人独处之机,于是他偷了一把,暗中割断绳索,一等到机会,便挟持了我们三人当中最弱最没有防御能力的古蓓薇。

  我将自己想法告知宁晖,他没有发表见解,只是抬腕看表,放下手时道,“十二分钟……不管他想做什么,这么多时间够他思考了……”说完,走到门外,举手敲了几下。

  “砰砰”声传进去,换来长藤建一一声厉呼,“干什么!”

  “要不要抽支烟!”宁晖大声道。

  这倒真是个好借口,之前我抽烟时长藤建一就露出渴望的样子,后来我顺手把他的烟揣我兜里了,他现在没法解决烟瘾。

  室内好半天没声音传出,我们竖耳等待。

  “不许用照明!”长藤建一终究还是没敌得过烟瘾,开腔道,“门只能开一线,把烟和打火机都丢进来!”

  他警惕心真高。

  我掏出烟盒和打火机递给宁晖,宁晖摇了摇头,示意由我去按照长藤建一的指示做,“力气用小点,”他贴着我的耳朵嘱咐,“丢在屋中央,然后跟他说你进去捡烟,重新帮他丢。要乘机打开手电,观察好现场,找准机会强攻。如果这次不行,别硬来,等下一次机会。”

  他说一句,我就点一下头。

  忽听长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