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2/2)

加入书签

就在这时机关打开,古蓓薇热心送来了医药包,还举着手电为我照明。

  我只得接过医药包,轻轻揭开宁晖的衣袖,一看之下,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他胳膊上的肌肤都裂开了一丝丝细缝,奇异的,呈圆形的细缝。皮下肌理呈青紫色,这是淤血凝结的缘故。

  “这是……”我几乎呐不成言,“什么伤?”

  宁晖虚弱无力的回,“冻伤。”

  宁晖全身大面积冻伤,尤其以四肢为重。我翻着医药包,还好,因任务地在寒带,后勤给准备了冻伤膏。指尖下宁晖的肌肤僵硬而缺乏弹,我丝毫不敢大意,摩着,揉着,一点一点的将伤药化开。

  眼眶酸涩无比,我竭力忍住,大口的吸着气。

  携带的绷带有限,全部搜集起来,也只能裹住他的手臂和腿。我小心替他将衣服穿好,再度将他搂进怀里。那一霎,我什么都不想做了,我觉得好累,好累……好想就这样抱着他,是死是活都交由老天安排吧。

  宁晖一声轻唤将我惊醒,“妞儿……”

  我低头,宁晖微微的弯着唇角,双目半张,睫毛似锦被,却笼不住眸中亮光,落入我眼。我一惊,瞬间从那莫名悲观厌世的情绪中挣脱出来,放松了怀抱。

  “宁队,你还好么?”古蓓薇的声音随即响起,我微赧,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副情状落了多少进她的眼里。古蓓薇再喊我一声,问我要不要她下来帮忙将宁晖抬上去。

  我看看宁晖,他微微摇了摇头。于是我回古蓓薇,“古主任,麻烦你退一下,我背宁队上去。”古蓓薇依言退开一步,我弯腰将宁晖背在背上,扶着台阶一级一级上爬,钻出机关口的时候尤其困难,洞口太小,本为一人进出而设计,好在有古蓓薇在上头接应。

  宁晖平躺在石室地面上,我怕地板太凉,脱了外衣帮他垫在身下,又掏出背包中硬物,帮宁晖枕在脑下。古蓓薇忙将她的外衣也脱了下来,递过来说,帮他盖上吧。

  不知道是否是冻伤膏发挥了效用,宁晖的肌肤渐渐恢复了些微温度,且呼吸渐沉,陷入了浅眠。这是身体的一种自我修复过程,我担了许久的心终于轻松了不少。之前我们休息的时候,他不曾合眼片刻,现在正好是个休息时机。

  替宁晖盖好了衣衫,我疲倦的坐在他身侧,喝了口水,等他醒来。古蓓薇走了过来,手中的手电光随着她的动作一晃一晃,她来到我身边,坐了下来。

  “怎样,”我问,“知道我们该怎么出去了么?”

  “那小子嘴死硬,怎么问都不肯说出图形的含义!”古蓓薇摇头叹气。

  我猜测,“会不会是他本就不知道?”

  “也有这个可能……”古蓓薇点头,爬起身来,道,“我再去翻翻日记本!”

  我目送着她来到内室门外,忽而转身似是无意的问,“刚才宁队带回来的那个包,还在下面密道里么?那是什么?要不要拿上来?”

  我特意将包留在下面,就是不想让她窥知,但看她真有点不罢不休的样子。我索站了起来,说,“好,我去把它拿上来。”

  打开机关下了密道,那包东西静静放在台阶之下,薄薄的布裹不住,一腿骨伸了出来,骨上还挂着布条,那是没有腐烂完的衣物。我拎起来,转身拾级而上。钻出机关时,看见古蓓薇还立在内室门外,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她默默的,看着,看着,落了一眼在我手中的包上,然后不发一语转身进了内室。

  古蓓薇临去那一瞥太过奇特,我放心不下,放下包裹跟进了内室。她靠墙坐着,双手托腮似乎在思索,神情有些落寞。用来照明的手电则被放在身侧,一道光出,刚好照亮我身前地面,而那本日记被她端放在膝盖上。

  看她这模样我有些担心,尽管宁晖一直提醒我注意她防备她,但从没跟我说过原因。而我,实在从她身上感受不到敌意。毕竟她是我们这次任务的核心,是我们要保护的人,如今我们能否顺利脱困,也全仰赖于她,我真是很难认同宁晖的做法。激起了古蓓薇的敌意,对我们来说能有什么好处?

  “妞儿,来,”古蓓薇朝我招了招手,“站那干什么?”

  我略做迟疑,回头看宁晖还静静卧在地上,遂上前推开一排柜子。将柜子放倒,堵住了机关出口,以防有人突然从机关口出来,伤了没有反抗力的宁晖,然后进入内室来到古蓓薇身边。

  “宁队怎么受的伤?”她问。

  我摇了摇头,“只有等他醒过来才能知道了。”说着拾起手电照向横卧在地的长藤建一,他自打攻击了古蓓薇后就一直以这个姿势躺着。

  长藤建一恼怒的躲着手电光,旋即送来恶狠狠的眼神。我打算上前查一查他被捆住的手脚,却见古蓓薇将日记本一合,似有所悟。我回身,充满希望的看着她。

  古蓓薇从休息的地方站了起来,来回在屋中那巴掌大的地方踱着步子,我向门口退了一退,给她让出思考空间。四五个来回后,她停了下来,看着我,问,“妞儿,你知道对角线镜像么?”

  我脑子里旋即出现一个正方形,中央一条对角线将它分成了两个等腰三角形,对角线我是找着了,但是镜像又是怎么回事?

  尚未等我摇头说不知,毫无预兆的,古蓓薇的身后伸出两只手来。

  指甲中还带着泥垢和血迹,森然如两只骨爪,快速如鬼魅的,一只箍住古蓓薇的胳膊,另一只掐住了她的喉咙。古蓓薇好大一声惊呼,向后跌撞一步,露出背后人真容。

  是长藤建一!

  他什么时候挣脱了绳索?!

  我惊住,双膝一曲正打算扑上去,却见长藤建一松了扣古蓓薇喉咙的手,不知从哪里出一把匕首来,横在古蓓薇的喉咙前,低吼一声,“不许动!”

  古蓓薇的头部大幅度的向后仰着,露出雪白的一段颈脖,匕首正抵在颈动脉之侧,我身形立时僵住。

  “往后退!”长藤建一再喝道。

  我慢慢后退两步,一手伸向前宽言安抚,“别激动,别激动……伤了她对你没好处……”看不见古蓓薇的脸色,只听的见她小声的发出呜咽,还不时唤着我的名字,‘妞儿,妞儿’的。我转对她道,“古主任,不要反抗,配合他,没事的。”

  “不许讲话!你们!”长藤建一嘶吼,目光如饿狼凶相毕露,拖着古蓓薇往后小步退,不一阵退到了墙角。

  他躲在那,以古蓓薇当挡箭牌,这下我再也找不到突破点。只好先和他沟通,“长藤建一,你有什么要求,说吧!”

  他挥了挥匕首,指了指我身边的地上,“日记,给我!”

  我犹豫了一下,长藤建一的匕首立时又贴在了古蓓薇的脖子上。无法,我弯腰捡起日记本来。刚朝他们的方向走了一步,长藤建一又嚎叫起来,“站住!站住!”

  我停住。

  “用左手,”他下着命令,“侧着身递过来!”

  我本左手握着手电右手拿着日记本,于是听他吩咐将手中之物调转,然后微微侧身,伸长了左手将日记本递了过去。长藤建一一推他手下控制住的古蓓薇,“你去接过来!”

  他的手还是扣得紧紧,古蓓薇只好将身体屈到最大幅度,小心伸手来接日记本。距离还是不够,我看长藤建一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朝前走了一小步。为避免激怒于他,待古蓓薇将日记本接过去我便退回原地,举起双手,问,“你还有什么要求?”

  长藤建一的眼珠子开始转动起来,我开始诱他,“这个地方这么古怪,以你一人之力只怕难以应付,不如我们一起想办法离开这里。”闻言,他的神色有些松动。

  我暗喜,正要加大说服力量,突觉身后气流涌动,好似有人逼近。尚未来得及回头一看,便听见宁晖的声音响起,虽然虚弱,却说得很连贯,他接了我的话道,“长藤建一,你若是想弄清楚你爷爷的死因,就得和我们合作!你先放开人质,我可以担保你的人身安全!”不知他何时清醒的,没准就是在古蓓薇被挟持而发出的那声惊呼时。

  我起先有些惊异宁晖劝说的内容,俄而明白过来,就凭刚才长藤建一对长藤忠雄遗体的维护,想必前来探寻自己爷爷的死因是做为孙子的长藤建一此行目的之一。宁晖一句话就击中长藤建一的弱点,我很欣慰的看见他握匕首的手微垂了垂。

  古蓓薇也感觉到了,她大概以为可以脱身了,忍不住激动的挣扎起来。

  一挣扎便坏了事!

  长藤建一警惕心再度提起,他迅速将匕首重新靠在古蓓薇的颈脖旁。用力猛了,在古蓓薇的肌肤上拉出一道血条,直骇得古蓓薇惊呼不出,脸上血色迅速褪下。

  “别!”我急的惊呼,“别伤了她!”

  天啊……我焦躁不已,现在正是黎明前的黑暗,再熬一阵就可以看见光明,可别在这个时候前功尽弃啊!

  “你们退出去!”长藤建一朝我们大喊起来,“退出去!都退出去!”我当然不愿意,可是长藤建一丝毫不给我们机会,再度吼了个,‘马上!’

  宁晖在身后拽了拽我的胳膊,“妞儿,我们先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