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章(1/2)

加入书签

  【谜团……】

  半个小时后,宁晖如约返回,我控制不住露出欣喜。但是宁晖神色非常郁,简短对我们道,“收拾一下,我们去找朱投!”

  古蓓薇立时接口问,“去哪找?”

  “我们之前进来时的另外那个洞,”宁晖回答,“就是最左边那个。”言下之意非常明显,他没有在丛林中追到朱投,甚至没有发现朱投经过的痕迹,所以才断定朱投进了左边的通道。

  宁晖用的是命令的语气,我以为古蓓薇会有抵触情绪,未料她马上赞同,蹲下开始收拾背包,不发一言。

  我蹲在古蓓薇身边开始和她一起整理,看着她将食物和水收拾进一个背包时阻止了她,“古主任,食物和水最好分开来放。”她动作一停,俄而抬头回道,“是,有道理。”然后重新整理。

  “带上必要的救护用具,以及所有的水和食物。”宁晖继续吩咐,“找到了朱投,捉住之前偷袭我们的那个人,我们就离开这里!”

  “你们被偷袭了?”古蓓薇看我一眼。

  我点头,简短答,“是。”

  有宁晖在这,不需要我来解释。但宁晖没有继续,古蓓薇便住口不问。

  我明显感觉到不信任的空气围绕在我们三人周围……

  宁晖对古蓓薇的怀疑我已经非常了解,但宁晖是否真如他所表现的那样,在那小小心理战后重新信任我了呢?我不确定……

  至于古蓓薇,迄今为止,她的表现一直都很亲切温和,似毫无架子的长者和领导。让我不由对宁晖的言行产生疑惑,他是不是太多虑了?是不是对古蓓薇太苛刻了?

  我们一共收拾了三个包,两重一轻。我和宁晖各背一只重的,主要是装备和少量水与食物。望着剩下的东西以及已经开始有些僵硬的封一平,宁晖再下命令道,“先找个地方……”说到这里他停了停,令人难以察觉的叹了一下,再道,“……安置一平,这里还有其他人,我们不能让一平这样躺在这里……”

  我应声而起,想去背封一平的尸体,却被宁晖拦住,他弯腰,一手抄头一手搂腰,将封一平打横抱起,然后顺着尸池台边走入黑暗。我愣了一刻,忙收拾好我们准备弃之不用的东西跟在他身后。

  一直来到尸坑深处,宁晖才停下脚步,先将封一平侧向摆好,右手轻轻拔出他背上的匕首,放在一边,跟着将封一平面朝上端正放进一堆干尸坑中,拖过几具尸体盖在他身上,只露出脸来。封一平面色泛青,这是血管内的血开始凝固所致,表情凝固在惊讶那一刻,他应该想不到朱投真的会对他下杀手吧……

  我将手中原本属于朱投和封一平的背包放在一块,学宁晖之前动作拖过几具干尸来遮挡,起身时见宁晖默默盯着封一平的脸,不语。不知许久后,他清咳一下,跟着低声道了句,“走吧。”说完弯腰拾起那柄还沾着封一平鲜血的匕首,转身朝平台方向走去。

  他身形渐远,留我一人独处黑暗,忽而打了个寒战,心底恐惧如晨潮一般汹涌而涨,忙拔脚跟上。

  返回平台时,只见古蓓薇凝神盯着地面在看着什么,状态甚奇。

  宁晖走上前,问,“发现了什么?”

  “这里,”古蓓薇伸手一指,“是原先小封趴着的地方。”

  我顺着她手指方向看了看,地面干干净净的没发现异常,不太理解她的意思。但宁晖似是有所顿悟,他从包中掏出水瓶,拧开盖子,先自己灌了一大口,然后朝地上倒去。

  些许水洒在地上,凝而不散,呈珠状滚入地面分格缝中。缝似有坡度,水很快汇成细流被导走,地面旋即恢复光洁干燥,不留一丝水痕。

  原来吸引了古蓓薇注意的就是地面‘干干净净’……早先封一平伤口流了不少血出来,现在毫无踪迹可循,看来也是这样被导走了……

  “地面做过特殊处理了,”宁晖于是道,“可能是抛光打蜡之类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古蓓薇疑惑道,“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细?”

  “日本人做事,总是一丝不苟的。”宁晖淡然接道,接着率先朝离开的洞口走去。

  我护着古蓓薇紧紧跟上,她居中,我殿后。黑暗中古蓓薇追着宁晖问,“宁队,你刚才说日本人,是什么意思?”我隐隐感觉到了真相,但希望听见宁晖的判断,遂竖着耳朵默不作声的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