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章(1/2)

加入书签

  ‘致谢’的意义

  “刚才和你分开后,我进了来时的那条通道,”在我捂着喉咙开始调整气息的时候,宁晖向我描述之前发生的事情,“一边走一边试无线电,等到能接通时,我就告诉了一平我们的发现,提醒一平注意那个冒充朱投的人。对方来意显然不善,昏迷只怕也是装的。”

  “那个人不是朱投?”我很惊讶。我之前是通过装束认出他来的,当时那人脸上糊满了血,确实是看不太清楚五官。

  可是,怎么会有人穿着和朱投一样的衣服呢?我们的衣服都是临时发的,要是有人处心积虑谋划这一系列事情,他得深入大队内部多深才能得到这些细节和情报啊……

  宁晖神色肃然,停顿了一下,回道,“问题就在这,一平很肯定的跟我说,那个人是朱投!”

  “那……”我犹疑了一下,猜道,“我们在水里发现的,不是?”

  “我就是确认这个是,才警告一平的!”宁晖的嗓音变得干哑,“朱投以前受过伤,大腿和胳膊上有伤痕,我都查过了。当时我就判断那个出现在乱葬坑的是敌人冒充的,自然是要对我们的人不利,所以吩咐你一定要活捉那个偷袭我们的人,我要知道他们的目的!”

  “后来呢?”

  “后来,一平说在我们走后,他和古蓓薇一起帮那人做了些清理,脸上的血擦去了,确实是朱投。他还清醒过一会儿,对一平说了一句话。”

  我忍不住追问,“说了什么?”这件事太诡异了,两个朱投?也许那句话是关键。

  “说……”宁晖想了想,却道,“说什么不重要,但一平复述完后,无线电里就传来一声古蓓薇的惊呼……”

  原来就在封一平和宁晖通话的时候,‘朱投’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然后偷偷的攻击了古蓓薇。幸好古蓓薇平时一直都在做健身,也从未间断过晨,所以及时避过了要害只伤了胳膊。封一平急忙放下对讲机冲上去拦阻‘朱投’,两人对打期间,封一平被朱投所伤。伤口在背心处,匕首深深的扎了进去。

  宁晖在通话断了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出口下方,他很担心,想快点出去看究竟。但是不知什么缘故,铁盖被卡住了。一直到古蓓薇拿起了对讲机,按照宁晖的吩咐,来到乱尸深处打开机关放他出去。

  古蓓薇神色惶惶,见到宁晖第一句就是,小朱,好像疯了……

  又据古蓓薇说,扎了封一平后,‘朱投’就从通路中逃走。

  宁晖一边查探封一平的伤势,一边听着古蓓薇的描述,待看封一平伤势不治,于是沿着通路追出,结果遇见了我。

  看来,岩壁上我之前发现的那个血手印是‘朱投’留下的……

  “他的伤不是假的呀!”听完宁晖的简短描述后,我第一反应是这个,“我很确定!以他的伤势,怎么可能伤得了一平?”旋即我再疑惑,“一平的伤在背部?”

  宁晖道,“古蓓薇说,一平的确是先占了上风将‘朱投’击倒,后来一平来探查她的伤势,没料到朱投尚未失去武力,结果一平便被偷袭了。”

  这个解释很合理,没有逻辑上的问题,但我就是觉得有地方不对劲,却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在这段时间内,宁晖口中不停,手下也没闲着,他在洞内走了一圈,仔细探查后停在我面前,面有极端惑色。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点点头,说,“我之前也查过,这里没有特别的踪迹,我本打算进那条通道看一看,但是听见了你的脚步声。”说着,伸手向左边的那条通道指了一下,“那里的洞壁上倒是留下了些痕迹……但是不确定是我追的人留下的,还是你追的人……”

  “不行,我还是想出去看一看!”宁晖立时有了计较,吩咐我,“你赶紧去照顾一下古蓓薇,等我回来!”

  我有些担心,但也只有点头。

  “不要亲信任何一个人……”宁晖蹙眉再道,“我与你定一个临时暗号吧!”

  “什么?”我心中嘀咕,这有必要么?

  “很有必要!”宁晖似是读得出我心中在想什么,“再见面时我们先对暗号,要是对不上……不管发生什么,自保要紧!”

  “那临时暗号是什么?”

  “数一数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宁晖的话让我一愣,“那便是了!”

  我张口想答出,来确认一下,却被宁晖制止,“半个小时候我来与你们汇合,快去吧!一切小心!”

  “是,你…”我偷咬下唇,“你也多加小心!”

  宁晖健步朝外走,没几步停下,回头再道,“以后遇事不要太紧张,尤其是躲在黑暗的时候,不是不可以呼吸,但一定要轻,要慢,憋气不是上策,明白么?”

  经过这次教训,我已经很明白了。

  ~

  目送宁晖身影消失在来时的洞口,我心有忐忑,不止为他担心,还为我即将面对的封一平的死亡。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不到三天时间,张行天、朱投和封一平就一一离开。我想着初次和他们相见的场景,心中无比悲伤。

  曲折的通道忽高忽低,心绪所扰,我一路走得磕磕绊绊,几次撞头或跌倒。终于来到出口,蹦出洞时,便看见古蓓薇正面对着我,身子蜷得紧紧,手中握住长刀,一幅紧张戒备的样子。看见我,她面色一松,“妞儿小妹,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我想对她笑笑,却咧出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我看见了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封一平。

  刀还在他背上,血还没有凝固,我就这样站在离他几步开外的地方。我极想上去查探,但脚步似被地面粘住。

  离开时还是活生生的人,想不到短短二十分钟就发生这样变故!

  我只觉口中咸苦之极,嗓中干痛,将头转向古蓓薇,问,“古主任,您还好么?”

  古蓓薇不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慢慢弯腰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将自己团在一起。这是自我防御的坐姿,看来古蓓薇受到的刺激不小。我突然意识到此时不是畏惧缅怀的时候,还有更弱小的古蓓薇需要我的保护。我咳嗽一声,上前一步,古蓓薇忽地抬头看着我,眼中警惕一闪而过。

  我在离她一米处停下,取下自己背包,蹲下,开包取出水来,猛灌了一气。刚才一直在紧张之中,忘记了渴和饿。古蓓薇似被我的动作所感染,亦掏出自己的水来,不过却是小口的喝着。

  喝完后,她将水瓶握在手中,问我,“你遇见宁队了?”

  我点头,“在外面,就是我们进来的那个洞。”

  古蓓薇若有所思点点头,“难怪,你看了小封一眼,却一句话都不问……”

  “哦,宁队对我说您也受了伤,”我忽然想起,不由关心问她,“我来帮您看一看伤口吧。”

  她却摇了头,“我自己刚才简单处理过了,只是一道划伤……可惜,小封他……”随着她的话,我们一起将眼光投在封一平身上。

  “宁队呢?”古蓓薇回神,问,“追到那个,小朱了么?”

  我摇头,“他追去外面了,说半个小时后来跟我们汇合。”

  古蓓薇闭了眼,皱眉,眼睫微颤,似是依旧沉浸在阵阵后怕中。一阵后,我取出干粮来递给她道,“吃点东西吧。”

  “吃不下!”古蓓薇睁眼苦笑。

  “现在……呃,等下……”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再劝,“最好补充一下~体力。”

  古蓓薇继续摇头,突问道,“宁队不会有事吧?他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行动?现在大家在一起不是能有个照应么?”说着她扼腕一叹,“刚才他建议分头行动的时候,我就该阻止他的!”

  我默默无语,我不想背着宁晖和古蓓薇一起埋怨他。事已至此,光悔不当初是没用的。关键是接下来该如何行动。眼下已经牺牲了三人,若是放弃任务,队友的牺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