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章(1/2)

加入书签

  偷袭!

  风声已然袭到后脑,我及时低下头来,并就近抓起一只头盔,在身体朝前扑的同时罩在脑后。那一顺势果然敲在了头盔上!只听咚一声响,我的后脑被撞击而来的头盔边沿砸得生疼,但好歹躲过了那致命一击。

  我朝前扑的力气用过了几分,去势太急,沿着下坡滑了好长距离。我手脚一路乱爬乱抓,终于抠着地面一块微弱凸起。借着那一点力,将身体停下来。此时我已经越过了宁晖,匍匐着停在崖边,脑袋伸了半拉出去,一瞄之下,只觉悬崖底黑乎乎,不知到有多高。

  无暇细想其他,我扭着身体朝后缩,只听风声再起,却不是针对我。原来见一击不中,来人将目标转向了宁晖。我抬眼看时,他正一脚朝宁晖蹬去,估计想踩着宁晖的腰将他踢下断崖。

  宁晖本就脚朝外,身体贴着地面的弧度想探头去看断崖下面有什么。这一下要是踢实了,他顺势就能跌下去。

  情势万分危急时,宁晖微侧身体,急速的蜷成一团,接着双手撑地,腰一挺猛地踹出一脚,正踢在那偷袭者的右脚脚踝处,只听他哎呀一声怪叫,歪倒在地,连翻几下后半瘸着爬起,气势汹汹的再度挥袭来。

  一样东西划出一道光飞快砸了过去,将偷袭者的脚步略阻挡了一下,那是宁晖的强光手电。借着这一小会儿功夫,他利落的翻身站了起来,旋即宁晖看了我一眼,似是在询问我的情况。

  而此时的我终于像蛇一样扭着身躯离开了断崖边缘,继续退一小段距离便能离开危险地带站起来。

  宁晖上前一步空手迎上对方大,先是敏捷的偏身躲过一击,跟着脚下似是被杂物所绊,身形有些踉跄,朝外又跌撞了好几步。

  偷袭者见有机可乘,毫不迟疑追击过去。

  宁晖斜身站定,虽然没有武器却毫不怯场,冲对方大喝一句,“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忽然意识到,刚才宁晖是故意将偷袭者引开我身边,忍不住心中颇为感慨。我边爬到坡顶,边抽出长刀。右手握刀,左手还是将刀鞘紧紧抓在手里。

  此时情势对我们有利,我与宁晖一前一后将偷袭者堵上了。我终于有空看一看此人模样,可惜,我看不见他的模样。

  他穿着黄色棉衣,戴着棉衣自带的帽子,帽子被他系在颌下,将脸遮了大半。我忽然觉得衣服有些眼熟,待看到袖口的翻毛边时登时醒悟,他穿的是原本摆在这里的衣服。想必他之前静静伏在衣服堆中,于是躲过了我们的查探。

  而且,偷袭者双手拿着的是一支步枪,式样相当老旧,被他前后颠倒的握在手中当子使,枪托还有血迹。

  我暗怒着,那肯定是朱投的……

  似是我手里的刀提醒了偷袭者,他忽然快速的将枪调转过来,掰出枪刺。

  宁晖朝前逼近一步,再问了一句你是谁,用的却是英文。可能他认定对方是一个‘国际友人’。

  但是对方依旧不答,只是微弯着腰,挪着步子,小心调整身体姿态和方位,显然是想把劣等局面扳回。

  看来,他也是受过训的……他这是在寻找突破口,估计正在琢磨是先攻击手无寸铁的宁晖呢,还是手拿武器的我?

  他选择了我,‘哇呀呀’怪叫一声,挺着刺刀朝我扎来。那一瞬我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看着真像抗日片里的日本军人……

  我举刀磕开刺刀,在手中的刀被弹开后再顺势上撩,斜着划向他的小腹。他以枪托当盾,挡住我的刀。只听‘咄’一声响,刀砍进木质枪托里,被牢牢嵌住。我料到他下一步就是想用甩枪托的姿势将我的刀一并带走,所以左手一挥,将刀鞘抽向那张躲在帽子里的脸。

  几乎就在刀鞘抽到偷袭者的同时,宁晖的飞踹已经赶到,正落在他的背上。于是偷袭者又是一声‘哇呀呀’怪叫,松了手中的武器扑跌在地,连滚好几下。

  宁晖上前来一弯腰将步枪拾起,跟着一枪托砸了过去。对方倒还算灵活,爬开一步,躲开那一击。此时他已经避到了断崖边,再无退路。

  于是,我和宁晖都停了攻击。

  “whoareyou”宁晖再问,“ifyoustillchoosenottotellus,iwon’taskyouagain!”

  偷袭者终于舍得开口说话,可惜一张口叽里咕噜的,是日语……

  果然是日本人……

  我一开始不知道宁晖通不通日文,旋即想,他肯定也是不懂的,否则他不会在已经猜测过对方是日本人的情况下仍用英语来喊话。

  宁晖果然停了停,看了我一眼,目光中有询问。我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会日文。

  “蒙古的专业外语是日语……”宁晖黯然说了句,继而扬眉吩咐我,“妞儿,你走他右边,我走左边,你主攻,我佯攻。待我喊123就一起动手,先把他制住再说!”

  我点头说好,松了刀鞘双手握住了刀,屏气等候宁晖的命令。

  偷袭者面上神色诡谲,眼珠子在我和宁晖身上转了几圈,不知他在想什么,也不知他是否猜得到我们要做什么。

  宁晖开始慢慢喊令,“1…2…”就在他‘3’尚未喊出口时,偷袭者忽而发难。他突地蹦起,朝我们中间空隙冲来,速度奇快。我措手不及,眼瞅着就要被他突破包围逃走。可是宁晖的枪托已经挥了起来,正好迎上那急冲而来的人,将他砍翻在地。

  偷袭者痛呼一声,双膝跪地捂着肚子浑身颤抖。

  宁晖轻笑一声,道,“还想装听不懂中文么?”

  偷袭者闻言猛然抬头,动作用力过猛,将帽子掀了下来。脸色惨白,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气的,或者惊的。跟着他做了一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