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2)

加入书签

  挨打滋味不好受

  这里是s市机床厂旧址,被开发商买了下来准备做房产开发。但不知什么原因,原厂搬走了大半年,这里还是一直没动静,空弃了很久,于是变作一座死城。

  我跟在宁晖身后进了厂房,入目一堆废旧的机床机器,锈迹斑斑。窗户早碎光了,所以里头空气还算好。

  枪管在三米开外处正对准我们,握枪的人是个敦实的高个子,手大脚长,国字脸,五官挺平常,但鼻梁挺直,很有英气。他略偏了偏枪口,朝一架钢制楼梯指了指,“上去。”

  宁晖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领会了,便举步朝梯子走去。可刚迈了一步,突听东辰冷道,“连长,请你先上。”

  我停步瞟了下宁晖,他面无表情越过我,大步登上楼梯。我稍慢了一下,就被东辰的枪托顶了一顶,“跟上!”他命令。我只得紧跟在宁晖身后。

  钢楼梯发出嘎吱嘎吱脆响,我暗中担心连接铰链是否也生了锈,我们三人好几百斤的体重,但愿它还承受得起。

  有惊无险的爬上了二楼,或者说,这里只是夹层。一圈钢制平台绕着厂房的边缘走了一圈,正好俯瞰一楼的生产区,应当是监工用的。楼层整洁空阔,不像一楼那样堆满了机器杂物。拐角避窗处有一个女人,脸色苍白的坐在一张藤椅上,手脚都被牢牢的绑着。看到我们俩,女人紧张的神经似是终于找到宣泄的出口,哇的一下,大哭起来,边哭边挣扎着,叫着,“救救我!救救我!”只叫了两声,便翻眼晕了过去。

  宁晖上前紧走两步,东辰一声冷喝,“站住!”越过我刷的一下来到侧面,举枪对着宁晖。

  宁晖停住脚步,转身看着东辰,“辰子,你这是何必?”

  我手心掐了一把冷汗,这是见到老情人了么?这么急呵呵的也不怕刺激了人家的原配老公!

  东辰不为所动,朝我使了个眼神,“你去。”

  对上他的眼神,我看见里头有焦虑。我想,这个男人应该是爱他的老婆的。于是我更担心了,要是看出我是个假冒的护士,他第一个会拿我开刀。

  我走上前,椅子里是个面貌姣好的年轻女人,冷汗流了一层,几缕头发沾在脸颊额角。她眼皮轻颤着,像在抽搐,我翻开来看了看,眼底呈现青色,应当是有什么不适。可是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接着伸手一探她的额头,温度极低,再了她的颈脖,里头被汗湿了,她四肢僵硬,看来捆了许久,已经血脉不通,最后我用手伸入她的衣襟,察觉她的小腹平坦。若是情报无误,那么她怀孕应该不到3个月。

  我起身,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我不确定他们特种大队的士兵平时有没有学习基本医疗急救知识,我很确定我若是乱说被他察觉了,会死得很惨。边想边瞄了一眼宁晖。他站在一边,冷静的看着我,一动不动。

  一声轻微的响动,我看见枪口对准了我。

  “你抓了她多久了?”我当即决定三十六计,拖为上计。

  “这个你不用管,”东辰冷答,“你只要告诉我,她总是这样间歇的晕倒,是为什么?”

  “呃,这个,现在我没法说,这个。。。需要做过详细和全面的身体检查后才能找到病因,比如说照ct,做B超,验血和尿等等,哦,还有,照x光。。。”我搜肠刮肚的找着比较专业的医学词汇,一股脑的往外扔。宁晖本来一直面无表情的听,听到最后的时候扫了我一眼,我立时察觉不对,磕磕巴巴的想着法圆场,“呃,当然,照x光就不用了,她是孕妇嘛。。。”

  “看来,你在这也没什么用!”东辰眼一眯,脸上显出杀气。

  “不过你现在应该把她的绑索松了!”我立时提高声音说,“她,她血脉不畅,有可能是导致频繁昏厥的原因之一。”

  东辰脸色不变,“不行。”

  “可是这样下去,她肚子里的孩子可能会有危险。”我着急直言。

  东辰笑了起来,嘴张得很大,眼也是,这是很不正常的表情,我几乎要怀疑他脑子出了问题。“那样正好!”笑完了后东辰说,“反正她也不想要!”大概是见我面露不解之色,他继续森森的解释,“我是在医院里找到她的,她正要做人流手术!”

  我张嘴惊讶的‘啊’了一下,难道说刺激他的是他的媳妇瞒着自己去医院拿掉孩子这件事?我之前关于宁晖的猜想都是错误的?这也太不算个事儿了吧,值得他这样大动干戈么?我立时推翻了这个猜测。

  就在此时女人醒了,一声呜咽,“辰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犯了。。。你,你饶了我吧。。。”这么哀婉的乞求,应该是能打动男人的吧,尤其是自己的老公。我如是乐观的希望。

  “你闭嘴!”东辰怒喝一声,杀气腾腾的。女人被吓得噤声,还包括我。

  我紧张的看着东辰,同时不忘横了宁晖一眼。他怎么跟来度假似的,站那一动不动?他至少应该劝说这个曾经的下属,看他想要啥,想干嘛,有啥交换条件,这些都需要交流的不是么?!

  “连长,”反倒是东辰先开了口,他咽了咽口水,缓了缓脾气,用很诚挚的语气说,“家丑不可外扬,我本来不想惊动您。”

  “你有什么想告诉我?”宁晖很淡定,那神态老实说即便是在那样紧张的情况下,我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反感。好像现在发生的一切跟他没一毛钱关系一样。

  “我无假离队,我违反了纪律,我知道我错了!你给我处分,我认了!”东辰沉起来,“但是您考虑过没有,我们军人,也是有血有活生生的人,我得照顾我的家庭!”

  “隔天就要出任务,你偷偷从集训中心溜走,这样不负责任的态度,照顾得好你的家庭么?”宁晖咄咄逼人的看似有理,但我认为他在偷换概念。

  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