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1/2)

加入书签

  半包牛干……

  那是什么声音呢?

  我很难形容,像有人拖着一只很大很重被水浸得湿透了的拖把在一片都是干脆树枝的路上慢慢的走。所以我听见的那个声音就是拖把拖地声,树枝断裂声,还有水滴滴答答声交织在一起形成的。

  声音从尸池深处传出来,我还在惊愣时,封一平已经蹿了过去。

  宁晖在他身后追了一句,“小心!”

  我用手电追着封一平的身影,他亦将手电照着他的前方,于是我便看见了那发出异响的东西。

  那是一个人。

  他是朱投。

  我是从衣服才认出来的,因为朱投满脸是血,五官全被糊住。看见封一平,朱投晃了晃身体,似是紧张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眼瞅着就要瘫软,封一平抢上前抱住了他。落脚不稳,两人一起栽倒在地。

  宁晖追了过去,与封一平一左一右架起昏迷的朱投,踩着干尸深一脚浅一脚的朝我们走来,行到近处,他低声说了一句,“去刚才那个平台!”

  这次古蓓薇没有反对,举着手电帮他们照路,我弯腰将他们留下的背包等物抱在怀里,跟在队伍的最末。

  等我抵达平台时,宁晖和封一平已经将朱投放在地上。他似是刚从水池里爬出来一样,浑身都湿透了,淅沥沥的滴着水,不一阵子就沁湿他身下的地面,一道水迹蜿蜒而出,似一只长条爬行的软体动物。

  封一平正在替朱投检查伤势,很快扶着他的后脑勺对我们说,“头部被重物敲击。”

  伤口一共有两个,分别在后脑左侧和额角,额角那个伤口此时还在往外渗着血,不一会顺着封一平的手滴了下来。

  “包扎!”宁晖沉声命令。

  我忙从包中掏出急救包,翻出止血绷带蹲了下来。

  封一平小心扶着朱投的头,看了我一眼,我会意,轻轻将绷带缠在朱投的伤口上,一圈一圈。

  朱投紧闭着眼,呼吸弱得探查不出,皮肤底下泛着青,看上去状况很糟糕。真不知道他刚才是怎么咬着牙拼着一口气回来的。急救包中只有简单的医疗用品,他现在迫切需要送医治疗。

  沉默再度降临,朱投生死未卜,任务尚未完成。情况虽然发生了变化,但只不过从一个两难境地变作另一个两难境地而已,可能古蓓薇和宁晖又要起争执了。

  我能想到的最佳方案,就是由宁晖或者封一平送朱投离开,让他得到及时的救治,剩下的人则继续行动。

  继而再想,这个方案也是行不通的:我们此次行动没有联络员,无法与后备部门联系,也就是无法安排后援。即便封一平带着朱投离开了山洞,也不可能安然翻过那么高一座山回到延吉,并得到及时医疗救助……

  除非……向朝鲜政府求助。

  这也不可能,这个任务具有如此高的保密等级,自然是不能让朝鲜人搀和进来。

  封一平脱了上衣,折好,小心垫在朱投头下,忽而‘咿?‘了一声,轻轻将朱投的右手拿起。只见朱投手里紧紧攥着样东西,露了一道边出来,似是一个塑料袋。

  封一平将朱投的手掰开,我看了后,初时不解,旋即暗暗心惊!

  那确实是一个塑料袋,很花俏的包装,一只卡通的牛顶着两只角眨着大眼睛看着我们,边上一行字:xx沙爹牛干……

  袋已半空。

  我认出来,这是我们下了飞机后在来延吉路上古蓓薇与我们分享的零食中的一种——她买的牛干都是这个牌子,老品牌的四川特产!

  “咿?这不是我买的么?”古蓓薇奇道,“不是在车上都吃光了么?怎么小朱还藏了半包?”

  藏着半包牛干的,不是朱投……

  古蓓薇可能忘记了,在正式登山前我们休整的那半个小时里,朱投曾和张行天打闹过,说张行天还藏着半包牛干……

  我不敢往下想去了……转眼看了看其他人,他们都目露犹豫及不可置信的目光。想必和我想到了一处……

  半包牛干静静躺在封一平手心里,湿漉漉的……

  我不由回想起之前吃牛干的口感,带着香甜和韧劲,越嚼越香……此时越想,却越觉得心里犯寒……

  “是不是,呃,”我忍受不了诡异的沉默,晦涩的开口说,“我觉得是刚才朱投从张行天那拿过来的……在树林的时候……”末尾我忍不住强调一下,以让这个猜测成立的可能更大一些,并希望得到其他人的赞同。

  这个可能当然是有的,关键在于,朱投为什么要从张行天那把这半包牛干拿来?

  为了果腹,还是为了纪念?这两种可能都微乎其微。

  所以没人赞同我。

  封一平摇了摇头,然后看了宁晖一眼。

  “不管是什么,”宁晖毅然道,“我们都要去看一看!”

  难得的是古蓓薇竟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连连点着头,说,“对的,对的,要去看一看!”大概她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这半包牛干出现的太稀奇了!结合朱投失踪前冲着对讲机喊出来的那句话,让人没法不产生联想……

  难道真的和张行天有关?

  在森林中亲眼目睹了张行天的死状却得到如此推断,让我有些毛骨悚然。

  唯一的真相,可能只有从朱投口中才能得知了,可是他昏迷不醒……

  宁晖看着古蓓薇,提出一个建议,小队以2人一组分头行动,一组留下照看朱投,另一组沿着朱投之前行走过的路线前去查探。

  古蓓薇略加思索便点头同意,问题是,小组怎么分。

  我想,古蓓薇是肯定要留下来的,和未知的危险比起来,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