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章(1/2)

加入书签

  鲜尸与干尸。

  我不知道朱投遇见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这个事情导致他毅然决定放下一切的追寻而去。或者他行事就是如此的脱跳乖张,目无纪律。换做是我,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擅自行动,影响队伍的计划,并给其他队友带来麻烦。

  可是,现在一味埋怨于事无补,我们现在可以等在原地,可以尾随追踪,也可以退出这里。除了这三个方案,我想不出其他。

  宁晖的决定是等在原地,他认为朱投离开得很匆忙,只带着武器和照明用具,没有携带水和干粮,这说明,朱投心里有分寸,不会消失太久时间。

  “我们应该给朱投一点时间,他应当会很快返回。”宁晖沉着脸如是说,边抬腕看了看表,“要是一刻钟内他没有回来,我们就去找他。”

  后种情况意味着,朱投十有□□遭遇了意外。

  古蓓薇应是有不同意见,她扬了扬眉要反驳,但还是忍了下来,只是下意识的将唇抿得很紧。封一平却是按捺不住,头一次向宁晖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说请宁晖将这十五分钟给他,他要单独去追踪朱投下落,十五分钟后必定返回。但被宁晖否决了。

  进洞不到5个小时,我们就损失惨重,‘陆狼’如此英竟然一死一失踪。而那队先我们而入洞的人境况则更加凄凉——假如眼前两具尸体是出自他们的队伍的话——他们已经损失了三个人,如今应当只剩下了一个活人。

  我站在池边环顾四周,眼神飘过一具接一具的干尸,忍不住暗自问自己:这里头到底有什么?

  不管这个地方有什么,显然不是古蓓薇所寻找的。她蹲坐在我身边,双手抱膝脸色苍白,有些瑟缩发抖,似是很害怕身处尸堆的感觉。我伸手环上她的肩,给了她一些温暖。

  建议被否了,封一平很焦虑。他站了阵子便开始沿着池边踱步,不时用自己的手电照向位于他右方的黑暗,好像朱投会突然出现一般。踱了几步后,似是情绪得到了舒缓,他停了下来,只是支起耳朵听动静。

  时间过去的很慢,像是凝固一般,似乎能听见秒针与空气摩擦发出的‘嚓嚓’声。秒针转了两个圈后,宁晖挥了一挥手电。橙黄的光圈落在我们面前的两具尸体上,接着,在尸体周绕了一圈。不知看到了什么,他站了起来。

  我循着光看去,只见一具干尸前本该是骨的位置凹下去了一块,连带撕裂了已经与骨皮黏在一起的衣服。

  封一平的手电亦照了过来,两只手电光照亮很大一块范围,于是,我看见在那两具新死的尸体周遭类似的凹印还真不少。

  宁晖褪下身上的背包搁在脚边,举着强光手电迈进尸池。只听‘喀拉喀拉’连响几声,不知又有多少肋骨被他踏断。

  我心中暗猜,那些凹印也是这么留下来的。不知道是他们活着的时候进了尸池,还是朱投探查时踩的,或者更可能的是,这是凶手抛尸时留下的。

  宁晖开始弯腰检查尸体,封一平持着手电加入,两人头碰头合作很默契,看来这种事儿没少做过。随着他们翻弄尸体的动作,我嗅到淡淡臭味,那是尸体开始腐烂的味道。

  我搂着古蓓薇坐在池边,由于他们总是走来走去挡住我的视线,所以我索专心听起两人对话来。他们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我们听个清楚。

  封,“死者皆是男,年纪在30~35之间,死因是头部要害被子弹击中。”

  宁,“翻过来看看这一具的背。”

  封一平扯住那具仰天的尸体,和宁晖一起用力,将尸体翻了过来。脆生生的断骨声响不绝,我背部起了些皮疙瘩。

  宁,“从尸斑呈现新旧两种痕迹,看来尸体被人翻动过……”

  封,“没准就是朱投翻的!”

  稍后……

  封,“尸体没有像我们之前下山时在坑里发现的那具那样做毁坏处理,是没时间么?”

  宁,“唔……”

  封,“但是随身物品都没有了,可能被剩下的那人带走了。”

  宁,“也可能藏在了什么地方。”

  这倒是,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尸体,藏一两个背包实在是轻松得很。

  宁,“看得出哪的人么?”

  封,“特征太明显了!难怪之前那具他们要把脸给划烂了……”

  宁晖转头对我说,“妞儿,来看看。”

  我正越听越好奇,闻言忙起身,一脚踏进尸池。穿着很厚的鞋子和袜子,脚下并不能真切感受踩断人骨的感觉,这让我稍微缓释了些紧张。

  凑眼过去,两具尸体又被翻了身,现在皆朝天躺着。五官由于僵硬而有些变形,但仍然非常好辨认,脸宽且平,眉毛而短,鼻子塌,高颧骨,是典型的通古斯人种。我将看法说出,封一平赞同的点了点头。

  跟着我便断定,“我估计是韩国人。”东亚这块地儿,韩国人、日本人还有蒙古人都属这个人种。但韩国人平均身高最高,很符合眼前尸体的特点。

  但这次封一平不再赞同了,摇头直接说,“我看像日本人!”

  “日本人?”我有些惊讶,将两具尸体仔细又看了看,“日本人长这么高的,不多。”

  日本男人平均身高不到1米6,两具尸体明显都超过了1米7。

  “身高不是问题,营养好,自然就能长得高。”封一平回道,指着其中一具尸体的两只脚,“看,短腿,上下身比例接近5:5,而且呈o型……”说着手指移到另一具的下半身,“这个也是一样……”

  “嗯,”宁晖最终表态,“一平描述的是典型的日本人体貌特征。身高可以变,但体貌特征是由基因决定的,除非突变。”

  我沉默的接受了他们的意见,但心里止不住的疑惑,日本人到这里来做什么?

  事情似乎比我之前想象得更为复杂,连小日本儿都掺和进来了……

  简单检查完尸体,宁晖和封一平一前一后回到池边,我也跟着退了出来。站在石头地面上时,我忍不住跺了跺脚,想把脚底下沾的东西跺掉。其实脚下很干净,只是心理作用作祟而已。

  抬腕看表,又过去了十分钟。

  三分钟后,朱投会出现么?

  我很怀疑……

  封一平再度踱起步来,这次走得稍微远了点,沿着池边往右,一直隐入我们的手电光照范围。就在我以为他因忍耐不住要抗命去追踪时,他又快步走了回来。

  宁晖看了封一平一眼,就在封一平转身再度踱向黑暗时,他用一个命令拖住了封一平,“一平,把从你们来到这里,到你决定返回洞这段时间的发现向古主任汇报一下!”

  “是!”封一平肃道,然后目光越过我的头顶对上古蓓薇的双眼,流利的汇报起来,“报告古主任,刚才我和朱投钻出通道后,就看见了这个池子和里面这些尸体。我们检查了其中几具,发现这些人是死于枪击,因为几乎所有的尸体骨骼都有弹痕,极有可能是被机枪扫而亡。

  尸体大部分为男——至少我们检查的几具都是——从牙齿状态分析,他们死时年龄都不大,应当是青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