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章(1/2)

加入书签

  新的发现……

  对于通道为何会有别于其他的洞而在黑暗中发光,古蓓薇给我们做了简短的解释,她说,洞内的岩石成分含有少量的萤石,而三条通道所处位置萤石含量尤其的高,所以轻而易举的在毫无光线的环境里被眼识别出来。

  萤石是一种天然矿物质,可将化学能转化成光能而在黑暗中发光,是很多夜光饰品的原料。

  她这样一说,我们都恍然了。

  接下来的安排与我之前想的两种皆不相同,宁晖吩咐封一平和朱投前去探路,留下我和他自己在洞中陪伴古蓓薇。看来,他比我想象的更加行事谨慎……

  灯光亮起来后,封一平经过仔细查看,在中间和右边两个通道的入口发现了些新近留下来的鞋底磨蹭的痕迹,看来‘那队人’分别钻进了这两个洞。这两个通道应是通往不同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尽头有的是什么。

  但我的注意力被最左边那个通道吸引住,我其实更好奇那里面有什么。

  封一平和和朱投先钻进了中间那个通道。起先还能听见他们衣服或者鞋底和洞壁摩擦发出窸窣声响,跟着声音渐渐远去,不知道通道有多长。我开始盯着左边的通道出神。

  “在看什么?”古蓓薇的声音惊醒了我。

  “没什么。”我答。

  “好奇那个通道通到哪里?”她再问。

  “是的。很好奇!”我坦然承认,“我想这三个通道这样安排是有玄机的,洞里这么多的石洞显然不是天然产生,而是经过人工设计后开凿的,我估计,只怕连通道周壁的萤石含量,也是刻意安排。来到这里的人,除非携带的照明工具失了效用,否则不会想到全然的黑暗才是寻找通道的关要所在。这是一个巧妙且简单,但不失心机的设计,所以,每个通道必然有其存在的理由。”

  “嗯……”古蓓薇点头。我想她是表示赞同的意思。

  但是,通道那边都是什么呢?

  其实对我们来说,三个通道是三个同样的迷,希望封一平和朱投能迅速的为我们揭开至少其中两个。

  不知多久后,宁晖手中的对讲机‘哔啵’响了两声,接着传来封一平的呼叫。宁晖回了对方一声,然后说,“一平,汇报你的方位和发现!”

  “报……告……我们现……在……里……”对讲机声音很嘈杂,传来的不是完整的句子,断断续续,听不真切。

  “一平、一平!”宁晖将对讲机凑近他的嘴边,慢而重的说,“重复你的汇报!再重复一次!”

  “死人……都……尸体……”封一平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的回答很短,而且很容易抓住主题。

  “宁队,我看我们也应该进去。”古蓓薇建议。

  “假如您不能记起正确的路,我们还是需要谨慎些。”宁晖摇头,“古主任,确保你的安全是我们这个任务的首要。”

  我看着古蓓薇,很想从她脸上看出些肯定的神色来。一提到‘正确的路’,她便露出一脸迷茫之色。

  “可是,”古蓓薇脸上表情迅速变作执着,“不进去看一看,我没法保证我要找的东西不在里面……”

  宁晖微笑回道,“我明白,古主任!请放心,我现在要的只是确认前路没有危险而已。我们还是等一平的查探结果吧。”说完不待古蓓薇做出反应,他举起对讲机继续呼叫起来,“一平,一平!”

  “在!”封一平的声音干脆而清楚的传来。我一怔,怎么这样近,好似还带着回音?

  少刻便见中间通道里冒出一个黑色的圆形东西,那是封一平的头,他敏捷的钻出洞,跳在地上站稳当,“宁队,通讯效果似是不好,你们听不见我的汇报是么?”

  “里头怎样?”古蓓薇抢在宁晖开口之前提出了问题。

  “里头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乍一看像个大游泳池,很规整,只不过,池子中间都是尸体……”封一平越说语气越森,“一池子,得有好几百号,不知道死了多久,都干了。”

  “朱投呢?”宁晖只是皱着眉问。

  “他说他要绕着池子走一走,看看有没有线索。”封一平答,“我察觉对讲机效果不太好,怕你们等得着急,所以先回来汇报了。”

  看来里头没什么危险,否则封一平和朱投不会决定分开行动。

  宁晖手中对讲机又‘哔啵’响了两声,他按下接收键,我们听见朱投声音传了过来。宁晖回应过去,朱投继续汇报,依旧断断续续的语音,好在他的话很短,似乎就三个字,“有……发现……”

  “汇报你的发现!”宁晖朝对讲机下命令,“我重复一遍,汇报你的发现!”

  “发现……死人……”

  我疑惑,这发现不是封一平已经汇报过了么?我看了封一平一眼,他也有些奇怪的模样。

  “请重复一次!朱投!”宁晖似是想确认一下。

  “报……告……”朱投几乎是对着对讲机在吼一般,声音奇大,“发……两具……体……”他的意思应当是发现了两具尸体。

  不是说里头一个池子,池子里有好几百具死尸么?

  看来不进去亲眼看一看是不行了。

  宁晖即刻下命,封一平领头正待钻进通道,对讲机传来朱投好大一声呼叫,“我草!蒙古……!”这一声无比清晰,让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们两两相觑。

  宁晖极快冲对讲机说,“汇报!朱投,汇报!蒙古怎么了?”

  对讲机传来朱投一句话,很快,很闪,我听不懂。但是封一平听懂了,他极快的翻译,“朱投看见蒙古了?!”

  我立时惊叹,“这怎么可能?”

  “妞儿,留下来保护古主任!”丢下这一句,宁晖倏地一下钻进了洞,动作迅捷利落,容不得我提出反对意见。

  封一平跟在他身后追随而去,洞里霎时只剩下我和古蓓薇两人。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通道中,我才反应过来。

  张行天不是还躺在那片雨林中么!

  “我说,妞儿,”好一阵后,古蓓薇晦涩的开口问,“你说,‘蒙古’这个词儿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意思?”

  我张张嘴,想安慰她,却不知如何回答。

  “你相信鬼魂之说么?”她再问。

  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