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章(1/2)

加入书签

  三条岔路。

  男人的伤心是看不见的,只能感受到,好比现在。压抑的空气围绕在我们四周,加剧了黑暗带来的沉重。呼吸中,空气带着咸腥味道进出于鼻腔,像泪,像血。

  我们已经趟过了那道溪流,离开了那片攫取了张行天生命之地。林地被我们甩在身后,脚下再度踩上了坚硬的玄武岩。

  ~

  那只幽灵般的杀手以可怖的方式施加了袭击之后,就隐匿入黑暗,任凭我们如何寻找都找不到一丝踪迹。

  宁晖及时制止了我们,尤其是朱投誓要为张行天报仇的激动之举,他目光坚硬如铁,在与我们一一对视后沉声说,“同志们,请先将悲痛收起来,我们还有任务需要完成!”

  任务的重要,总是高于生命……

  为了防止张行天沦为回返而来的鳄鱼腹中之食,宁晖吩咐封一平和朱投为他寻一处远离溪水的安全之地。封一平本想将张行天先藏于树林中,但朱投哑着嗓子向宁晖恳求,“宁队,我们把蒙古带出这片雨林吧,他,最讨厌这种环境……”

  宁晖默了极短的时间,便摇头拒绝。

  前路不知还有多远,朱投这个念头有些过于感情用事。他大概心里也明白,虽然面露失望与不忍的表情,却不敢再多说什么。

  封一平伸手拍了拍朱投的肩,踏着沉重的步伐来到来到张行天身边,弯腰看了看。

  尸体还是暖的,尚未失去韧,上半身与下半身只有一丝筋连着,□□和血已经流走大半,伤口还有血缓缓沁出。

  “宁队……”一个声音响起,是古蓓薇,她本来站在我身后,似是不忍见此惨景,此时将头探了出来,犹豫着说道,“我建议,咱就满足一下小朱的愿望吧……”

  朱投眼睛一亮,充满希望的看着宁晖。

  宁晖眉略皱了起来。

  “我们就带小张过了溪吧,没准很快就到林子的边缘了。”古蓓薇跟着道,“再说,往里走几步,好过将他一人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也是暂时的,”宁晖不同意古蓓薇这个建议,“等我们完成任务了,再将他带回去!”

  “咳,”古蓓薇坚持己见起来,“要不这样,我们几个投个票,少数服从多数吧……”

  这大概算是古蓓薇和宁晖的第二次意见分歧,说实话,我很不愿意在这样的境况下看见他们俩再起争执。但我也很矛盾,在情感上,我趋向古蓓薇,在理智上,我赞同宁晖。

  古蓓薇说完那句话后便看了看我们,似是想观察我们的反应。我沉吟不语,同样没将情绪流露出来的还有封一平,但朱投眼中明显写着赞同。

  “行,按照古主任说的来!”宁晖再一次表现了他的绅士风度,选择了退让一步,“同意古主任的,请举手。”

  但是,没一个人举手,即便是朱投。可见宁晖威望之重。

  古蓓薇露出几分惊奇之色,自嘲说了一句,“好吧,算我多事了……”,然后将身子缩了回去。

  在封一平和朱投去搬的时候,张行天彻底的断为两段,腹腔里又撒了些东西出来。朱投一手抗着张行天的上半部分,另一只手从背包侧边口袋掏出一只储物袋,犹豫了一下,递给我,“妞儿,劳烦,别让蒙古缺太多……”

  我正要去接,一只手斜地里伸过来,干瘦修长的手指,我怎么会认不出?宁晖将袋子抢了过去,我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他回头看我一眼,似是含着一丝关心。我低了头,将储物袋从他手中抽出,向前走了一步,来到散乱的内脏边,将袋子张开,放在地上。双手先捧起断成几节的肠子,接着捡起缺了几乎一半的一个肾……

  待地上除了血污外再看不见其他时,我在溪边就着水洗了洗手。回身将储物袋拾起,扎牢,捧在手里。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

  只因我喉头一直梗着,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封一平带着我们回到之前歇脚的那棵树底下,这里还算干燥,而且远离水源,不用担心鳄鱼会追来。

  我们各自放下手中属于张行天的那部分,朱投将它们拼成了整体。腹部空了一大块,他便将储物袋整个填在那。

  张行天的头略偏,表情定格在惊惧的那一刻,眉都没有舒展开,眼半张着。

  朱投半跪在地,伸手一抹张行天的双眼,替他将眼皮合上,低声道,“蒙古,你先歇歇脚,哥们儿等会就带你回家!”说完后起身,慢慢敬了个军礼。

  我不忍心看下去,低垂了眼帘,却瞥见地上几个细细的刀印,不禁回想起就在不到半小时前,张行天还蹲坐在树底下,一下一下的将随身携带的小刀干脆利落的□□身前的地里。

  我似乎真切听见了‘咄、咄’的声音,不知是幻觉,还是森林将声音记录了下来……

  “逝者已矣,”古蓓薇绵软开口劝说,“大家还是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