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1/2)

加入书签

  你好,护士小姐~

  显然,老天爷没有听见我的祈祷,也没打算为我报仇。因为就在此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一辆民用轿车冲进了警察的封锁线,车轮激起好一阵尘土。蹲着的同志们纷纷起身躲避,捂嘴咳嗽。

  有尽职的警察围了上去,要去捉拿冲封锁线之人。来人长腿一伸,从驾驶座轻巧迈出,略一转头,视线便绕了一圈。我的双目曾有一瞬和他对视,他的目光清冷锐利,似是能刺入人心。

  围上去的三个警察不知为何哎哟怪叫跌倒一地,然后疑似宁晖的一毛三冲了上去,激动的一把抱住来人,将他带到陆地巡洋舰边,拉着他蹲下,却没拉动。

  那人一手撑在车头上,一手兜,微弯着腰斜睨蹲在地上的一毛三,“老队长,我的人出了事,你怎么不通知我?”语气柔森冷。

  一毛三一着急语声大了些,极大的满足了我们这些围观者的好奇心,“你来做什么!你不知道他就是冲着你的么!”

  我睁大眼,将那人上下打量好几遍,他就是宁晖?就是那个宁晖?

  身材是够修长,姿势是够洒脱,但我只能看到他的后脑勺,实在无法分辨。记忆里都是他小时的模样,五官早已模糊,估计看到正脸我也认不出来。

  然后他仰头看了看厂房,让我有幸一观他的侧脸。

  好吧。。。我叹口气在心里承认,这货就是那个宁晖。。。

  他没有走形,没有从俊秀小男孩长成彪形猥琐男,且由于身材颀长瘦削,他甚至给人一种瘦弱的假象。但,他是极英俊的,只是不知为何,他眉目间那股霾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宁晖还是宁晖。

  那时的宁晖虽然穿着一身便装,但我后来得知,他的军衔是一毛二,中尉,位属特种大队尖刀连,代号‘陆地之狼’的连长。

  事情还在继续。

  宁晖在和一毛三做着交流,“你是怎么打算的?狙杀他?”

  一毛三没吭气,算是默认。

  “你知不知道东辰也是个狙击手?”宁晖冷笑,丝毫不留情面,也丝毫不顾忌一毛三比自己还多一颗闪亮的小星星的现实讽刺着,“你布的那两个狙击点若是对他能奏效,你就可以往上报,把我们陆地之狼给取消了,也好给国家省点开支!”

  一毛三好脾气解释,“我想先把他引出来。”刚才对着我们分队长的那份霸气荡然无存了已经,到底是顾忌着人家有个当军区司令的将军爹吧?我边好奇听壁脚边在肚中编排是非。

  基于以前那么不愉快的经历,我实在对宁晖起不了好感。

  我一直认为,为什么最后我没能留在宁家而是被送去了一户普通工薪家庭,百分之一千是宁晖揭发了我的,呃,不告而取的拿了几个他的玩具行为,还是未遂的行为。虽然那时他只是男孩,但三岁看到老,玩具事件足以表明他是一个极端自私小气加任的人,而且极度匮乏容人之量!

  这,这,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人质是孕妇,”宁晖继续质疑一毛三的营救方案,“万一期间出了什么差错,你有什么应对的办法?”

  没想到一毛三往我这一指,很干脆来了一句,“没事,我们带了女兵过来!”

  我差点吐血!我是女兵,不是女医生,更不是妇产科的女医生,孕妇出了事情,我能怎么办?我对女生理卫生的所有知识也仅仅只有大姨妈来了肚子痛时抱个热水袋会舒服很多而已。

  但是此语极其有效的将宁晖的注意力引到我身上,他一眼定定望来,望得我一时心寒。我暗自担心,他不会也认出我来了吧。。。继而断然否定,我在他家就吃了一顿饭,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就被领走了,他没可能记得我的。。。转念又是一想,但是我能记得他,他为什么不能记得我?最后想到了理由,那是因为我没他那样光芒万丈,走哪都是焦点啊。。。

  嗯,我点头,放心下来,他肯定不记得我的。

  不知是否是错觉,宁晖的眼微微眯了下,然后嗤笑,“这女兵自己还是个姑娘吧?”

  我当时没能理解他话里含义,若是当时就理解了,我铁定能起地上一块砖头恶狠狠砸过去,连同六岁时候的仇一块报了。

  但是很快他就有了新举动,他冲我招了一下手,“那个女兵,你过来一下。”

  我别了一下脸装没看见,我不高兴过去。

  分队长在一边严厉下令,“多妞儿!”

  我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立马立正,速度回一个,“到!”

  “出列!”分队长继续滥施威。我们都在狼狈躲子弹,包括分队长他自己,哪有列可出?但我还是往前跨了一步。

  “向右——转!”

  我向右转,正对上宁晖和一毛三。一毛三一脸幸灾乐祸,宁晖似笑非笑。相比而言,我更讨厌宁晖的表情。

  “齐步——走!”

  我开始在肚子里骂娘,骂分队长的娘!见过狗腿的,没见过这么狗腿的,巴结的还不是自己一个部队的,难道他以为哄好了面前这两位大爷他就能进特种大队去威风威风了?去了也是当灰的命!

  “立——定!”

  我停在了宁晖身边。

  ~

  老实说,我有些发抖。陆地巡洋舰虽然霸道,但是没东风大卡皮实,何况我们俩半个身子都杵在外,实在是太好太妙的枪靶子。更何况,听起来那个叫东辰的家伙不但是个枪法一流的狙击手,还跟宁晖有仇。我的位置真是太危险了。。。

  我颤巍巍开口,“报,报告!”

  “说。”宁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