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1/2)

加入书签

  【“我对你有兴趣!”】

  我得说,这两人无论从神态、动作、台词还是眼神交流上来说,都太专业了。他们若是进军演艺界,冲击个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或者男配角并为国争个光不是没有可能。我默然而笑,只歪了左边的嘴角。

  我这个笑显然没有传达着类似令人愉快的赞扬这样的信息,封一平和朱投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再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汽油炉那淡蓝色的火苗上。

  不是他们演技不好,怪只怪我第六感太过敏锐。

  第六感是什么?是下意识的直觉。用个专业词儿来形容,我觉得就是指人的潜意识。关于潜意识,佛洛依德曾用冰山来做形容:露在海平面上面的一小部分是人的意识,藏在下面的绝大部分则是潜意识。

  有一个关于意识和潜意识的能量比的猜测,1:30000,不一定有确切的科学依据,但能侧向证明潜意识的强大。

  在惊奇完‘原来招我进队的不是宁晖’这个消息后,我的潜意识立刻告诉我,这是一个谋!

  基于这个认知,我的脑细胞开始高速运转,分析这个‘谋’所在。它不在于到底是谁招我进的队,而在于朱投和封一平为什么要通过这样的方式向我透露这个目前看上去不是很重要但绝对不该由他们来告知的这一点儿,我想用‘八卦消息’来形容较为贴切。我不相信‘陆狼’会出这种纰漏——背着他们的队长在后面嚼舌,而且还是两只一起你唱我和吗、唱做俱佳。

  唯一的可能心就是,这是他们上头的旨意。这个‘上头’,无疑是宁晖了。

  得出这一让我惊讶的结论不过花了电光火石的一秒,下一秒我便决定去向宁晖问个究竟、讨个说法。

  你明明是我的上级,要打要骂还是体罚都随你了,但你老兄从我进队开始就处处试探处处观察甚至处处针对究竟是为哪般?

  有什么话不好跟我明说?

  怕我恼羞成怒一气之下跟你算前账追要点儿青春损失费什么的?

  不能啊,莫说大家都是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就算我真的凭此要点儿补偿费什么的也不过分呀!就凭他的家底,多少给不起?再说我本不贪心,有个一两百万就ok。

  呃,打住,我好像想多了。。。

  朱投在轻轻哼着歌,怪腔怪调的,我依稀听见歌词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白雪公主一晚睡七个。。。”

  我汗了一把,神一分,火气便灭了不少,打消了兴师问罪的念头。

  我将手中空空的杯子放在地上,冲那二人笑了笑,正常的、真诚的、嘴角一动动两边的那种,然后道了声‘晚安’,回了我的帐篷。

  ~

  厚密的帆布将光遮得严严实实,我放轻动作黑躺进睡袋,唰的一声,将拉链拉好。闭眼一阵,睡意没有光临,我开始调整呼吸,深一下,浅一下。

  不知何时陷入梦境。我的潜意识活跃异常,在一片黑暗中执着的想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问了自己千百遍之后,我脑中突然灵光一现,难道是因为宁晖故意想让我察觉他的意图?他想激我主动去质问他?

  新的‘为什么’随之产生: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想知道这个‘为什么’就很简单了,既然他想让我去问他,那我便直接去问就是!

  一激动,我就从梦中醒了过来。眼还未睁开时先觉异样,周遭空气流动,是有人在做着轻微动作。

  因两个人的体温和呼吸,帐篷内的空气远比外头温暖。所以我首先便判断出,这个人不是从外头进来的。既然不是外来的人,那就是我的同伴古蓓薇古主任了。

  她醒了么?睡不着?和平年代,她一个供职于军医大学的文职干部的生活状态用‘养尊处优’来形容也不为过,更何况野外条件艰苦,她不习惯这很平常。但我关于她的行为的正常猜测在她的手指轻上我的小腿时戛然而止。接着,她指尖继续上移,一路轻轻弱弱断断续续,划到了我的大腿上。

  即便隔着睡袋,我也能感觉到她指尖带出的试探。

  初时我想,难道她想看看我是醒着的还是睡着的?继而推翻,怕痒的人被这么一划,只怕立时便会醒来。

  我压下了睁眼和她打招呼的打算,将呼吸保持在不变状态下,但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静待她下一步动作。

  她的手指尖已经掠过臀侧到了我的腰上,略停留后继续上滑,避过手臂一直到了我的肩膀,又停了一小刻,从肩胛开始顺着胳臂一直触到手腕,之后,古蓓薇将手收了回去。

  静观,再谋后动。

  这是我的习惯,所以我一直闭着眼,只是用听觉来捕捉周遭变化。

  “醒了?”古蓓薇轻声说。

  肌应激而自然的产生了变化,在她的指尖下绷紧了几分,我果然没能瞒住她。

  睁开眼,看见古蓓薇拥着睡袋坐在防潮垫上,弯眉冲着我微笑着。我动了动肩膀,想抬腕看表,但古蓓薇先一步告诉了我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才到行动时间。”

  这么说现在是早上七点半,那古蓓薇也没睡多久。我的疑惑立时被她看出,古蓓薇接着说,“我一般都这个时候起床。很多年了,到点就醒,比闹钟还灵!”

  “那,”我犹豫了一下,便将话问出,“古主任您刚才是在做什么?”

  “你说刚才?”古蓓薇先反问,视线在我躯体上溜了一圈,正是刚才她的指尖从我的小腿一直到手腕的游走过的路线。见我点头,便是直接笑言,“我对你有兴趣!”

  我先是脑子‘嗡’的一下,空白了至少五秒左右,接下来四个字任凭我如何负隅顽抗也强有力的挤进我的脑海,‘她、喜、欢、我!’。。。

  之后,‘这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