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2)

加入书签

  任务的第二步。

  眼前是一片平地,约半个足球场大小,积雪铺得厚实,看不出一丁点的泥土原色。厚绒如白色毛毯的雪地里偶有飞鸟爪印和走兽足印,当然,还有那队人类足迹,视线能及范围内,蜿蜒而清晰。

  平地正中央立着一株树,伞状枝桠积满了雪,银装素裹的,看着有几分雪松的风姿。在树的背后,我看见了一个山头,整体呈圆锥状,顶上一块突起,看上去神似‘坟包’,周遭一片山头,只有它的形状最为规则对称,难怪古蓓薇那么有把握的说,‘很容易辨认’!

  封一平蹲在出口边的一块大石上,嘴里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大概看见了我的讶异,他跳下石来,将烟从嘴上取下,放回烟盒中。可能是烟瘾犯了,但没得宁晖的许可,所以过过干瘾而已。

  不一刻,古蓓薇钻了出来,头发有些乱,还沾了些青苔。她面露欣喜,指着前方说,“就是这里,我印象好深刻,这块地方就长了这么一棵树。。。”接着手指一晃,点到树的身后,对我说,“妞儿你看,像不像‘坟包’呀?”

  我点了点头,笑笑,但没说话。其实,我心里有些反感这个名字。。。

  稍后,宁晖等其他三人也钻了出来。朱投率先发话,“乖乖隆个咚,这叫一线天?”说着捅了捅他身后的张行天,“喂,蒙古,你刚才有没有越走越黑的感觉?是不是一不留神咱就走岔了道直接上阎王爷那报道一样?”

  “没有!你个大身板儿跟门神似的,走哪儿都遮着光。”张行天摇头,这两人似乎没有意见一致的时候,总是在抬杠,“我就讶异了,你个头没我高,怎么能把光挡得那么严实?刚才光听见你喘气儿踢石子了。。。”

  这边这两人在斗嘴,那边封一平正和宁晖做着商讨,大概是因为熟悉地形的缘故,古蓓薇也在一旁听着,不时点自己的建议。不一会儿,他们便有了结论。宁晖向我们下达了就地休息的命令。

  ~

  我们的栖息地是这块平地的右上角位置,这里地面与其他地方不同,是山体的延伸部分,将一寸多厚的积雪扫去后,便能看见石质地面。这是古蓓薇的建议,说整块坪中,就是这里最适宜露营。

  我丝毫不怀疑这是她上次宿营过的地方,继而我想,难道这里就是我们任务第一阶段的目的地了?那么按照她之前之语,任务的第二阶段将会从翻过坟包山开始了。。。

  原来还是要去一个莫名的地方。

  大伙忙碌起来,迅速架起了两顶帐篷,因怕烟火被朝鲜人察觉,所以只点了一盏小小的汽油炉,用金属器皿融了些干净的雪,烧了一锅开水。当滚烫的开水冲开了茶叶时,温暖的茶香浓浓不散,引得我倦意大生特生。

  此时我们都围着炉子坐着,借这一点点的暖意聊以慰藉僵直的躯体。我递了一杯茶给古蓓薇,她伸手接过,向我说谢谢。我回了句不用谢,继而说,“早知道带些袋装咖啡就好了。。。”

  “没关系,很快就有得喝了。。。”古蓓薇笑笑,接着冲我一眨眼,“我请你喝。。。”

  这句话让我心里大慰,她的意思应该是任务很快就能完成,我们便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我就可以再回三亚接着度我的假。没有把房间给退掉,我暗赞自己有先见之明,现在算是三亚的旅游旺季,好房得早定啊。。。

  耳边似是响起海鸥欢快叫声,我叹了口气,低头吹着茶杯中的泡沫。

  当人手一杯热茶的时候,宁晖简短几句话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测。他先安排了守夜顺序,接着正式宣布我们已经抵达了银笸箩山山脚,接下来任务的指挥权将转交给古蓓薇。

  大家都默默不语的将目光转向了古蓓薇。古蓓薇眯眼笑着,看上去令人倍感亲切。

  “同志们,我和你们虽然是第一次出行任务,绝大部分甚至是第一次见面,但我非常喜欢和你们在一起的感觉。。。”这是古蓓薇的开场白,有点儿煽情,但效果不错,大家都笑了起来,宁晖也微带出点笑意。

  古蓓薇继续道,“刚才宁队说将指挥权转交给我,我得说,我压不知道该怎么指挥你们‘陆地之狼’这样的英中的英。所以,我不会指挥也不想用‘指挥’这个词儿,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希望采用大家一起提意见、由我和宁队商讨着来拿主意这样的方式,不知你们同意不同意?”

  大家自然是没有异议的,除了朱投猛点头连说了几个‘好’之外,其他都无声的默默赞同。我看,在朱投眼里,怕是只有宁晖一个指挥官。真是直子一筋,不知道怎么会被选作‘爆破手’的。。。

  “那么,”古蓓薇接着说,“相信宁队之前已经向各位做过说明了,我们这个任务分两步。在大家抱着茶杯的这个时候,我要恭喜一下大家,任务的第一步已经顺利完成!”说着,她率先拍了几下手,兴高采烈的样子,却无人附和。毕竟任务没全部完成,现在庆祝为时过早。

  被冷了场,古蓓薇丝毫不介意,继续笑眯眯,“看来大家都很慎重嘛,是不是对任务的第二步很好奇?”

  她的语气像是幼儿园的阿姨在组织小朋友们玩游戏,朱投绷不住了,催促道,“古主任,您别卖关子了,蒙古的肠子都憋青了!”

  张行天笑骂,“你又知道!你是我养的蛔虫是吧!我昨儿到今儿没上厕所啊,怎么把你给漏出来了!”

  “好好!我不卖关子!”古蓓薇从善如流,“我给咱这任务的第二步起了个名儿,叫做,‘明日之光’!”

  大家一下安静下来。

  但古蓓薇没有就这个名字做进一步说明,而是看了看自己腕上的那块古董表转了话题,“现在是四点一刻,明天早上9点整,我们将翻过平地那头的状似‘坟包’的山,在山那头,有一个隧道,直通地底约六十米。。。之后。。。”古蓓薇话语断在此处,再开口语气有些奇特,“之后大家所见到和听到的,将属于国家特级机密!原谅我不能在此时做出描述,我希望大家张开眼竖起耳朵,但是,请闭上嘴!”

  这一番话让适才有些轻松的空气霎时又沉凝起来,我们两两相觑,但都有默契的闭口不言。当我的视线在场中游走一圈时,恰巧与宁晖的目光对视了几秒。他嘴角有个浅笑,我面无表情垂了眼,捧着茶杯靠近嘴边。茶已经微凉,刚好入口。

  “现在,女士们,先生们,”古蓓薇恢复了平易近人之态,将手里的茶杯高高举起,“现在让我们来预祝我们的任务能够圆满完成吧!”

  我举起杯,和古蓓薇的茶杯在空中一撞。杯中的茶水被激得晃荡起来,氤氲的热气冒出杯口,奇异的扭曲了一下。。。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