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1/2)

加入书签

  第一具尸体

  我敏感的察觉封一平的语气很特别,不知他在洞底发现了什么。我很好奇,但也得忍耐,因空间有限,只有宁晖一人下了洞。同样好奇的还有古蓓薇,她蹲在洞口时而朝里探望,时而看看我,目光都是询问。我只能摇头。朱投和张行天应该是这样的情形见得多了,两人守着绳子一语不发。

  登山绳被人的体重绷得紧紧的,随着下降的动作而时颤时移,过了一阵,绳子恢复了平静。因为不了解宁晖的下降速度,所以我估算不出洞到底有多深。稍后他便揿亮了手电,昏黄的光被他和封一平的身形一挡,继而余光被黝黑的洞壁所吸,我的视线依旧难以触底。

  低语声响起,两人都是男中音,又被刻意压低过,和着回声,我再如何仔细的听也只能依稀听见只言片语,却辨不清说话的人是谁。

  他们交谈了阵后,便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稍后我听见有人说,“。。。要不要。。。看一看。。。”从语气猜,这是封一平在向宁晖寻求意见。

  宁晖简单回了一个‘好’字,一个单音节字,撞着洞壁传上来,让我听了个真切。又过了一会儿绳子便有了动静,它有节奏的抖了几下。朱投见了,对张行天说,“来,蒙古,搭把手,宁队和一平要把底下的东西弄上来。”

  我护着古蓓薇后退一步,给他二人让了地方出来,两人拽着绳子开始拉。绳子绷得紧极,底下拴着的东西看上去分量不轻。

  “哟,是什么呀?”古蓓薇在我身边嘀咕起来,“要是跟咱没关系,就别管了呗!”我其实是赞同她的。

  朱投也听见了,回头笑着说,“没准发现了个宝藏,大家伙儿就便发个财。”

  张行天嗤道,“最近又开始玩网游了吧你,满脑子装得不是宝藏就是女人,真出息!”

  古蓓薇跟着笑说,“金钱和女人是每个正常男人的欲求,满脑子装着这个不丢人!”

  “看看,古主任都说了吧。。。”朱投得意起来,继续打趣张行天,“蒙古,你一天到晚想媳妇儿这事,不丢人!”

  “你怎么老惦记着我媳妇儿啊你!”张行天假模假样的抗议,“我媳妇儿是你能惦记的么!我媳妇儿在哪我都不知道,怎么就被你惦记上了?”

  随着这几句闲聊,那东西已经被拉到了洞顶。先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双套着灰色登山靴的脚,黄色的牛筋鞋底刻着很深的花,缝隙内卡着泥土和几颗碎石。石子是白色的,若是我猜的没错,我们脚下的鞋缝里也卡着不少这些浮石碎粒。

  大家一下都不说话了,又拉了两下,鞋之后就是小腿,继而大腿,很快的,整个下半身已经出现,两条腿硬邦邦的直并着,膝盖弯也不弯,很显然这是一具尸体。朱投和张行天四只手加力,尸体跟着往上提了提却没被拉动,大概是衣服挂在了什么地方。

  “妞儿,劳驾,去瞅瞅。”朱投压低嗓音对我说,似是怕惊扰了死者。

  我依言上前蹲下,将手伸到尸体底下了,隔着厚厚的手套,还是明显感觉到尸身的僵硬和冰冷。

  洞口的小石子被我踩下去几颗,噼里啪啦一路到底,宁晖将手电扬起,照在洞口扩散成好大一团,“怎么了?”我听见他问,声音嗡嗡的。

  我到了挂在石块突起的衣服下摆,用力将它扯开来,边朝洞里回了一句,“没事,衣服挂住了。”说完也不离开,转头对朱投示意了一下,然后扶着尸体维持平衡。随着朱投和张行天的大力猛扯,尸体终于被整个儿拉出了洞。

  这是一具成年男尸,穿一身暗色的登山服,身高约一米七到一米七五,因是趴在地上,看不见五官。躯体早已僵硬,硬邦邦的躺在地上,如一段枯木。

  朱投将登山绳再度抛下,不一阵,封一平和宁晖先后爬了出来。我立时将目光投在封一平身上,他脸颊有数道擦痕,混着泥土和鲜血,看着有些可怖,但除此之外看不出其他伤痕。得亏天冷穿得多,且风雪衣质地紧密抗擦耐磨。许是注意到我的目光,封一平向我送来安慰的一瞥。我咧了咧嘴角,以示感激。之后我们的注意力毫无意外的被地上这具尸体吸引住,我看看尸体,再看看宁晖,心中猜测他的下一步打算。

  宁晖朝张行天颔首一下,“蒙古,给一平看看。”

  张行天干脆应了声‘是’,放下背包拉开拉链,取出一只急救包奔到封一平身边。

  “朱投,把它翻过来!”宁晖继续下命令,不过这次是朝尸体点了点头。

  朱投也干脆应了声‘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尸体边,弯腰伸手麻溜的将尸体翻了个个。突然他发出一声惊呼,往后退了一大步。

  古蓓薇朝我走了几步,紧紧贴在我身边,我伸手挽住她。

  朱投正挡在我们前面,我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以至于发出这样的声音,连张行天也捏着药棉忘记给封一平的伤口消毒,伸长了脖子直往朱投跟前瞧。

  “也没什么,”封一平很淡定的说,“这个人的脸被划烂了而已。”想必是他和宁晖在洞底已经略做过检查。

  虽然看不见情形,但我还是跟了一句,“是不是失足掉进洞里时蹭伤的?”

  朱投回头,“不是蹭伤的,是用刀之类的东西划烂的!”边说边让开一步,昏暗的月光下,我看见了一张惨不忍睹的脸,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古蓓薇亦是忍不住低呼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

  这是一张被尖锐利器划得五官完全混做一团的脸,满脸密密麻麻不知道被划了多少刀!

  从伤口翻出,已经泛青,暗黑的血布了满脸。青白的眼珠瞪出眼眶外;鼻子被两道刀口切断,鼻尖部分已经不知去向,留下两个深圆的小黑洞,洞里塞满了干涸的黑血;唇瓣分成四五段,每一段都弯扭凝缩,豁着血口,像被斩断的蚯蚓,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