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侍寝(1/2)

加入书签

  纪茗芙笑说:“恭喜四妹妹了。”

  纪茗萱面上带着一些喜色,同时有一些羞涩。

  “二姐姐……”

  纪茗芙见状,说:“四妹妹,皇后向来喜欢规矩的人,切莫恃宠而骄。”

  纪茗萱说:“我知道,二姐姐放心。”

  纪茗芙听了,她说:“四妹妹好好准备,我不打扰你了。”

  纪茗萱想了想,亲自扶着纪茗芙,随后随着纪茗芙一起踏出静安。纪茗芙心中一暖,平时不怎么见面的庶妹对她竟然透着亲近之意,她这样亲自送她出去,是希望她不要乱想吧!

  到了静安门口,纪茗萱目送这纪茗芙离去。

  芝草见纪茗芙的身影消失,便扶着纪茗萱重新回了。

  让伺候的人下去。

  纪茗萱将自己整个人浸在水中,侍寝,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可是心中隐隐的厌恶感又是什么?

  知道感觉要窒息,纪茗萱才从水中出来。

  水从她的脸上留了下来,眉毛眼睛旁还带着水滴,眼睛似睁未睁,可以看出纪茗萱并不开心。

  低下头,白皙柔滑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躯的确出众。再了脸,清纯讨人喜欢的模样怎么样也构不成红颜祸水。

  纪茗萱眼神闪过一丝坚定。

  将衣服拿了下来,自行穿戴好。

  然后将人喊了进来。

  芝草看见纪茗萱竟然将衣服穿好,她大吃一惊,手中端的东西差点倒了下来。

  “主子……”

  纪茗萱看见她手中端来的是各种香露,立刻摇头:“都撤了。”

  这怎么行,这些可是月姨娘特地寻来的,一旦抹上,必让香味经久不散,据说很多人都喜欢。

  纪茗萱说:“姨娘寻的东西虽然好,但是能比得上中之物?到时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芝草仔细想了想,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也不能什么也不用?纪茗萱说:“我自有主意,替我梳妆吧!”

  芝草将东西放了下来。

  “主子要梳什么妆?”

  纪茗萱说:“看起来清爽一点即可。”

  芝草想了想,然后手指灵活的动了起来,正要将内务府送上来的胭脂给纪茗萱抹上时,纪茗萱突然想到什么,然后手指匀出一丝红色放到鼻间轻嗅。

  许久,纪茗萱放下手,见芝草一脸奇怪。

  纪茗萱说:“继续吧,这香味挺好,但是太过浓郁,轻挑一点就已足够。”

  芝草“嗯”了一声。

  过了半响,铜镜中出现一个清纯清爽的女孩子。纪茗萱很满意,可是却又让芝草给她梳了一个比较华丽的凌虚髻。

  纪茗萱笑了笑,然后用拿过眉黛和花钿,弄了几笔。

  原本一个清纯的小美人突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细看时,纯中带媚,媚中带娇,可娇中竟然还有坚韧的意味。

  芝草大吃一惊,纪茗萱说:“将首饰给我带上。”

  芝草麻利的帮纪茗萱梳妆好。

  当一切收拾完毕,纪茗萱坐在椅子上,手中却有一杯香气清远的桃花茶。

  芝草随身伺候,但是眼睛却时不时的望向外面。纪茗萱微笑,她竟然比自己还显得紧张。

  终于,亥时到了。

  一辆四人轿子停在她这东殿门口。

  芝草连忙扶着纪茗萱坐了上去。

  当轿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