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妃惩罚(1/2)

加入书签

  屋内只剩下纪茗萱一人,她躺在榻上,眼中露出些许的忧虑。

  虽说刚开始进炫目了一点,但是她住在偏远的静安,后来的宠爱也不重。可是她的内也有着那么多的探子,可以想象后其他地方的情形。

  这中的水真够深。

  芝草走进来,看到床上的纪茗萱。她连忙将被子给纪茗萱拉上,说:“主子,入秋了,小心着凉。”

  纪茗萱任由她给自己盖被,问道:“她们怎么样了?”

  芝草说:“应该归心。”

  纪茗萱微笑道:“以后还得注意,若是再有吃里扒外的,直接找个重罪打发慎刑司去。”

  芝草心中一寒,纪茗萱目光深沉:“我的里的人容不下二心。”

  芝草跪了下来:“奴婢遵命。”

  纪茗萱口气软和了一些:“芝草,你我也是自小长大的情分,这中,其实你比起二姐姐还让我信任。”

  芝草心中一暖,她抬起头来说道:“姑娘放心,奴婢誓死追随。”

  纪茗萱从床上起来,亲自扶起她。

  “私下里,就不要多礼了。”

  芝草点了点头,不过礼照样行,她可不想让人抓到她和主子一点把柄。

  时间悄然而去,转眼间,已经半月过去。

  那一日纪茗萱整顿静安的事没有传出去,可见静安的人被纪茗萱慑住了。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他们都被纪茗萱指点着送消息到‘故主’里。

  今日是两妃解禁的日子,各妃嫔自昭凤请安后,得宠的自然想早早回去,不得宠的三三两两聚集在一块准备等接下来的好戏。

  纪茗芙也是如此,不过她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主动去见常妃。能挽回自然最好,不能挽回,她也能树立知礼的好形象,不过世事又怎会尽如心意。

  纪茗萱看到纪茗芙远去,她带着紫珠和小术子在休憩的园子走去。

  走了没有多远,她远远看见早走的宁婕妤和愉美人有说有笑的在前面散步。

  宁婕妤在中以端庄宽仁待人,人缘很是不错。

  而愉美人,虽然比刚进时胆子大了些,但是在许多人眼中还是上不得台面。平常,愉美人都是直接回,今日怎么和宁婕妤走一块了?

  纪茗萱瞧见了她们,她们自然也看见了纪茗萱。

  她们走了过来,纪茗萱福了福身:“宁婕妤安。”愉美人连忙也给纪茗萱行了一礼。

  宁婕妤连忙叫起,然后笑问道:“纪妹妹也没回去?”

  纪茗萱边摇头边亲自扶愉美人起身,说道:“这儿景致不错,今儿得闲了,便过来看看。”

  宁婕妤知道这只是客气话,也不戳破,她点了点头。

  愉美人起了身,纪茗萱正要收回手,手指不小心滑过愉美人的手腕,她心中一跳。

  然后不着痕迹的拂过愉美人的手腕,微笑道:“愉美人今日气色甚好。”

  愉美人脸一红,她昨日侍驾,自然气色好。

  宁婕妤瞅了纪茗萱一眼,若不是纪茗萱的表情和话语都很真切,听了这话,难免不会让人认为纪茗萱在嫉妒愉美人了。

  纪茗萱也扫看宁婕妤,比起刚入时的端庄清丽,此时更多了一股子雍容气质。

  宠爱和尊荣,也难怪宁婕妤……

  愉美人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纪茗萱一眼,发现纪茗萱看起来神,可是细瞧,却能看到她双目周围的略黑的痕迹。

  中都知道纪家姐妹感情甚好,愉美人联想起今日容贵人匆匆离去,她顿时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