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挑拨(1/2)

加入书签

  见纪茗芙说的慎重,纪茗萱急道:“那姐姐你不危险了?”

  纪茗芙说:“我会时常小心的,你千万记住我的话,还有,明天你给常妃送贺礼时,不要送吃食等容易被人动手脚的东西。”

  纪茗萱问道:“那送什么才好?”

  纪茗芙说:“首饰,而且不要太过巧的首饰。”

  纪茗萱犹疑道:“这样会不会太过寒酸了。”

  纪茗芙道:“常妃娘娘圣宠多年,就是拿我们最贵重的东西送过去其实在常妃娘娘面前也是寒酸。”

  纪茗萱想了想,脸上尽是认可的表情。

  “我听姐姐的。”

  纪茗芙心中一松,本来只是试探一番,现在她晋了修华还能听她的,可见是个受教的。只等看看明天她送的贺礼,若真是首饰,今后在中她可以和她相互扶持。若不是首饰而是用其他贵重之物讨好常妃,她虽然不会敌对,但是如果没有关系到家族安危,这个妹妹,她以后不一定伸手帮忙。

  两姐妹又说了许久的话,直到朱禄过来请安时才停下。朱禄见两姐妹说得开心,侧殿的女太监都说这两姐妹没有出房门一步,常妃对此很满意,甚至还派朱禄准备亲自护送纪茗萱出戚芳。

  纪茗萱向纪茗芙道别,然后带着紫珠和朱禄一起走,安安静静的出了戚芳后,正好碰上了刘皇后的凤轿,妃嫔有孕,作为皇后的自然要过来瞧。

  纪茗萱走到道路一旁,行礼。

  凤轿听了下来:“纪妹妹可曾见到常妃?”

  纪茗萱摇头:“嫔妾和纪美人说了一会话,并未曾见到娘娘。”

  刘皇后点了点头。

  “纪妹妹可是准备回?”

  纪茗萱点头。

  刘皇后说:“天色已晚,静安与此地隔着极远的距离,本派周海护送纪妹妹回去。”

  纪茗萱抬起头,脸上带着惊讶,而且惊讶中不乏有些感动。

  “嫔妾谢皇后娘娘关心。”对比常妃的不召见,皇后娘娘派心腹太监送她回,哪个好哪个坏,一目了然。

  皇后给一个太监使了个眼色。

  这太监从队伍中走出。

  等刘皇后的凤轿离开,周海恭敬道:“修华主子,您先请!”

  纪茗萱点了点头。

  一路上倒是比来时热闹多了,现在各都应该得到常妃娘娘又身孕的消息,不说中老人,就是新进的妃嫔们的心中也是嫉妒异常的。

  回到静安,纪茗萱叫人给周海重赏。

  又用了一些点心,在侧殿花园走了一会儿,直到夜深,纪茗萱才回到寝殿。

  第二日,纪茗萱让绿珠备好礼和小术子送去戚芳,然后准备出发去昭凤给皇后请安。

  就在出门的关头,红珠突然从殿外缓慢赶过来。

  “主子!”看起来很急切。

  纪茗萱道:“红珠,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如此慌张!”

  红珠跪下说:“主子赎罪,奴婢刚刚从御花园替主子采了些花露,却在御花园听到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红珠说道:“皇上昨晚宠幸了戚芳西殿的纪美人,今天一早不仅封了贵人,还得了一个‘容’字做封号。”

  纪茗萱厉声道:“你可听清楚了?”

  红珠磕了个头:“奴婢不敢隐瞒。”

  纪茗萱心中转了千般念头,纪茗芙向来理智,在常妃如此势大之时,她是绝不会做主动勾引皇上的事来引常妃不快。不是纪茗芙动作,难道是常妃主动?不对,常妃昨儿个挺忌着她和纪茗芙靠近主殿,她又怎会将皇上引过去。

  想了一会儿,纪茗萱突然想到一个人。

  纪茗萱抬起头,说道:“走,去昭凤。”

  紫珠和小术子点了点头。

  红珠恭送纪茗萱出门时扫见她紧握的拳头,眼中闪过一丝亮光。

  纪茗萱选的时间不早也不晚,所以走在路上,她遇到的姐姐妹妹也多了起来,不久,她还碰上了孙良媛。

  孙良媛看到纪茗萱冷哼一声,连招呼都未打就准备离开。

  小术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