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人不才(1/2)

加入书签

  “张才人不是在钟云轩西苑,好似离我那静安是相反的路?”纪茗萱奇怪说道。

  张雨滢面色一白,看见纪茗萱不知道为何的表情,心中不免有些恨恨的,可是此时她已经是修华,比她要高出四级,现在得了圣宠,本不是她这个前途未知的才人可以给脸子的。

  众人或笑或低头,张雨滢的脸色更难看了。

  纪茗萱心中摇头,她就算跟着她,她也见不到太后。

  “纪姐姐好记。”她干巴巴的说。

  纪茗萱这时好像明白了什么,问道:“张才人可是想去我那静安做客?”

  张雨滢心中无语,这人到底是不通世事,还是脑子愚蠢呢?

  “姐姐不欢迎?”

  纪茗萱高兴拉起张雨滢的手说:“哪能?才人去了才好,人多也热闹一些。”

  张雨滢心中最后一丝的怀疑也被削去。

  纪茗萱带着张雨滢走出昭凤。

  路上,张雨滢耐不住寂寞向纪茗萱探听皇上对她如何的消息,也探听皇上喜欢什么之类的。纪茗萱心中摇头,才女都这么目下无尘?自以为是?

  纪茗萱什么也没说,张雨滢顿时奇怪起来。

  “怎么了?”

  纪茗萱摇头,但是步子加快了许多,到后来竟然有小跑的趋势。

  紫珠和小术子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张雨滢看着跑远的纪茗萱,她敢肯定不是纪茗萱那个傻妞生她的气,因为她从她脸上看到了委屈。当下,她心急的追了过去。

  纪茗萱看着她追了过来,正要出这个弯口,迎面就有一仪仗队过来,纪茗萱连忙停了下来。

  原来是常妃的车架,纪茗萱走出这弯口,然后走到一旁让位,身子半蹲着行礼。

  常妃在轿子上休憩,看见纪茗萱对她挥手,以示免礼的意思。

  纪茗萱站起来,轿子继续往前走,跟着的纪茗芙对纪茗萱微笑点头。

  突然,队伍停了下来。

  只见张雨滢摔倒在常妃的车架前。

  常妃皱眉:“张才人!”

  张雨滢心道不好,她一路追过来,原本她一路追过来就有些疲累,谁知道在弯口出就看见车架,她正要停下,谁知道身后出现一股大力将她推了出去。现在冲撞了常妃,张雨滢白了一张脸,连忙起身,跪下来道:“嫔妾有罪!”

  纪茗萱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跟在她身后低眉顺眼的女太监。

  常妃的利眼扫过纪茗萱和张雨滢,心中计较到底谁利用这两人来算计她。冲撞之罪,治了,第二日只怕会传出她容不了新人的恶意传言。不治,她的威信必定大打折扣。

  纪茗萱连忙道:“娘娘,是嫔妾走得快,所以让张才人赶得急了!”

  张雨滢心中一舒,这傻人总算还会说句公道话。

  常妃的目光放松,赶急了就证明的确是无意冲撞,这样也有了台阶下。当下常妃温声道:“原来如此,这也怪不得你们,这路的确太过窄小了。”

  张雨滢放下心,常妃总算不会治罪了。

  常妃的美眸扫过张雨滢,然后冷声道:“主子走得急,身为伺候的女太监不会扶着主子走?来人,将那女和太监拖到慎刑司去!”

  纪茗萱早就料到常妃不会如此揭过,这后可都看着呢?对付张雨滢身边的女太监也是手段。

  张雨滢大惊,她的身后可是从小陪着她的贴身侍女,她的重要心腹。至于那可能推她的太监,就算常妃不罚,她回也会处罚的。但是那也只能私下做,毕竟现在表面上这两人都是她身前得力人。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张雨滢身后的女太监连忙跪下来磕头。

  “娘娘……”张雨滢想挽救她的女。

  常妃似笑非笑:“规上来森严,这等不能伺候主子的奴才哪能再用,才人不必多说,时候,本定然禀告皇后娘娘,给才人都准备几个奴才。”

  张雨滢一惊。

  常妃对随侍的太监点点头,那随侍太监一挥手,顿时有四个小太监将张雨滢的女太监拖走。而张雨滢说不出一句话。

  张雨滢想告诉常妃那太监推了她,可是她很快克制了,因为没有证据,那太监再反咬一口说她袒护近婢污蔑他人,这事情就闹大了。闹上去,若是真的查明真相,她也会落一个治下不严之罪,值此新秀进侍寝的第一个月,若是被罚禁足,说不定她日后再难见天颜。若是没有查明真相,她不仅会失去内女太监的忠心,连她想保的人也保不住。忍了许久,张雨滢还是克制住自己的冲动。

  纪茗萱琢磨起来,到底是谁要害这张雨滢,按道理,张雨滢的威胁并不大。

  常妃又看了纪茗萱和张雨滢一眼,然后再次挥手,轿子再次行动。

  路过张雨滢身边的纪茗芙的目光很犀利,张雨滢大骇,凭着纪茗芙的聪明不难想象是张雨滢主动缠上她那庶妹。这道目光是在警告张雨滢。

  待车架离开,张雨滢身子一软就要跌下去。

  纪茗萱连忙扶起她。

  张雨滢重新站立起来,对着纪茗萱行了一礼。

  “嫔妾身体不舒服,就不和纪修华去静安,还请纪修华原谅。”

  纪茗萱担心道:“才人……”

  张雨滢说:“嫔妾告辞!”

  纪茗萱叹气:“才人慢走。”

  张雨滢转过身,然后一个人向相反的地方离去。

  纪茗萱看着张雨滢的背影,扯了扯嘴角。

  小术子说道:“主子,张才人太不识好歹了。”

  纪茗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冷道:“主子的是非不要多嘴。”

  小术子一惊,连忙跪下来请罪。

  纪茗萱什么也没说,搭在紫珠的手向静安走去。

  静安。

  芝草早就领人等候了,见纪茗萱回来,她连忙代替的紫珠的位置。

  用过早膳后,纪茗萱说:“芝草,如何?”

  芝草说:“都没有动静。”

  纪茗萱笑道:“既然如此,就重点放在红珠和小丁子上。”

  芝草问道:“主子可有什么注意?”

  纪茗萱说:“等着吧,皇后自然会马上派人将静安的人手补齐。”

  芝草犹疑道:“那来的那三位女?”

  纪茗萱说:“用她们还不如用三珠,让三珠顶了这大女的位置。然后让紫珠去昭凤殿回话,就说我这儿只缺两位使女。”

  芝草点点头。

  “我贴身的东西不要让她们弄。”

  芝草又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