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2)(2/2)

加入书签

样的。

  很多时候,林辉都觉得自己可能不解风情,不够幽默,但真诚却也无可挑剔,因为他和叶欣于亮之间不存在秘密,他们可以无所顾忌蹈天说地,连谎言都是被剥的光光的赤诚相对,也只有这样,他们三人之间才永不生芥蒂。于亮胆大心细,不喜欢儿女情长,多愁善感。而且也总有自己的一套理由,举例给他们说,黛玉那小姑娘心不坏,就是泛了此忌,所以一气再气,最后一命呜呼。叶欣善良可爱,她不喜欢凡事太强的人,也举例说明,像王熙凤那类,一生忙忙碌碌,害人害已,到头来还不是凄凄惨惨的了此一生。这些话是九四年高一时,坐在海岸线上,望着被霞光染的血红血红的海水时说的,林辉想着那个美丽的傍晚,想着那晚和他并排坐着的人,远处海天相接,他以为那里便是海角天涯,离他们很近很近。

  林辉记得有次叶欣避开于亮跟他说。“于亮那家伙聪明的过头,我要跟他做不成朋友肯定便是敌人。那家伙除了对朋友还够意思外,对其它的什么也不关心,俨然一看破红尘的老僧。你知道那些怪东西,都不正常的”说完就笑开了。过了片刻又说。“在某些方面你可以把他当成你行路的标识,有没走偏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林辉有些不解的问她。“什么标识。”叶欣只是笑着不回答他。

  他又追问。“说呗!什么标识。”

  叶欣神密兮兮的说。“那家伙跟常人是不一样的。如果有天你发现跟他一样的话,那赶紧偏一点走回来就好了,不过嘛!是什么不正常又说不出来,反正是别人做不来的那种。”林辉丈二的和尚不着头脑,

  他问。“那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叶欣说。“应该是好的吧,我蛮喜欢的。真幸福有他那么一个朋友,跟他在一起时,你可以大胆的做你想做的事,不用顾虑事情的后果,因为后面有那么个在某些方面变态的朋友,而且他又不安生活太过平淡,没事不让他折腾,他比什么都难受。”

  林辉说。“这样看老天还是有先见之明的,凡人切有所归,我们呢,专们制造困难,于亮就专门帮我们解决麻烦。我们相互依存。各取所需对吧!”

  叶欣连连点头,嘴里还不停的应着。“对!对!就是这样。”

  如今,林辉再次想到以前说过的话,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于亮莫名消失后,他和叶欣的关系开始冷淡起来,总觉得他们都在故意躲避着对方。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两天前,他们无意间碰到一起的,在猛然看到对方时都出现了片刻的慌乱和差异,然后尴尬一笑,那种笑简直比哭还难看,林辉只要一想到当时的场景便觉得难受。他们都是受伤者,而最先想到的伤口又是另一方的,明知在乎对方有时会胜过在乎自己,又搞不清该如何给予对方安慰。像似在他们之间始终隔着一层什么,那层看不清的东西阻碍了他们直接给予对方的权力,连爱着对方都只能间接的通过这种方式寄存。一但拿开了那层东西,他们便无所适从。林辉突然明白莫蓉为什么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因为他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叶欣的温柔可爱,于亮的散淡随意。

  林辉又被千年老妖从沉思中拉了回来。是在叫他的名字。林辉痴痴的应了一声。千年老妖显出厌恶的表情,似乎他有多么多么的不该在课堂上挑战他班主任的权威。林辉却想,今天的烦心事还真多。像似被整个世界所厌弃。他安静的看着讲台的方向,视线的焦点不在千年老妖,也不在莫蓉,而是正面墙上挂着的那愊毛主席的像,他看到毛主席在望着他微笑,仿佛是知道他刚才想到的所有秘密。千年老妖缓了一会,林辉心说。“快点给我判决吧!让我自由。”教室里也出奇的安静,透过水蓝色的玻璃洒进来的阳光,像水银一般摇曳不定,六十度斜下,使得靠窗的几排充分享受这和煦的阳光。他刚好不偏不移的处在这适合的位置上,聊以自我安慰。

  千年老妖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并不是对林辉说的。“你先坐那个位置,那里现在没人坐。”千年老妖指着林辉旁边于亮的位置说。

  还没等莫蓉应声,林辉突然站了起来说。“这里有人。”他说话的口气虽然斩钉截铁,但不难听出他话里的慌乱。林辉双眼死盯着千年老妖。想到于亮,他似乎有了强大的勇气。这是他唯一还能为他做的。

  千年老妖不慌不忙的说。“林辉同学请注意你的言行,班里哪位同学坐哪,这权力不归你。真不知道你来此是干嘛的,看看时间还差几天高考。”班里又是一阵笑声。他顿时像霜打过的茄子腌了下去。林辉无声的坐下去侧过头朝向窗外,心里却乱如一团麻。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