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不知愁滋味(2/2)

加入书签

是新鲜的,望着家乡的落日,听着动听的歌声,无比的惬意。他记得有次放的是一个叫刘欢的男人的歌曲,他只知道他的名字叫刘欢,但是长什么样连一点头绪也没有,他想该是和他的声音一样憨厚老实。刘欢的从头再来音乐响起时,他们跟着小声的哼哼。一曲终了,接着又放了刘欢的另一首少年壮志不言愁,林辉迷恋歌声中激荡豪迈的气势。那一刻,他恍惚间仿佛看到自己成年时的模样,高大的身姿,英俊潇洒的站在万里长城上高声歌唱着什么。也是从那一刻,他有了那个伟大的梦想,做个伟大的音乐家。

  他们都不说话,望着天边沉落的云霞,陷入童话般的沉思。那年他们不满十岁,少年的心就是可以做不着天际的梦,仿佛世界就握在手心里!

  林辉自认为方方面面都不及于亮。不说于亮有个有钱的爸,就是于亮的勇敢果断在他看来也是高不可攀。于亮并不是那种老气横秋的“古董”,恰恰相反,于亮机智幽默。他可以拿剪刀把那两个怪东西垂下来的线剪断,村长大人出来查看时,他机智的捡块石头仍向不远处两条做爱的狗那时林辉还不知道狗那样是做爱,然后幸灾乐祸的告诉村长大人线是被它们绊断的。如果村长大人不信,他又果断的一口咬定千真万确。村上大人说。你们在这里干嘛!于亮说。看它们那样啊!村上骂道。小流氓。于亮不甘的回道。你不是也在看,你个老流氓。趁村长大人还在“回味”之际,他们便以百米的速度消失在村长大人的眼前。

  那时他们总有事可做,总有乐趣可寻。

  林辉上的中学是在镇上一所私立中学。尽管和国家办的中学条件不能比,但升学率却远远超过国立的。想想国立的可能条件太优越,让来上学的学生搞不清自己来此的目地。私立的不同,学校条件差,刚好让他们这代人从忆苦思甜中知道自己来此干嘛的。现在林辉知道,他上的私立学校并不比国家办吊件差,他没对比过,所也才会这样想。他们上的私立学校还有一点好处是设有高中部,三年初中读完,如果学习成绩过关,便可以顺利此学校的高中部,当然不喜欢的话,也可以转到别的高中去,听说也不是很难。

  他们在这里认识了第一位异朋友叶欣。初中时他们同班,班主任调位置时又把林辉和叶欣调到一起。他和于亮都是愤愤不平的,因为他们从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是坐在一起,那时的于亮不能算一个好学生,和老师做对是家常便饭,照他说:“我是有原则的,我的原则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班主任上午调完位置,下午于亮便按自己的原则找班主任让调位。其结果是班主任在于亮的眼中成了不开化的老石头。既然他不调,那他自己给自己调。”他找叶欣说要把位置换过来,叶欣不肯。然后便是僵了起来。林辉不知道那次他们是怎么收场的,记忆中是于亮的愤怒,叶欣的哭泣,后来他们又莫名其妙的成了最最亲密的朋友。

  四年的朝夕相处,从初中到高中,不同的时间里,三颗亲密的心像铁链一样紧紧的连在一起。直到高二分班时,叶欣分到理科。这由不得她。照于亮的说法。“谁让你数理化那么变态,活该被分到理科去。连不开化的老石头都这样说,错不了的,别做傻事,不是你以后会遗憾什么的,是为遭天雷的。”

  林辉想,自己已经十七岁了,再过几个月过了十八岁的生日自己也算是大人了。他跟本没做好成为大人的准备,记忆中全是十八岁之前的记忆碎片,零零总总的堆在脑海里,像水晶杯里的七彩的梦,极尽着他去重新回味它们。他失落的想,是不是十八岁过后这些碎片会全部打包丢掉呢!还是会以另一种方式遗忘,突然失意!连自己都记不起自己是谁,这样做是不是太过无情。父母肯定受不了,也不想。他马上被自己的这些奇怪的想法吓了一大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痛斥刚才那种不轨的思想。

  这篇小说不错推荐先看到这里加收藏看完了发表些评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