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1/2)

加入书签

  公孙策见莫玺问的突然,也是一时不到头脑,只得随口答道:

  “确实,那柴王爷子嗣单薄,只有一个独生儿子,取名柴玉。”

  果然,莫玺就觉得这地方实在耳熟,那七侠五义中正是有一章讲柴玉小王爷的。心中有所怀疑,莫玺却并未说出,毕竟这是大事,如果历史一旦有所差错,恐怕会伤及无辜,还是等包拯亲自去探查的好。

  “如此说来,那柴王爷对小王爷一定是爱若珍宝了,若是为了他而有异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莫玺口中笑道,虽然不能肯定,但也该让包拯注意到这位王爷才好,包拯听闻并未答话,倒是公孙策笑着回道:

  “莫姑娘有所不知,柴王爷喜爱其子是不假,只是那柴家小王爷自小体弱多病,更是在年幼时患了腿疾,柴王爷只盼他能健康痊愈,哪里还会有别的心思。”

  “好了,我们在这里无谓猜度也是枉然,以本府看来,若是要查出真相,恐怕还要到青州一行。只是该作何借口倒让人为难……”

  “大人莫急,学生正有个绝佳的理由,那柴王爷下个月便到了寿辰,每年朝廷都要派遣重臣代天子贺寿,以表示重视之意,我们正好可以趁此时机向圣上请旨贺寿,并顺便查房青州军政要务,倒是不仅不招人怀疑,也可便宜行事了。”

  公孙策一路走来时早已想好对策,据他看来,这案子跟柴家脱不了干系,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便是那柴姓之人没有叛乱的野心,那些个前朝旧臣也未必会善罢甘休。包拯听了连连点头称赞,立刻派人准备更衣,要去觐见仁宗皇帝讨了这差事好早日上路。

  包拯一走,公孙策也要处理许多积攒下来的繁杂事务,莫玺和展昭倒是成了闲人一对。

  “青州路远,你真的要跟去?”

  两人走在甬道上,边走边聊,听到莫玺也要跟着去青州,展昭忙皱眉说道。莫玺却是有自己的打算,她现在也算是安顿下来,看样子包拯和公孙策对她很是信任,衣食无忧,自然要想着到处,毕竟北宋可不是谁说来就能来的,若是不去开阔下视野仿佛真的对不住自己了。所以难得包拯要出京,她当然是想跟着,不过若是如此恐怕先得过展昭这一关呢。

  “应该不是出什么事,那时我也是跟着你到湖州去查案子,不仅把自己保护的挺好,还帮着你破案了呢。再说,如果你们都去了,我独自留在开封府里也是无聊的紧,我呢,一无聊就容易出事,出了事就是大事,到时候你在青州岂不是还得跟着担心?”

  莫玺冲着他眨眨眼,企图作出暗送秋波的高难度动作,只是失败的很。展昭知道她也是闷得慌,方才不过是一时担心她的安全,后来一想,这丫头也是个不会轻易受委屈的主,再看看她装出来的一副小媳妇般委屈的表情,一双水汪汪的眼盯着自己,自然也软下心来。

  “既然你真的想去,我也不拦着,只是要照顾好自己。”

  成功!莫玺眼皮一抽,实在坚持不住了,这样子连装都如此费神,竟然有人能生成天然的,果然造化弄人。展昭见她松了口气,不由得笑道:

  “总拿这副样子吓唬我,就不怕我哪时真的不再信了?”

  “其实么……这信与不信和能不能唬住可不是一回事,你现在不也是本不信?”

  莫玺得了便宜卖乖,展昭看着她笑的憨憨的,眼角眉梢却露出小狐狸一般的奸诈,不由得生出些误上贼船的感慨来,不过老实说,还是甘之如饴啊。

  傍晚时分,包拯终于从皇里回来,莫玺几人正担心呢,却见他虽然还是乌黑的脸,却看得出一丝轻松,原来仁宗皇帝早意属包拯做这个钦差大臣,两人一拍即合,而后却是仁宗拉着包拯跟自己下了几盘棋才拖到日暮时分。

  “只是皇上体恤柴家人丁单薄,而那柴家小王爷又身患腿疾,所以特地派了一位司药女官随行到青州为小王爷诊治。”

  “哦?那恐怕这位女官定是深得皇上赏识,否则不能担此重任。”

  公孙策脑中一转,却真的想不起哪位司药女官有如此盛名,正低头沉思间,包拯却早笑道:

  “正是如此,圣上对这位女官也是赞口不绝,又加之她对小王爷所患疾病有所专攻,所以圣上才让她出与给小王爷诊治,也算是对柴王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