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事情查了清楚,接着便是如何将那证物拿了出来,包拯与公孙策商量半日,便入去了,而周家娘子母子被安排到开封府内院,由王朝马汉几个带人守的如铁桶一般,为的就是保住人绝对安全。

  等包拯回到开封府之后,事情终于有了转机,原来他不知怎么竟然说服了仁宗把秋猎定在几日之后,又顺带提及了赵王,说着便将话题引到赵王得到的那件锦缎大氅之上。包拯借机建言赵王风流公子,又于弓箭,若是再穿上那大氅,打扮起来必定英武极了,这样英姿飒爽的出门去,或许能挽回赵王平日里的名声也说不定。仁宗也正是头痛这个弟弟的声誉,听到此话,真是对了心思,点头称赞,当时就让内侍去传话,让赵王依照包拯之言行事。

  “这样说来,到秋猎时他必定能穿了锦缎大氅过来,到那时我们便可趁此时机将那封信偷偷取了来,若是证据在手,也不怕他不承认。”

  包拯说完,吩咐下去:

  “这次秋猎每人只能带两名护,其余守卫之值都有禁军负责,我便带了公孙先生和展护卫一共过去,王朝马汉几个守在府中,保护周家母女。至于怎样才能偷得那件大氅,我们还要仔细商量。”

  这时,公孙策一旁笑道:

  “如此说来,我倒是有一个主意,只是这次恐怕还得劳烦莫姑娘了。”

  “哦?做事我倒是没说的,只是我一不会武功,二没有那神偷的本领,能帮上什么忙么?”

  莫玺眨眨眼,有些好奇。公孙策点头回道:

  “正是因为你没有武功,又是个女子,才能做得来这件事。其实我们未必要跟赵王的护卫硬碰,他并不知道那信就在大氅中,所以不会对这东西过多关注,只要我们想法子能让大氅和他分开,就有机会下手拿信了……”

  “我知道了,你是想用那个老法子。就是让我扮作个什么端茶送水的女,再故意出个什么状况将脏东西不小心撒到赵王身上,然后他就必须得脱了那大氅或是清洗或是烘干,到时候人多手杂,又有谁知道里面少了点东西?”

  莫玺自然知道这法子,古往今来也算是被用烂了,却好使的很,只是还有一点比较难办的,

  “不过做戏容易,混进秋猎队伍里却是难得紧,总不能真让我去选女吧,不说年龄相貌,时间也来不及了。”

  “这个倒是容易,八贤王秋猎也会跟着去,本府对他说明案情,想必他不会置之不理。到时候你可以用八贤王府里人的名义行事,不仅便宜,也安全许多。”

  包拯早听懂他二人商论的主意,心中也觉得不错,便开口说道:

  “不仅如此,本府还派展护卫从旁协助,你们二人合力,取得一封信件也是绰绰有余的。”

  莫玺见他们都安排妥当,也不推脱,反正左有包拯八贤王做靠山,右还有展昭这个南侠当保镖,基本也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只是她心中也是有些忐忑,想了想,便决定那时候一定要先改了容貌,做坏事不留名乃是她一贯作风,此时更是要发扬光大才好。

  决定完毕,莫玺便退回自己屋子中,细细算计该做些什么来防患未然,并都列在一个单子上。展昭进来时就见她煞有介事的拿了毛笔撑着手臂在那里沉思,不禁笑道:

  “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什么意外,放心好了。”

  “我不是担心这个,你的武功我自然放心,只是我们还要仔细想想如何才能在众人眼皮子底下将那东西拆了,把信拿出来才好,不然到时候恐怕乱了手脚。”

  莫玺放下笔,拿了茶杯来给展昭倒茶,一边说着,

  “按照我的想法,皇上、八贤王和赵王肯定会呆在一起,那么三个府里的下人自然应该都住的不远,如果赵王的衣服真的脏了,怎么说也该是他府里的人拿去清洗,我得想个理由□手去不是?”

  “这也倒是,赵王素来与八贤王不和,到时候恐怕他们不会让你跟着过去,若是如此,只有我待到人少时偷偷将那东西先偷了过来,等拿了东西再放回去。”

  展昭低头想了想,建议道。莫玺却觉得不妥:

  “如果那里一直有很多人呢,秋猎时不同于在赵王府,皇上若是也在那里,就一定要千万谨慎,不然赵王很可能会倒打一耙,说个什么图谋不轨的罪名我们便有理说不清了。还是智取的好……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