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莫玺脸上一热,这贼也是欺软怕硬的,怎么对展昭视而不见,却总是来招惹自己来。她忙咳了一声,板着脸训斥道:

  “你这孩子,看着也是白白净净的,干嘛要走这条路呢,家里大人应该好好教训教训才好。说吧,你家住哪里,是谁家的孩子?”

  “哼,我没有家,要打要杀随便!”

  那孩子一双眼四处乱晃,嘴上说的硬气,身上却不由得颤抖起来。包拯在一旁见了,便吩咐道:

  “先将他带到府中,等问清楚了让人找来他父母自然都清楚了,这青天白日,便是个孩子,当众偷窃也当有所惩处。”

  展昭点点头,轻轻在那孩子肩头拍了一下,那孩子便突然老实下来,乖乖跟着三人走了。莫玺看着好奇,悄悄问道:

  “这是什么招式?”

  “点,我封了他的道,让他浑身酸软,自然不敢再造次了。”

  “哦。”

  莫玺一脸了然,又盯着那孩子上下打量一遍,还是没看出什么个所以然来,只得暂且放下。包拯将那孩子带到开封府后堂,正要审问,那孩子却眼珠一转,大声问道:

  “这里可是开封府,你是包青天包大人?”

  “哦,你这孩子也知道开封府,倒是难得,既然有如此见识,为何还要到市井之中做这些鸣狗盗之事……可是有难言之隐么?”

  包拯见他对着自己好不畏惧,不由得有些好奇。那孩子听了,忙跪下磕头哭诉道:

  “包大人,我冤枉!”

  “胡闹!你一个十余岁的孩子能有什么冤屈,赶紧将家中住址说出,不可再跟本府扯皮,严惩不贷!”

  包拯忙厉声喝道,莫玺一旁看去觉得那孩子有些可怜,不由得想为他说情,展昭在身后将她轻轻一拉,比了比说手指,低声说道:

  “慢着,你且往下看。”

  果然,那孩子握紧拳头,脸上憋得通红,口中却还是呜咽道:

  “包大人,我确实冤枉,我一家二十余口都被人杀了,只剩下我与老管家两个活口,千方百计到开封府中伸冤,我冤啊!”

  “什么?!”

  三人心中皆是一惊,包拯忙问道:

  “你孩子到底姓甚名谁,有何冤屈赶紧说出来,本府听了自然给你做主。”

  “我叫周金保,家住汴梁城边上一个镇子中,那日不知怎的就有许多人闯到我家中来,将所有人都杀了,我与老管家在后园石头山后抓蛐蛐,所以才没有被发觉,逃过一难。我们本来打算等那些人走了出去报官,却不料他们竟然,竟然敢放火,我与管家只能从后门逃出,躲到树林中,日出之后才敢从小路到汴梁城来,为的就是找包青天包大人告状的!”

  那孩子渐渐也不抖了,倒说的条理清晰,看来是个读过书见过世面的大家子弟。包拯听了只沉默半响,突然一拍面前案子,大声喝道:

  “你一个孩童,哪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说,到底是谁教你说的这些话,又是谁安排你装作窃贼与我们纠缠的!”

  “没,没有,那个我真的是周金保,喊冤,没错,我……呜呜呜,是老管家教了我这篇话,让我来偷那个看起来最好欺负的……那个人的钱袋的……呜呜呜,我再也不敢了!”

  周金保毕竟只是个孩子,包拯那一身凛然之气便久经官场的老油条都得心惊胆颤,何况是他,不由得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莫玺见包拯眼神要往自己这里移,立刻着鼻子上去收拾残局,谁让她是唯一的女子呢。

  “好了,金保乖,不哭,你家里的冤情大人知道了,也不怪你欺瞒我们。来,姐姐这里有香喷喷的水果糖,吃了再给大人讲讲你和管家是怎么来的汴梁,又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开封府里的人?”

  周金保抽了抽鼻子,抹了一把眼泪,将莫玺手中糖果塞到嘴里,边嚼边含糊不清的回道:

  “管家说的,我们来了之后,一直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巷子里,那里还有几个乞讨的,管家给了他们钱,说是看着什么开封府的大门,见到哪个是大人什么的就告诉他。平时晚上没人时还一句一句教我这些话,让我背下来,但是不许对别人说。然后今天我们上街时,刚要去买包子吃,管家突然让我去拿他——“

  周金保指了指莫玺,又拿起一块糖塞到嘴里,

  “把他的钱袋拿过来就跑,要是被人抓了,就对着长的最黑的那个说出他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