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1/2)

加入书签

  公孙策又问了片刻,才和展昭、莫玺两人一同进到周家的废墟中。这里现在俨然就是一片焦土,只剩下残垣断瓦间或堆在地上,而空气中还弥漫了浓重的焦糊味道。四处只见黑蒙蒙一片,本见不到什么物件。三人在里面翻找半日,却没发现什么有用的,更不要说什么账册书信。展昭抬眼见已近正午,不由得对莫玺说道:

  “昨夜那情形恐怕不能安睡的,你若是累了便回去歇息,这里有我和公孙先生可以应付了。”

  “累倒是不累,只是有些丧气罢了,难道真的找不出一点线索来?”

  莫玺用手背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里面都已经走遍了,却一无所获,恐怕真的只能等找到那周官受时再问个清楚了。正在懊丧间,突然脚下一滑,忙一把抓住展昭,往后退了一大步,才稳住了。

  “这里好像有个什么圆的东西。”

  莫玺脸上不由得一窘,赶紧解释道。伸手在灰中一拨,果然是半个拳头大小的一个椭圆球,外面裹了一层烟灰,看不出是做什么的。莫玺放到手中捏了捏,质地倒是硬的很,像是玉石一类,不由得问道:

  “这是做什么用的?”

  展昭拿过来看了看,总觉得眼熟,却没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只得摇了摇头。两人正凑在一起研究时,公孙策见状过来定睛一看,忙笑道:

  “按照这形状看,应该是荷包或者裙带上的配饰。你们看,这里还有一个孔,是用来穿线的,可能是周家某个人被杀之后凶手拖着尸体走时落在地上,火烧起来之后竟然完好无损,也算个结实的东西了。”

  “配饰,配饰……配饰!”

  莫玺突然灵光一闪,拽过展昭便又在他腰带中翻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你带的腰牌上就有这东西!”

  说着,莫玺已经出展昭的腰牌,举了起来,那上面果然悬了一块椭圆形白玉饰物,与展昭手中所拿的那个大小相仿,展昭也是恍然大悟:

  “我觉得此物怎么如此眼熟,只是这东西是门中人独有的还是普通百姓都可以佩戴?若是百姓皆可使用,便又麻烦了。”

  “不然,汴梁城中御林军、大内守卫、开封府、大理寺与各亲王等都各有各的腰牌样式,而上面所用配饰也是奉旨御造,旁人绝对不能仿制的,不然这腰牌若是人人都可做上一块,岂不乱了章法。我们只要把这上面的灰尘泥土洗净,再看看上面是否有府衙的字号,就能知道一二了。”

  公孙策拿出一条帕子,将那东西小心包了起来:

  “看来今日也不是全无功绩,估计大人现在也快到了,我们还是去镇口官道上迎一迎,也顺便理出些头绪来。”

  展昭点了点头,三人便告别陈里长,结伴而行向镇外走去。站在镇外一个茶摊旁边,公孙策远远眺望,而展昭却悄悄拉了莫玺,递过来一个帕子:

  “这里,脏了。”

  说完,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面颊,莫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忙拿过帕子,转过头去擦了,正要还时,展昭却笑道:

  “你拿着吧,我还有。”

  “啊?哦。”

  莫玺眨眨眼,收了起来,再看展昭时,却见他脸上微红,不由得想到,他不会把这个当成……定情信物?

  正乱想间,官道之上尘土飞扬,两匹快马飞驰而来。见到路边三人,马上之人忙勒紧缰绳,翻身下马,抱拳道:

  “公孙先生,展护卫,莫姑娘。”

  莫玺一看,原来是王朝马汉两人。不由得问道:

  “怎么,包大人还没到?”

  “不是,大人今日下朝之后正要换衣前来,却有人报护城河中发现一具男尸,天子脚下发生如此命案,自然非同小可,所以大人留在府中先处理此事,我二人暂且过来协助三位的,大人稍后便来。”

  王朝说完话,便从包袱中翻出一封书信交给公孙策:

  “这是大人临行前让我给先生的。”

  公孙策拿了书信自去看时,莫玺忙问道:

  “开封府中又出了认命官司,可知道死的是什么人?”

  马汉拍了拍脑袋,大声说道:

  “说起来却也是个无头公案,死的是一个年轻男子,身上没有任何信物,仵作验完了说是被棍打死的,后来从他衣服中翻出不少黄菜叶,估计是个买菜小贩。要我说,可能是做生意时跟那些个地痞发生口角,被人打了闷棍丢到河里,才落得如此下场。”

  “黄菜叶?”

  “他身上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