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王朝栋见到展昭手中那块碎玉片,不由得呆愣一下,随即强自镇定,咳了一声说道:

  “这东西又不是我一人独有,你怎么就能认定是我的?”

  “若说汴梁城内这东西倒是多不胜数,但是你这个小镇子中可不会再有第二个了,而且这玉束带正是你们号称什么四公子的几个富户人家子弟到省城赶考时定做的,你的上面是梅花,还有牡丹是佘家公子的,对也不对?王朝栋,你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就会拿着这东西找到你么!”

  展昭厉声喝道。原来他们找到这东西时早已和佘正的一条玉束带对照过,玉质相同,再问福伯便得知此段缘由。莫玺在一旁低头看了看王朝栋的玉带,惊奇叫道:

  “哎呀,王公子,你瞧,你这束带有一块是新的,颜色没有别的好,不多好在看着新鲜。”

  “什么,哦,那是……那是我,就算这东西是我玉带上的,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们是哪里捡的拿来构陷于我?对了!你们一定是那杨奎雇佣来敲诈我的,对不对?”

  王朝栋眼睛一亮,见展昭把自己放开,便整了整领子,做出一副慷慨样子来:

  “既然如此,你们也不要跟着他了,他给多少钱我加倍付给你们,但是,你们得把那块碎玉石还给我才行。”

  莫玺叹了口气,刚才还觉得这人有些小聪明,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抬眼望去,展昭果然变了脸色,从腰里取出开封府对牌在他面前一晃:

  “你看清楚,我们真是开封府中包大人手下,可是你能随意贬损的!若是依我以前子,现在定要让你血溅五步,不过今日我是为官府办案,所以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说了便罢,不说就让你尝尝展某的厉害!”

  说完,就要拔剑,那王朝栋虽然有些城府,却也是个书生,平日里相与的都是些斯文读书人,哪里见过这阵势,一时被唬住了,不由得脸色煞白,惊声叫道:

  “杀人……杀人啦!”

  展昭过去一脚将他踹到墙上,按住脖子,狠狠斥道:

  “就算你把镇子里的人都叫出来展某也不怕,到时候吃官司的可是你王朝栋,你要想明白,想清楚了!”

  “咳咳咳,我……我没杀人!”

  王朝栋呛得紧咳了几声,忙拱手求饶,低声说道:

  “两位差爷,我真的没有杀人,那新娘不是我杀的,你们听我说。那晚与佘正偶然相遇,喝了几杯,听他抱怨洞房之夜被新娘难住,不由得也替他不平。后来见他往镇子外面歪歪斜斜走了,想到他必定是到镇外母舅家,突然起了邪念,心想何不来个李代桃僵之法,说不定也能享一夜齐人之福,于是就回家翻出家兄娶亲时的红蟒袍裹在包袱里,到佘家后门套了上去,装作是佘正样子进了门,没想过竟然瞒过门口的丫头,直到了洞房之内。”

  现在也知自己所做也不是什么光彩事,王朝栋不由得微红了脸,咳了一声才接着说道,

  “刚进去时还好好的,新娘也是温言温语,千依百顺,等我脱了靴子那新娘却突然发作起来,问我是否知晓她的生辰八字,这我怎能知道,正无语间,那新娘却冲到柜子中拿出一把剪刀来,说我是冒充的,要与我拼命。我……我不过想占个便宜,杀人却是不敢,于是赶忙开门跑了,没想到祸不单行,又在门口撞到胭脂店老板杨奎,被他敲诈。而这玉石恐怕就是匆忙间刮到哪里掉落的。”

  “就这些?”

  展昭见他吞吞吐吐讲明了原委,看样子不像是假的,但人若不是他杀的又能是谁?莫玺听着不由得皱眉,拉过展昭低声说道:

  “你觉得此人说话可信么,要不是他杀的便是新娘觉得贞洁有失,所以自杀,可是哪有用剪子穿喉的自杀法子,那得多痛啊,何况他没占到人家便宜,佘正也没洞房,那新娘却不是处子之身了,难道还有别人不成?”

  展昭心中也是有些疑惑,对莫玺摇了摇头:

  “先不要过早定论,让我再吓他一下。”

  说完,展昭装出一副凶恶样子,拿了剑比在王朝栋脖子上,喝道:

  “胡说!我看分明是你强占不成,恼羞成怒杀了新娘,是也不是?!现在说了,可绕你一命,不然看我一剑结果了你!”

  “不!差爷,真的不是我杀的人啊,我对天发誓,若那新娘是我所杀,我全家死光,自己生了脓疮溃烂而死!”

  王朝栋也顾不得许多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举手对天发下毒誓。莫玺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