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夜色撩人,佘府对面的小酒馆中还有点点灯光,几个酒客围在桌子划拳吃菜,喝的不亦乐乎。小二则是眯缝着眼睛收拾地上散落的五香花生壳和碎骨头,却没人注意到角落背光处还坐了两个人。

  杨奎把手中一个小包袱往对面一推,没好气的低声说道:

  “敢拿假货骗我,你真当我是个不识货的?!”

  “假的,你可不能血口喷人,这可是正宗独山玉,京城里大师傅的做工,假的?你去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假货来。”

  对面那人将身子隐蔽在影中,低着头,语气中满是不耐烦,

  “我们不是早说好了么,一次完事,以后再不往来,你现在这样又算什么!”

  “哼,你以为我想么,不过是因为你先拿这些个不值钱的东西糊弄我,我告诉你,这东西我不要了,你给我再拿五十贯钱来,咱们就扯平。”

  杨奎冷哼一声,眼角向上一挑,显出一副老子谁都不怕的痞子样。黑影中那人似是十分烦躁,手指不断在桌面上敲击,听了杨奎这话,不禁冷笑道:

  “还要,你已然拿了我五十贯,现在又要五十贯,难道当我是个摇钱树不成?我老实告诉你,这东西你想要就拿走,不想要就给我留下,至于钱,一个子都没有!”

  说完,转身就要走,杨奎忙一手拉住他,压低声音喝道:

  “你真不想要命了,告诉你,现在县老爷可没有判了那佘正的罪,要是我把那件事说出去,你可没什么好结果!”

  “放手!”

  那人用力甩开杨奎的手,沉默半响,才答道:

  “好,你容我些日子,不然就算你去告发我我也凑不出这些钱来。一个月之后我把钱给你,我们还在这里见面。”

  杨奎见他已经有些恼怒了,不由得心生惧怕,恐逼急了得不偿失,便放开手,笑着回道:

  “我放心,当然是放心的。既然如此,我便静待佳音了。”

  两人眼见着商量完事,杨奎会了账,那人趁机拿起包袱从小门走了,只是却没注意到身后一个人影悄悄跟随其后。

  展昭抱着宝剑远远见那人从后面进了一座宅子,抬头一看,那黑漆正门上挂一个牌匾,上面正是“王府”两个大字。书生模样,二十岁上下年纪,姓王,果然就是佘正口中的王朝栋了,展昭眼神越加锐利,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杨奎提了一壶好酒,哼着小曲慢慢悠悠回到自家胭脂铺子,见四周无人,便顺手将门板上了,只留下一道小缝,若是有人来时还可以看见。上完门板,正摇头晃脑想再喝上一杯时,却听到身后有人说话声:

  “怎么,杨老板今日如此雅兴?”

  “谁?!”

  杨奎赶忙转身一看,竟然是白日里到铺子买胭脂水粉的男子,端坐在桌子旁边,手里拿了一柄宝剑,灯光下,甚是骇人。

  “你?阁下到底是什么来历,你我素来无怨无仇,为何要夜闯我家,难道就不怕我去报官么?”

  “既然如此,那杨老板可就得先说说五十贯钱的事情了,我看可不是谁都能随便收人家一百贯的,是也不是?”

  展昭毫无慌张,微笑答道。杨奎却是心头一紧,口中忙喝道:

  “什么胡话,我可听不懂,你……你快给我出去!”

  “是么?那是不是要我再把王朝栋找来对证一番,杨老板才能说实话呢,只不过到那时事情可就无法收拾了!”

  展昭手中宝剑一横,

  “我也是一句,再不说实话,看我宝剑答不答应!”

  “英雄,我可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杨奎忙跪倒在地,他不过是个平日里贪小便宜,沾沾姑娘油水的胭脂铺老板,哪里见过这阵势,被展昭一吓唬,便尿了裤子,嘴里连连讨饶:

  “英雄,你想问什么尽管说,我但凡一句假话让天雷劈了我!”

  “我来问你,那玉石束带到底是谁的?”

  “这……英雄,我也不瞒你,那束带本就是王朝栋所有,只因为他赌钱输了,所以从我这里借了一百贯钱去,没有现钱还来,只能拿束带抵账……”

  “胡说!再不说实话定然将你送到官府大堂上让县太爷发落,你可知道那玉石束带是佘家一案的证物,到时候恐怕你难逃一个杀人越货的罪名!”

  展昭怒目圆瞪,威仪自显,杨奎吓得忙磕头求饶道:

  “英雄,我说实话,说实话。哎,这事说来话长,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