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1/2)

加入书签

  莫玺与展昭将事情问明白后,便和福伯一起出了大牢,再看看,已经是艳阳高照。三人走到离佘家不远处时,莫突然笑着对展昭说道:

  “现在时候还早,我见隔壁那胭脂店里卖的胭脂很好,不如你陪我去买些。”

  “好,我也正想到街市上买些东西,我们同行便可。”

  展昭一口答应下来,而福伯要料理家中事宜,只得自己先回去佘家了。莫玺见他走远,才悄悄说道:

  “你觉得佘正的话有多少可信?”

  “一半还是有的,这佘正看起来像是个程朱理学看多了的迂腐读书人,要是让他杀人恐怕没这个胆子。只是,现在我们又有两条线索,一个是胭脂店老板,他与佘家素有旧怨,报仇杀人也是有可能的;另外一个就是佘正所说的王朝栋,他与佘正是同窗,平日里应该到过佘家,对他家中陈设布置有所了解,而且他跟佘正一同喝酒,也知道正主不在新房里,所以想去占些便宜……还有,石狮子眼中的血痕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有怪力乱神之说不成?”

  展昭细想这几日他们搜集到零零总总一些线索,却无法拼凑到一起。莫玺心有百千结,只是嘴上无法说出来,何况也并没有真凭实据,只得劝道:

  “多总比没有好,现在盛英他们又到街市上打听去了,我看来那王朝栋的嫌疑大。不过胭脂铺老板也得查,不如我们今日就近到胭脂铺子里再说,怎么样?”

  “我也是这么想的。”

  展昭与莫玺边说边走到佘家隔壁一个门上雕了许多花样的小铺子里,莫玺抬脚进去,便是一股子香粉味直冲脑门而来,熏得她打了个大大喷嚏。再看去,原来这铺子里四壁都是格架,上面花花绿绿摆了许多瓶子罐子,也都画着山水人物,远看去倒是有些意趣。对着门口是一张曲尺柜台,里面一个面色微黄,瘦长无须的中年男子正靠在上面打盹,见有人来了,忙起来迎道:

  “客人今日有空到小店来逛逛,想选点什么,我这里都是上好胭脂水粉,一点假不掺的,您瞧这水浸胭脂……”

  “老板,贵姓?”

  莫玺见他如此说话,又殷勤的只围着自己转悠,便知道他是这家店的老板了。那男子忙笑着回道:

  “小的姓杨,单名一个奎字,在这条街上开胭脂店也有十年了,客人恐怕不是本地人吧?”

  “自然,我们是外地过路的,现在暂时借住在隔壁佘家,刚见到你家铺子,就随意进来看了看。”

  莫玺随手拿起一盒茉莉香粉,闻了闻,又放下了。杨奎一双水泡大眼睛骨碌一转,见没有别人,低声说道:

  “客人还敢住在他家,难道没听到什么风声么?他家里刚出了人命官司,嫁进门的新娘子当夜里就死了,说是这家气盛,可不能靠近!”

  “是么?我可真没听过,要不你给我讲讲?”

  莫玺对展昭轻轻摇了摇头,让他先不要说话,自己却跟杨奎拉家常。杨奎见莫玺一个女子,只当她是好奇,便瞪着眼接话说道:

  “我给你说啊,他家里可是邪门了,娶亲那天旁晚门口的石狮子眼里突然冒出血来,然后家里就死了人,真是晦气的很,我告诉你们,这种人家谁遇到谁倒霉。”

  杨奎说的高兴处,便在腰间索出一烟袋来。展昭眼尖,突然窥见他腰里仿佛扎了一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再细看时,竟然是一条玉石束带,而上面刻的便是梅花图样。他眼中一暗,嘴上没哟声张,只笑着问道:

  “老板这束带倒很是致,只是不知从哪里买的,明日我也去选一条。”

  “呃……这个啊,呵呵,这是我家亲属送的,并非我亲自买来,想我一个胭脂铺的老板,哪里买得起如此贵重东西。客人可是还要看看别的,我这里还有许多波斯香料……”

  “好,给我拿一份胭脂,还有那个香粉我也要了,老板,这两样都给我包起来吧。”

  莫玺忙凑过去吩咐道,又转身佯装呵斥展昭:

  “你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那什么好东西,不过是个假的,哪里就值得如此刨问底,等明日买个真的不就完了。”

  杨奎正包东西,听了莫玺的话不由得一愣,自言自语道:

  “假的……”

  “哎呀,说倒是说漏嘴了,老板无需挂怀,反正送东西看的就是个情义,至于贵重与否都是次要的,你说呢?”

  莫玺一边掏钱一边笑着赔礼,杨奎连连点头应道:

  “那是,那是,客人说的是。”

  结完帐,莫玺便跟展昭一同出来,见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