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细雨如织,一片江南秋景。

  莫玺打了把描了大朵写意荷花的油纸伞,与展昭一同走在官道上。几日之前,为了出门,她特地拉着展昭到马市,帮自己挑了一匹通体雪白,情温顺的母马,取名豆花,此时正和展昭的坐骑白龙交头接耳厮混在一起。

  恰逢秋雨绵绵,豆花又不习惯长途跋涉,两人便牵了马走在路上,看着行人匆匆而过,也是一份得意与悠闲,莫玺差点忘了自己到湖州是办案子的,只当是出来跟展昭游山玩水来了。展昭仍是一手牵了马,一手拿了宝剑,雨伞之类在他而言却是无用之物,那星星点点的雨珠子便落到墨色双鬓间,亮晶晶的煞是好看。莫玺不由得心想这人真是个祸害,比起那自命风流的白玉堂却是更加危险了。

  “看来今日我们是到不了下一个宿头,恐怕只能在前面林子里暂歇一晚了。”

  祸害开始说话了,莫玺忙抬起头来:“啊?嗯,正好我还没在外面住过呢,倒是有趣。”

  展昭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话是如此说,只是露宿野外却不像你想的那样,不止蚊虫多的很,就是夜间野兽的叫声也是够吓人的,恐怕到时候你才叫苦不迭呢。”

  “不会,既然我跟你出来,自然是做了吃苦的准备,就算是皇帝老子,出了门不也得遭上一回罪么,何况我本来就是自己千里跋涉找到开封府里来的。”

  莫玺一点不怕,出来了便是出来了,不能总让人照应着,不然自己和那些个矫情的既想着出门游历,又非得人人都让着自己,护着自己的大小姐们一样了么。展昭也不回话,看来是怎么赞同自己的想法。

  过了一片低矮的草地,后面便是茂密树林,已经到了旁晚,雨也停住了。展昭和莫玺走到林子边上便见到几个同样错过宿头的异乡人正拿了毡子围成一圈,中央是各自的行李,旁边还生了一堆火,火苗窜出老高。坐贾行商,几人身上虽带了武器,却都没有江湖人气息,看来更像是出外经商的。展昭走上前去抱拳行礼,笑道:

  “各位有礼,我们兄弟二人出门探亲,错过村镇,正打算露宿于此,敢问能否跟几位搭个伴,也好有个照应。”

  几人都望向一个看起来最为年长,留了一撇山羊胡子,黄白面皮的老者,那老者定睛看了眼两人,才点头道:

  “既然都是出外的,就不必客气了,出门四海皆兄弟么。老四,你给他们腾些地方出来,把我们的货都摆到后面去吧。”

  说时,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答应一声,便要扛起箱子走。展昭忙按住他:“不必如此,我们就在与你们隔了一棵树那里的平地上睡便行了。”

  “也好,虽然都是出门人,毕竟还是跟我们不一样,正是应该避嫌。”

  老者瞧了眼莫玺,点头笑道,那年轻人只得闷声不吭的将箱子放下,到一边接着啃馒头去了。

  展昭将马栓到旁边一棵大树上,找了块平坦地方卸下行李,铺开,将两块毡子叠在一起,又拿出一件披风,放到上面,才对莫玺说道:

  “只能凑合一晚了,刚刚下过雨,地上还是潮湿的很,你就睡在这里,我去找柴草生火。”

  “那你呢?”

  莫玺见只有一席铺盖,难道要让自己与展昭睡在一起不成?

  “我守夜,这里野兽多,或许还有强人,总是要防着些。我不会走远,若是出了事你就大声叫唤,我自然能听到。”

  展昭边说边走向林子里走去。莫玺也不知该回什么了,让展昭睡觉自己守夜?不说来了强盗,就是来条豺狗自己都是对不了的;让他跟自己一起睡?就算自己不在乎展昭估计说死了也不会答应,哎,看来这个拖累还真是当定了。

  她暗自苦笑一番,只得到四周拾了些扁平没有棱角的石头来,堆在一起,又将两人拴在马上的革囊取下,两个里一个是清水,还有一个里装了上一个饭馆里买的馒头和酱,卤味小菜。莫玺把三个馒头切成细细的片,拢到一起,等下生了火烤着吃,至于酱什么的凉着便能吃,就拿油纸垫着放到捡来的石头上。干完这些便做到毡子上,抱着手等展昭回来。

  不多时,展昭抱了一捆树枝走到近处,笑道:

  “幸亏这里还有几棵枯树,不然我们就得吃个满嘴烟了。”

  莫玺看去,果然那树枝都是干的,应该是找了干枯的大树中间没有淋湿的部分。展昭将树枝堆在地上,却见那边过了一个年轻人,提了一罐子不知什么东西交给展昭,嘴里说道:

  “刚下过雨,不好生火,这里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