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1/2)

加入书签

  北宋乾兴元年二月,宋真宗病故,享年55岁。13岁的太子赵祯即位,史称宋仁宗。真宗遗诏尊刘皇后为皇太后,在幼帝成年之前垂帘听政。而现在仁宗早已成年,刘太后也功成身退,还政于皇帝,自己在深做个闲散富贵人了。不过仁宗侍亲至孝,便是刘太后说什么,也都会遵从行事,所以这位太后娘娘余威尚在,却是不可不防。

  莫玺跟着平民打扮的李娘娘走在白玉石台阶上,回想起正史里这个貌似飞扬跋扈,又手握重权的人物。那时展昭对自己只说了一句“但凭姑娘自己定夺”,她便走到这皇内院来了,莫玺不是个慈悲心肠的,身子里却还是有着一傲骨,欠了别人的情总归是要还的,现在既然开封府和包拯需要自己来,那么就来吧。

  她扶着李娘娘慢慢的走着,前面的一条路直通太后寝,两面是天下繁华尽汇于此的皇城,两人却谁也没有心思去赏玩一番,毕竟生死一搏,即在眼前。

  小太监不知道莫玺和李娘娘的心思,只是拖着步子将二人带到太后寝门口,向上禀告了,片刻之后便有一队女官前来,将中规矩略的说了一遍,无非是怎么下跪,怎么谢恩,不要多说话之类,莫玺点头答应下来,那几个女官便分成两列,把李娘娘和莫玺夹在中央,送了进去。莫玺低着头,眼角却向外瞟着,这刘太后寝倒是不似自己所想的那般奢华,只是宏伟,而没有那些个奇珍异宝的点缀,纱帐和灯笼、烛台都是半新的,看起来如同一般官宦人家所用。

  顺着毡子地毯走到尽头便是刘太后寝的内殿,几个女只到了门口,便都行礼告退,又过来两个衣着华丽,样貌清丽的女把两人接了进去,又返身将内殿的朱红填金大门关了。

  到此时,莫玺这才见到传说中的刘太后,却还隔了一层湘妃竹的帘子,只能隐约见到她头上黄金凤冠和一身明黄色云锦服,看不清样貌如何。

  “参见太后娘娘。”

  两人依照规矩跪地参拜一番,刘太后将手抬了抬:

  “免了,赐坐。”

  莫玺知道这座位绝对不是赐给自己的,便自觉地站到李娘娘身后,扶着她坐到小凳子上。

  “听说包卿家家中来了亲眷,哀家倒是好奇的紧,便召进来见上一见。老夫人,你家住哪里,夫家姓甚,家里还有什么人么,又怎么落到如此境地了?”

  刘太后看似随意的问着,语气里带了一丝威严,莫玺见李娘娘双手攥紧了,咬着牙起身答道:

  “会娘娘,民妇本是汴梁人士,家夫姓赵,娘家姓李,因故流落他乡二十载,现在有个儿子,只是多年不得见了。”

  “哦?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去找你那亲子呢,莫非是找不到了?”

  “不是找不到,而是见不到。“

  李娘娘说到此处,双目湿润起来,她的儿子还在襁褓中便被人抱走,直到现在竟然连一面都没见到,她本以为已经无泪可流,到今天却还是禁不住落了泪。莫玺正想着上前送上帕子,随便低声提醒几句,却已听到刘太后在上位笑道:

  “那你是还想着见皇上喽,李顺容。”

  “……果然是太后娘娘,什么都瞒不过你,我确实就是被你拿狸猫换了儿子,又差点烧死在冷的那个李顺容,太后娘娘,好久不见了。”

  李娘娘见事以至此,也是心里堵了一口气,便大方承认下来。莫玺在一旁看着,倒是惊出一身冷汗,再看四周并没有什么侍卫在侧,就是女也只有两个,她们以二对三,或许还能有些胜算。刘太后听了,却不禁加深笑容:

  “怎么,你觉得冤枉的很?”

  “哈哈哈,冤?我怎敢当一个冤字,太后娘娘,当年你欺瞒先皇,将我的儿子换成剥了皮的狸猫,害的我深陷冷多年,又不死心派人烧了冷,企图斩草除,难道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情么,你就不怕天理报应么?!”

  李娘娘将这二十年的怨愤全部喊了出来,莫玺若刚才是心惊,现在却是真正的毛骨悚然了,这女人得有多深的仇恨才能狰狞成这个样子啊。刘太后突然站了起来,将帘子一撩:

  “先皇?呵呵呵,李顺容,你真当先皇不知道这件事么,莫说他是皇上,九五之尊,天下之主,就算是个平民百姓,谁会相信人能生出个狸猫来?我老实告诉你,先皇不仅知道,而且还是他默许的,倒是你真生了什么怪胎出来,先皇又岂会让你活着,早三尺白绫赐死了!”

  刘太后缓步走下雕花汉白玉台阶,莫玺才见到真容,却不禁感叹果然是个美人胚子,肤如凝脂,面若桃花,一双含水眼,两点樱桃唇,虽是年逾五旬,却还是双十年华的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