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莫玺只觉得自己脖子上一阵刺痛,不由得轻呼一声,黑衣人忙喝道:

  “闭嘴,多说一个字要你的命!”

  “哼,你要是真要了我的命,恐怕随后就得跟着我送命,现在我可是你的保命符呢。”

  莫玺低声冷笑,他以为自己是傻子么,现在这情势,展昭他们真的把他放了,到无人地方自己也是难逃一死,若是不放,这么僵持着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嘴上说着,莫玺手里却也没闲,将手蜷到袖口处,把袖子使劲拉了下来,她今天穿的是正是自己改装过的衣服,袖子带了夹层,里面一个小小纸包滑落到手心中,装的是是莫氏秘方防狼粉末。那黑衣人只顾着与战争对峙,自然不会想到防范莫玺这个手无缚之力的小女子。

  展昭见此情形,便悄悄与白玉堂使个眼色,自己抱拳道:

  “阁下看来也是个有名有姓的人物,江湖规矩是不杀无辜之人,若是将来传扬出去阁下为了一己之私伤害一个弱女子,岂不是让人笑话。再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也与这女子无关,要打要杀冲着我一人来!”

  “哈哈哈,南侠展昭真是义薄云天,只是对我这种亡命之徒大道理是不好用的,什么无辜之人,世上又有谁是该天诛地灭的?只是落到我手里,便是她倒霉而已,不必多说,赶紧给我放下兵刃让出一条道路来,不然我就一刀杀了她!”

  黑衣人冷笑两声,大声叫嚷道,赵虎一旁忙提了一柄钢刀冲上前去:“你爷爷的,哪里就来了你这么个混不吝的!看你赵爷爷一刀!”

  说完,就要砍过去,那黑衣人没想到开封府内竟然还有如此人物,不由得愣了一下,莫玺看准机会拿手肘狠狠一下撞到他胁下肋骨尖上,反手将那粉末朝着他脸上就是一扬,顿时两人周围就是一片火红眼色,黑衣人“哎呀”一声捂着眼睛蹲在地上直叫,莫玺脖子上的伤口也是一下一下的抽痛,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伸出脚将黑衣人落在地上的刀先踢开,转身就往展昭他们所站的方向跑过去。

  这时白玉堂也早从房梁上飞身下来,一剑刺穿黑衣人用刀的右手,那黑衣人再要动弹时,展昭的宝剑已经横在他脖子上:

  “不许动!”

  几个衙役立刻上前将那人绑缚成一个粽一般,压着人就要去见包拯。莫玺正捂着脖子呲牙咧嘴直叫唤,见人要走了,急忙上前挡住:

  “等下,能不能让我先报个小仇,解个小恨呢?”

  展昭微微一笑,将头转到一边去:

  “不要下手太狠,我们还要审问他的。”

  “那是自然。”

  莫玺摩拳擦掌,笑的一脸奸诈,走到黑衣人身前,对他点点头,那人也是一脸死灰,正待她出拳,却见莫玺抬脚就往黑衣人□踹过去。

  “啊——啊——”

  顿时哀嚎之声响彻开封府中。白玉堂在一旁看着,突然背后冒出一阵冷汗,幸亏自己那时对她是好言好语的,不然她给自己来这么一招,岂不是要断子绝孙了,果然女子与小人难养矣,古人不欺我。其它几个衙役也是心里暗暗记住此女子绝对是蛇蝎心肠,不能惹,以后见了躲着走为好。

  “叫你挟持我,叫你拿剑划我脖子,叫你让我浪费药材,叫你没事乱闯,叫你让我担惊受怕……”

  莫玺眯着眼,嘴里嘟嘟囔囔低声自言自语,浑不知自己已经成了眼中的母夜叉。几人压了黑衣人到前厅,包拯已经安抚好李娘娘,与公孙策正往前厅去,两方人马碰个正着。

  厅堂之上,包拯一张脸显得越发黝黑起来。展昭和白玉堂一左一右压住黑衣人,包拯面沉如水,厉声问道:

  “擅闯开封府中乃是死罪,你可知道?快将到此有何目的,谁人指使如实说出来,本府可绕你不死!”

  “哼,要杀便杀,我们这行自有这行的规矩,是宁愿死也不能说的。而且就算今天我说出来可以免得一死,早晚也得死在别人手里,到那时还得背上个叛徒之名,岂不是更加划不来。”

  黑衣人倒是平静下来,悠闲的跪坐在地上跟包拯打哈哈。

  “糊涂!你擅入官府衙门,手持凶器,意图不轨,已经不是什么君子所为,现在倒跟我们说起什么江湖义气来,若你真是个堂堂正正的人物,又怎么做出如此鸣狗盗之事,伪君子与真小人不过伯仲之间,以我看到,倒是那真小人还有血些。况且你如实交代以后,如果能戴罪立功,便成了清清白白的人,便是以后有什么不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