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加入书签

  展昭与莫玺结伴而行,慢慢走到大相国寺正门,这里却是另外一番光景。原来这内院皆是些退隐或是回朝廷述职的官员家人在变卖土产、字画、文墨等物,比起前面商人百姓所售的,自然不在一个档次,都是些名家名作,价高货昂,不是一般人可以消受的起,除了游玩之人,倒是少有问津的。

  莫玺拿了刚刚淘来的琉璃珠手链和油纸包的白果、核桃之类,边吃边看,也不敢乱乱碰,只眼睛四处转悠,想着将所有热闹都收了进来。展昭无心这些凡俗物件,只顾用手护着莫玺,生怕她这副样子或是被人撞到,或是被地上杂物绊倒,伤了自己岂不是适得其反了。得了一处干净茶摊,展昭才问道:

  “逛了这些时候,坐下歇歇吧。”

  莫玺这才觉出两腿酸软,忙点头答应,两人找了个靠边的位子坐下,小二一路小跑过来斟茶倒水,殷勤问道:

  “两位客官可是要吃点什么,我们这里有胡饼、菜饼、包子、馄饨、油炸团子、翡翠烧卖,还有烧干脯玉版鲊,干炒的板栗白果脆梨圈,乌梅樱桃头米更是不在话下。”

  莫玺被他说的脑子嗡嗡直响,忙随意点了几个自己没听过的上了,展昭则是笑道:

  “这些都是想配了米饭吃的,尝尝也好,只是不能多吃,一会儿我们到相国寺旁边的寺东门大街上去吃些好的,那里馆院极多,南北风味各样俱全,还有大茶坊里讲评书、卖唱、耍杂技的,都是新鲜玩意儿,想必你会喜欢。”

  “嗯,我一定留着肚子到那里再吃个够。”

  莫玺听了便心生向往,喝了杯茶水,吃了点五香奇豆,便拉着展昭接着要接着往前逛,却听得茶摊子前面一阵争吵,一个黑衣汉子和小二扭打在一起,周围站了不少人叫好鼓掌的,看来这里经常有人打架斗殴,这些人都是见惯了的。莫玺往后退了退,展昭却几步上前将那两人一手一个拉开,厉声喝道:

  “大庭广众之下,若是伤了老弱妇孺你们两个担待的起么!还不给我住手!”

  那黑衣汉子被丢的一个趔趄,不服气的叫嚷道:

  “客官不要多管闲事,我找那掌柜的!他贪了我的钱不还,简直是岂有此理!”

  小二得了自由,忙奔到摊子一面草墙的后面躲了起来,探出头来看着,却是再也不肯出来。展昭见他也不像有担当的,便指着黑衣汉子问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说明白,自由公断。”

  “客官既然要听,我便说吧。告诉你们大家,我今日早些时候到这摊子来喝茶,却突然想起家里有事要办,便匆匆忙忙回去,把一个钱袋丢在摊子上,等我来找时,那摊主竟然抵死不认,后来又躲了出去,你说可气不可气!”

  黑衣汉子满脸怒气,大声叫道。莫玺听了倒觉得人家愿意还你是高尚,不愿意也就算了,谁让你心大意来着,只是这里却是北宋年间,民风淳朴,此言一出,众人纷纷谴责那茶摊主人。避到隔壁的摊主见事情不好,只得晃悠悠走了来,抱拳对大家说道:

  “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这位大哥确实在我摊子上喝茶,我却本没有见到他的钱袋,不仅如此,他更是连茶钱都没留下一个,现在大言不惭想诬赖我,实在可恨!”

  众人听了也有几分道理,一时都不知该相信谁好,两人四只眼瞪着,谁也不肯先示弱。莫玺见他们这样也不是办法,想了想,绕到摊子后面,装出一副厉害样子对小二说道:

  “我来问你,那客人走了之后摊主是否出去过?”

  “这……”

  小二眼神四处乱飘,莫玺喝道:

  “还不说实话,你可知外面那位就是开封府里的南侠展昭,若是你有一句虚言,抓你到开封府里大牢!”

  “我说,我说,我记得那时客人刚走,摊主确实出去过,不过时候便又回来了,当时客人正多,我也没留意。”

  那小二忙鞠躬作揖求饶,莫玺点头,接着问道:

  “那摊主的家住哪里你可知晓?”

  “知道,就在相国寺后面胡同里,走路不消一刻钟便能到了。”

  莫玺心中有数,大约知道这事情经过了,只是他们好容易能出来游玩,若是闹到官府去又是一番折腾,说不准到晚上也不能结案,岂不是白白跟他们浪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