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2)

加入书签

  莫玺睡了个安稳觉,洗漱完了,从窗子缝里偷偷瞧了一眼,只见满眼绿意,皆是参天大树,可见这建筑已然很是久远。推开门,沿着青砖铺就的小路蜿蜒而上,找到大门口,那门竟然是紧紧关闭,旁边石头台阶上还坐了两个青衣小帽的小厮相互靠着打瞌睡。莫玺暗自点头,这两人恐怕就是看守自己的,她想了想,便大步走向门口,只见两个小厮忙揉着眼睛起身拦住莫玺,一个年长的跟前笑道:

  “小娘子,今天县老爷有令,说是要搜人犯,要我们这些开酒馆宿头的都不许开门做生意,也不许让客人出去,不然是要打板子的。小娘子还是请回的,有什么要吃的喝的只管叫我们两个去准备好了。”

  莫玺盯着两人望了一会儿,看的两人头皮发麻,才笑着回道:

  “既然如此,就麻烦两位小哥按照这个单子给我去药铺买些药材回来,至于药钱就找你们白五爷要去好了。”

  两个小厮早得了命令,只要这大小姐不吵嚷着出去,别的自然是一概好说,见她如此吩咐便忙忙的拿了单子出去买药,还特特的问了坐堂大夫,说是升阳补气的滋补药材才敢拿回家来。没料想莫玺早等在那里,接过药材又从袖子里拿出一张新写的单子:

  “对不住两位小哥,我刚才那个单子不作数,我想了想,还是用这个吧。麻烦小哥再按照单子去抓几副。”

  两人不由得暗自懊恼起来,却说不出口,只得拿了单子再找太丞家药所去买了药来,莫玺接过,本想再拿出个单子,却见两人都是汗流浃背,面有怨色,只得先忍耐下来。

  拿了几包药材,莫玺回到自己屋子里关了门,再将药材拆开,把里面自己所要附子、桂、巴戟天、羊藿、桔梗挑拣出来,数了数,差一味最重要的,等到明天再让他们去买好了。她将所有的药材统统包了起来,整整一个大包,待吃过晚饭,借了苏美娘家的厨房将自己检出来的药材熬了,拿蜂蜜收了膏子,做成黑乎乎的一块,再从地窖里挖出几块冰来围着放到盒子里,沿着地窖的墙壁藏在那里。拍拍手,自己走了上来,在把自己挑出来的几味健脾补气血的白术、甘草、薏苡、茯苓、当归再熬了一碗,大摇大摆的端了出去。

  白玉堂早回到苏家,还是一身雪白衣服,拿了把扇子等在厨房外面,见莫玺出来才安心,不禁轻声斥道:

  “我不是说了么,有什么要做的只管叫小丫头们去做好了,哪里还亲自跑到这污秽地方来,害得我熏得一身油烟味。”

  “既然白五爷不齿这地方,那又何必每日三顿按时的吃这里做出来的饭食呢,倒不如去辟谷修仙的好,还省得让这油烟浊物污了白五爷的清高才好。”

  莫玺倒是不慌不忙的端了白瓷盖碗施施然从白玉堂身边走过,小心翼翼回到自己屋子里,白玉堂气恼非常,又没有什么说的,只得跟着她走到莫玺的屋子里。见莫玺把碗放到桌子上,咳了一声说道:

  “你……是不是身体不适,我派人找个大夫给你诊察吧,若是展昭来时你倒是病病歪歪的,我岂不是无法交差了。”

  莫玺将一碗药捏了鼻子喝下去,还好,都是甜的,她心里暗子记在心中,白玉堂,我这药也是为你喝的!那边白玉堂见她跟喝了几斤黄连一般,不由得也有些愧疚起来,一个女子便是多么镇定,连番遇到此等大事都不免受到惊吓,身子不适也是自然的,倒是他疏忽了,把她当成那些个皮糙厚的江湖女子,才让她受了委屈。

  “姑娘,这事原因为而起,我自然也不会弃之不顾,明日我便去找几个御医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我也略通岐黄之术,已经开了些安神补血的药材,只要白五爷肯负担我的药钱便可。”

  莫玺斜睨白玉堂一眼,打开桌上装了零食的食盒,夹了一块滴酥水晶白果糕送到嘴里,再也不理会他。白玉堂讨了没趣,只得讪讪退了出来,心中甚为无聊,那苏美娘提了富贵牡丹绡纱长裙子的裙摆,一摇一摆笑着过来,拿了檀香镂空雕花扇子遮了半边脸孔,笑着劝道:

  “怎么,风流倜傥的白五爷也有对付不了的女子,真是稀罕了。看来我竟然要去拿了香烛给月老上贡去,好让他给你找个厉害的媳妇,将来也如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