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1/2)

加入书签

  莫玺端了几个碗碟出来,见到展昭与公孙策收拾了东西正上马要从角门出去,大约知道他们是要往安阳接人,便转身进了客院,既然包拯都不想让自己知晓,那么还是不要去参合为好。

  晚餐吃完,一堆汤水下肚,莫玺便觉得腹中隐隐作痛,也没注意,到了就寝时肠子便开始造反起来,没办法,只得披了外衣起床,就着晚上的月光向茅房。刚走到庭院之中,莫玺突然愣在那里,远远看去,开阔庭院中几株梅树旁却站了一个人,身材颀长,满身白色,雪白衣襟迎风而动,煞是动人心魄。莫玺眨眨眼,再掐了自己一把,脑子里突然想起自己仿佛能视鬼,莫非这开封府里还有鬼魂作祟不成?待仔细望去,却又不像,看他衣履周正,呼吸有度,应该是个活物,莫玺点点头,既然是活的,那便比死的还要危险,自己还是不如归去吧。想着,便要折回到屋子里,没料想那人纵身一跃,竟瞬间落到莫玺身后,莫玺便觉得有人轻轻拍了自己的肩膀,然后传来男子声音:

  “这位姑娘,你可知展昭住在哪里?”

  莫玺僵直脖子,恨恨转过身,不由得望呆了,原来此人不过二十岁上下,却长得面如羊脂白玉,发似上好黑漆,桃花双眼,里面流光无限,胭脂朱唇,更添风情万种。祸害!莫玺心中暗自腹诽,一个男子竟然长得比女子妩媚动人,可不就是祸害了。再看他一手拿了把宝剑,更觉得此人不是什么好来历的,不由得拉下脸来,也不答话。

  那男子见莫玺捂着腹部,脸沉似水,倒是不知该作何反应,想他一向在粉脂中游刃有余,没想到今日遇到个与众不同的,莫非她是将自己当成深夜入户盗窃的小贼了?

  两人都愣楞望着对方,谁也没言语。半响,男子轻咳一声,嫣然一笑,遍地桃花:

  “姑娘莫怕,在下白玉堂,是展昭的好友,今日过来看望他的。”

  “哦。”

  她当是那路豪杰,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锦毛鼠白玉堂。莫玺暗自撇嘴,果然不是自己欣赏的那道菜。只是既然遇到,也由不得她躲避,便上前说道:

  “什么白玉堂黑玉堂的我是不知道,只是展护卫出门公干,一日两日的是回不来了,您还是先请吧。我不过是客居此地,阁下是展护卫多年至交好友还是被灭了门穿着孝过来寻仇的,都与我无关。”

  白玉堂受了莫玺冷言冷语,不免也骄横起来,冷笑道:

  “姑娘如此无情,莫非白玉堂曾在某时某地伤了姑娘的一片芳心不成,看姑娘也不像是个会武功的,白玉堂就是不走姑娘有待如何?”

  “你不走,那也好办,我走便是了,阁下请尽情的欣赏这梅树枝子,就算看的它开出几朵桃花来也无关我事。”

  莫玺不愿搭理与他,便想绕过去回屋,被他这一吓,肚子倒是好了许多,今晚也不用再去茅房了,等到开封府值夜的兵丁遇到自然能让他走人。白玉堂心中不是滋味,想着要看看这姑娘慌张无措的丑态,便做出一副浪荡子的模样拿了手中长剑挑了挑莫玺的额角鬓发:

  “既然都出来了,姑娘倒不如跟白某一起赏月,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的好。姑娘说呢?”

  莫玺退了几步躲开他的剑,不由得怒了,眯着眼定定的瞅了他一眼,突然大声喊道:

  “来人啊!闹贼了!有贼闯进开封府啦!”

  白玉堂急忙捂住她的嘴,可是哪里来得及,只见巡夜的兵丁提了灯笼,举了火把齐冲冲往这边而来,为首的握着一柄钢刀的正是包拯身边心腹马汉。马汉也是身强力壮的汉子,生就一条声如洪钟的嗓子,用力一吼,四野退避。只见他未到近前,便先喊开了:

  “贼人休走,胆敢夜闯开封府,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莫玺心里暗道开封府算什么,这位连皇都敢闯,还怕你一个开封府么。不过她还是仗着自己是个良善人士,好心劝道:

  “依我看阁下还是先走的好,若是被他们抓了去岂不有损阁下威名?”

  白玉堂笑也不是,恼也不是,只无奈道:

  “姑娘真是好心肠,白某今日长见识了。不过既然姑娘如此看重白某的武功,白玉堂自然也不能让姑娘失望……”

  话音未落,白玉堂便一手揽住莫玺上了房檐,顺着一溜瓦片跳到高墙之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