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方心兰(下)(1/2)

加入书签

  “心兰不肯见你,她已经带着可媛回法国了,我拦不住她。”方子鹏盯着张颂文,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

  “虽然不知道当年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从她对你的排斥来看,你们复合的希望不大。”方子萱中肯地说。

  “她做过我的情妇。”张颂文沉默了很久,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方子鹏跳了起来,方子萱也是一脸怒意。

  “你真让我恶心!”受童年阴影和方子萱影响,方子鹏一直都有感情洁癖。

  “我会收养可媛,跟着你们这样的父母,会害了她一生!”方子萱的怒意不止针对张颂文,也针对远在法国的方心兰,这么多年耳提面命让她自重自爱,没想到她还是做出这么自甘堕落的事,亏她之前一直以为两人只是在谈恋爱。

  “可媛是我的女儿!”一直闷头闷脑的张颂文急了。

  “是你的私生女!”方子萱刻薄地看着他,“做父亲的无良,年纪轻轻包养情妇,做母亲的败德,自甘堕落去做人情妇,你们有什么资格为人父母?我要把她带回来,亲自教养,远离你们这对不负责任的父母。”

  “那个时候我和心兰是有些误会,我太骄傲,她太偏激,谁也不肯松口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可又没办法分开才用这种关系拴住彼此,这么多年,就算爷爷那样催我逼我,我又什么时候交过女朋友?难道你们真觉得我对她没有感情?我要真把她当作情妇看,我又为什么要小心翼翼等她解开心结?我大可以直接把可媛抢过来……”

  “你敢!”方子鹏瞪着他,方可媛是他的外甥女。

  方子萱的脸色这才有些缓和,毕竟两人男未婚女未嫁,双方甚至都没处过其他对象,“情妇”这个词用的根本不合适,“我不知道你们当年发生了什么,我也希望可媛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但是外公和大舅那里……”

  “爷爷连你和严越的事都能允许,又怎么可能容不下心兰?”见她语气松动,张颂文也微松一口气,“只是到时候还要麻烦你和严越做说客。”

  这几年张老爷子早就认同了严越。虽然对当年他们拒不办婚礼有些不满,但严越对方子萱的好,任谁都能一眼看出来,且不论平日的嘘寒问暖,单是那个不惜一掷千金专门为她修葺的度假庄园,就让无数人为之艳羡,无论是在京城还是s省的圈子里,有谁不知道严三公子爱妻如命?

  张云沾了女儿的光,这些年的腰杆子挺得格外直,对女儿女婿更是言听计从。就算她再不满方心兰,有方子萱和严越撑腰,她也不敢多说些什么,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沈琴早就远嫁国外。和方建霖不再来往,当年的那些仇恨也消散了不少。

  “等你说服了心兰再说吧。”方子萱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虽然他们都对当年的事缄口不言,但她却依稀可以猜出当年的事对方心兰的打击一定不小,否则她不会不管不顾地躲了他这么多年。

  “我会把她们母女带回来的。”

  别看张颂文在方子萱面前信心满满,可真到了法国,站在她的寓所前。他还是有些情怯,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在她宿舍楼下等着她的时候,只是心境完全不同了。

  “和叔叔说再见。”方心兰牵着方可媛和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挥手道别。

  “叔叔再见。”小姑娘一脸严肃地挥挥手,脸上没有表情的模样像极了方子萱,方心兰这几年国内国外两头跑,连小小年纪的方可媛都学会了法语。

  “你不喜欢这个叔叔吗?”方心兰有些气馁。

  “不喜欢。”方可媛一板一眼地说,“我喜欢爸爸。”

  “叔叔以后也可以做你的爸爸啊,他会给你买很多好吃的,还会陪你玩……”方心兰锲而不舍地劝道。

  “不可能!”张颂文实在忍不住了,原本的忐忑都化作了怒火。听了这种话是个男人忍不住。

  方心兰被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将方可媛往自己的身后藏,却挡不住小姑娘的孺慕之情。

  “爸爸——”向来在她面前一副小大人模样的方可媛,像一只活泼的小云雀张开双臂向张颂文扑去。

  “宝贝儿,想爸爸没有?”张颂文心中一片柔软,一把抱起女儿,在方可媛苹果般的小脸上亲个不停。

  看着父女俩亲密的模样,方心兰觉得自己才像个外人,心里说不出有多难过。

  当然她不会知道,此时的她和方可媛穿着精致的母女装,和张颂文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副和谐美好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