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离开(1/2)

加入书签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想到自己的来历,颜舜华默默地囧了一下。

  她自遥远的时空而来,尚未站稳脚跟就因为他的关系而几经遭难,如今这人却凭空地出现在她的眼前,甫一见面就想要做她手中的刀,替她去杀人。

  没两天又跑来告诉她,她所在家族的宗妇正是他母亲的长姊,是他至亲的姨母。

  这一出狗血,从天而降的如此美妙,简直让她无从拒绝。

  只不过她还是立刻将斗篷找了出来,顺道伸出脖子去,让他解开死结,将玉佩也给拿回去。

  “你没有跟大伯娘说我们的事情吧?我可不想三天两头地去向她汇报你的事情,要知道,那感觉就如同她让我监视你一样。虽然我现在是瞎了,但是好歹还长了一对顺风耳。”

  她一边说笑,一边故意地动了动自己的耳朵,因为两人靠的很近,低着头的少年甚至能够看见她耳朵上的血管。

  他的手不知怎么的就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

  颜舜华疑惑地微扬起小脸,问他怎么还不动手,少年却在下一刻离开了,而敲门声也在同一时间响起。

  “小妹,你还没有睡吗?”

  “二姐,我就要睡了,你有事吗?”

  颜舜华伸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没有碰到人,心知这人多半是听到声音藏了起来,便放心地去开门。

  颜二丫与牛大力正站在门口,她刚打开门两人就走了进来,四处查看。

  “我就说你眼花了,怎么会有陌生人跑进来小妹不喊的。”

  颜二丫埋怨了一句,又特意去看了看两只狗崽,“它们今晚倒是睡得早。”

  牛大力在一旁嘿嘿直笑,双眼却警惕地来回扫视房间,床下与各个箱笼的阴影处也都搜了一遍,确定没人了才向颜小丫告辞。

  “要是有事喊一声。我睡觉惊醒着呢。”

  “你以为你是狗啊?还惊醒,走了,走了。”

  两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颜舜华等了一小会。便去灭了灯,然后又摸索着回到床上拥被坐好,岂料少年却一直没有再出现。

  她困极,索性也就不等了,直接躺下睡觉。

  她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窗外的桂花树下,刚离开没一会儿的牛大力又转了回来,就这么靠在树干上,像是站岗的哨兵一样,扫视着四周的动静。

  在屋顶的某处,甲一正劝着主子离开,少年却抿唇皱眉,像是与牛大力扛上了一般,无论如何也不肯迈步离去。

  夜色消融,清晨来临。竹香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洗漱,尔后拿起扫把低着头认真地打扫小院,直至扫完准备到桂花树下去清理狗狗的便盆,这才发现那里倚靠着一个人。

  “嘿嘿,早啊,竹香姐姐。”

  牛大力扭曲着神情笑着打招呼,尔后便在竹香的注视下,摇摇晃晃地去了厨房。

  很好,敌人弃甲投降,他赢了。

  少年的嘴角露出了浅浅的一抹笑容。小酒窝若隐若现,旋即身体却僵了僵。

  “你在哪儿?我怎么感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