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分享(2/2)

加入书签

就不该救那个丫鬟。救命之恩却恩将仇报,指使他人来杀害你。”

  想到当日的那一场审问,少年的眉毛就紧紧地皱了起来,“当日也不该放她一条生路,这样不懂感恩睚眦必报的奴婢,早杀早了。”

  颜舜华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她死了,前一段时日镇上王富壬家传来消息,说听闻我失明未能痊愈,主母下令当场棒杀了二少爷的通房丁香。有消息称是一尸两命。”

  事实上,那是确定的消息。只不过,丁香怀的不是王二少爷的孩子,而是刀疤脸的种。

  竹香说原本丁香发现后是要流掉的,最后却在回去的当晚找准机会与喝醉酒的二少爷成就了好事,瞒天过海地成为了通房,只是一直找不到单独行动的机会去掉孩子。

  竹香劝她跟着一起赎身,离开王家,丁香却拒绝了,坚持要留在心上人的身边。于是两个同伴没多久便分道扬镳。

  至于后来,丁香找着了机会出门,刚巧遇上了骂骂咧咧的方强胜,一不做二不休,鬼使神差地便给了银子给他,想着拉颜舜华这个“罪魁祸首”去给她腹中的孽子陪葬。

  没有想到的是,不单只颜舜华没死成,丁香自己腹中的孩子也没有流掉,被主家发现及时救了回来。

  起初因为那个大夫收了丁香的银钱,王二少爷还以为她怀的是自己的孩子,便百般哀求父母留下腹中的那块肉。

  即使后来丁香指使方强胜暴打颜舜华的事情曝了光,这个书生意气的王二也护着她。只不过,天下就没有不漏风的墙,加上丁香的肚子大的太快了,这不,再三盘问之下,便很快漏了馅。

  王家主母大怒,认为丁香不单只伤风败俗还胆大包天,为了不让这么恶心的女人留在自家孩子身边,她直接命人拖出去棒杀了。

  末了还言辞恳切地派人来告知四房,说是丁香以死谢罪,望颜三姑娘宽宏大量不要迁怒于王家云云。

  老实说,得知消息的刹那,颜舜华被王家成功地恶心到了。与此同时不可遏止地起了一股愧疚之心。

  倒不是针对那个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丁香,而是感慨那个未来得及出生的孩子。

  她能够容忍同样怀孕的竹香死皮赖脸地住在家里,除了照顾颜柳氏的情绪之外,很大一方面的原因,是因为竹香明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行凶作恶的泥鳅,却也执意要生下无辜的他/她。

  承担为人父母的责任,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打心底真正地尊重一个小生命,也并不只是人云亦云假装正义。

  对于来自法治社会的她来说,逞凶斗殴她能够勉强忍受,甚至偶尔火大起来自己也会忍不住使用武力,但却无法真正地做到漠视人命手染鲜血。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她气急败坏,也依旧会冒着生命危险,努力地从河水中救起狗娃与颜昭睿的根本原因。

  当然,这大概也是她这些天来,之所以产生“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坏情绪的最终缘由。

  说到底,也是因为她并不是这个时空土生土长的人,所以才做不到理所当然地支配他人的性命,掌控他人的生死。

  哪怕许多人并不是滥杀之人,他们却也能够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随意举起手中的屠刀,事后问心无愧行事如常。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念之间天堂,转眼之间地狱。

  这是她与他们本质的不同,少年如今却不甚明了。只以为她毕竟年纪尚幼,又是女子,哪怕平日的言行如何老气横秋,到了真正的凶险关头,她却还是会感到害怕,进而心慈手软。

  尽管心中不认同,他却也尊重她的决定,只是暗地里却命令甲一去安排人小小地惩戒方强胜一番,让对方身患怪病口不能言腿不能行,这一年都别想来捣乱了。

  对于少年的暗中布置颜舜华并不知晓,反正就算知情了她也不会去阻止。

  毕竟她此番受罪,少年也是感同身受的,方强胜相当于打了他们两个人。她报她的仇,少年出他的气,挺公平。

  她有些困了,便再一次拍了拍外侧的床铺,问他来不来睡。

  “作为你身残志坚的朋友,第一次见面也只能大方一点分享自己的床了。三更半夜的,我就算想给你打扫一间客房出来,也有心无力,更何况想必你也不想惊动我的家人。来吧,来吧,请就寝,大少爷。”

  颜舜华戏谑了几句,就不待他回答沉沉地睡了过去。

  只留下少年脸红如滴血一般地站在黑暗中,直到天色蒙蒙亮,身体才猛然惊醒一般轻轻晃了晃。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