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分享(1/2)

加入书签

  颜舜华愣了好一会,才哭笑不得道,“你当我是老天爷啊?”

  少年显然不明白她的话,因此又重复了一遍帮忙的请求。

  “你以为杀人是一件小事吗?不用摸着良心问清楚就能手起刀落?杀对了是替天行道,杀错了就是草菅人命。”

  颜舜华招呼着他回房,以免呆在外头被人发现。

  少年犹豫了一息,还是跟在她后头进了西厢房。

  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如此轻率地踏足一个姑娘家的闺房,但是颜舜华不是别人,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超越了一般人的正常来往。

  即使他不进来,房间里的一切他也早已经熟悉。

  “外头有你的人守着吗?我看不见,你视力又好,就不点灯了。”

  颜舜华摸索着到了床边,将斗篷解了,随手挂在床柱上,尔后便爬上去拥被坐好。

  其实不用少年回答,她也知道外面肯定有他的人在。只不过她不知道那些来无影去无踪的人藏身在何处罢了。

  “是,甲一几个平素都是跟着的,原本的易小虎,也就是丁一,则留在卫所里。”

  在小黑狗叫出声来之前,少年食指微动,一粒小小的珠子在黑暗中飞袭而过,弓起的小身体立刻软了下去。

  颜舜华侧了侧头,“你把小花怎么了?”

  对于她的惊人耳力,少年丝毫不觉得讶异,反正他也没想过要掩饰,“没事,让它昏睡过去而已。”

  她哦了一声,又打了一个喷嚏,忍不住将被子裹紧了一些,因为左手仍旧上着夹板的缘故,她的动作全靠右手来完成,显得有些笨拙与不协调。

  “你要不想杀了他,不如我派人打断他的腿骨。让他从此不能在人前行走如何?要是还不愿,他爱赌,我让精于此道的属下去接近他,让他巨债缠身家破人亡。你看怎样?你放心,手脚一定能够做得干干净净,神不知鬼不觉。”

  少年清冽的嗓音在寂静的黑夜里犹如鬼魅一般飘忽,听在她的耳中却有一种奇异的温暖。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但她还是摇头拒绝了。倒不是她圣母玛利亚狠不下心来,而是她不愿意牵一发而动全身。

  方强胜要是有个万一,日后方鑫夫妇肯定会隔三差五地来颜家村找女儿方柔娘,到时候难受的就不单只是为人半子的颜昭明,还有不堪其扰的颜盛国夫妇。

  少年不解,“他待你有杀心,倘若不是你机灵,你堂哥又及时赶到,恐怕受的伤还不只这般,就算将他千刀万剐都不为过。留着他。始终是个隐患。”

  颜舜华闻言囧囧有神,他这是要将所有祸患都扼杀在萌芽状态的意思吗?杀人又不是切菜砍柴,他居然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投鼠忌器。留着他比杀了他要好。再说了,就算要报仇,我也喜欢自己亲手报,用不着假托别人的手。”

  少年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臂,当时的力道并未将他的骨头也给拍裂,但是却红肿了许多日。即使是间接承受,却也感受到了她当时的痛苦。

  尤其是不能视物的那种茫然无措,整个世界都没有一点光亮的感觉。简直要让人窒息。

  “你准备怎么做?需要的地方说一声。”

  “还没想好,有需要的话会找你的。跟谁客气也不能跟你客气啊。”

  她笑笑,倒下去躺好,不一会儿又挪到里头。右手往外侧的床铺拍了拍,“你要上来睡吗?这里暖和。我们说话也方便。”

  少年的俊脸红得滴血,下意识地摇头拒绝,待见她依然侧耳倾听着他的回答,这才反应过来她的眼睛看不到了,羞窘的情绪突然就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莫名其妙的烦闷与沉郁。

  “对不住。”

  他的抱歉脱口而出。

  倘若不是那一日他告诉了她是亡母的忌日,颜舜华就不会想着要出门拜祭;要不是事毕返程之时他跟她争执,她也就不会只顾着跟他说话而忘记注意周遭的环境;要不是他的反应因身体饥寒不饱而慢了半拍,他理应能够带着她避过这一场。

  “行了,这是我自己行事不够稳重惹的祸,你抱什么歉?”

  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直到完全遮住了脖子,这才继续道,“反正这一回幕后主使也找出来来认罪了,方鑫夫妇又代儿受过赔了银钱,我想找茬也得等待时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归有他跪着求饶的时候。”

  她双眼微眯,心道来日方长。死了一个丁香,方强胜也得受些罪,才能消掉她心头的气愤难当。

  “你此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