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杀人(1/2)

加入书签

  颜舜华摸索着进了房,又回头对不放心她的颜大丫道了一声晚安,待得确定两只小狗都进来了,这才关上房门,慢慢地走到床边坐下。

  她并没有像往前一样点灯,也完全没有要在临睡前再抄写几页佛经的意思。

  至于那几本令她爱不释手总要看上几页的游记,就这么静悄悄地躺在小梳妆台上,与久未沾染墨汁的毛笔一样,显得干涸而又寂寥。

  她就这么安静地呆在黑暗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数着自己的心跳声。

  直到小院中再也没有了木门的吱呀,两只小狗的呼吸声有规律地响起,夜虫唧唧唧唧的鸣叫此起彼伏地热闹起来,一动未动的她才轻手轻脚地下了地,尔后摸索着出了门。

  她走得很慢,一边走还一边默默地数着步数,到达她大姐二姐的房间门外还分别停留了一小会,确认里头没有动静,这才慢慢地走开。

  到达主卧窗外的时候,她也没想着要停留多久,只是驻足了不到一息时间,她就听到了里头传来了压抑的哭泣声,脚步便沉了下去,再也挪不动了。

  尽管如此,里头的那对夫妇也没有发现她的到来。毕竟她今年才八岁,身量还没有家中的窗台高。

  “别哭,再哭下去就算我不担心,肚子里的孩子都要笑话你了。”

  颜盛国的声音并不温柔,如果仔细一点去听的话,还能听出一种沉郁的心情来。

  “这都月余了,小丫都恢复往日的作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你这当娘的。倒是为孩子树立起一个好榜样来呀?”

  像是意识到了自己语气的不好,颜盛国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模模糊糊地又说了几句话,颜柳氏才止住了哭泣,起身去吹灭了灯。

  随着黑暗到来的,还有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以及夫妻俩人的安慰呢喃。

  颜舜华缓缓地转身往厨房走去。精准地找到了那一扇木门。推开,又在里头将木栓给拴上。

  饭桌,碗柜。水缸,土灶,柴火,米缸。长凳,矮椅。小隔间里头的浴室布帘子,大木桶,水瓢。

  她一点一点地摸索着,却怎么也找不到颜昭明特意为她买的香胰子。

  平日放衣物的高篓子上没有。放水瓢的矮凳子底下也没有,甚至地板上的各个角落摸遍了,也依然不见踪影。

  她皱了皱眉。却破天荒地想不起来沐浴的时候有没有将它放回原来的地方。因为是特意买来给她的缘故,家中其他人从来不会偷偷使用。她也就一直固定将它放在矮凳底下。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在这并不十分宽敞的地方,她还是毫无头绪。团团转了许久,她终于决定放弃搜寻,站直了身体,右手往前伸,慢慢地从小隔间里走了出来。

  再一次将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熟悉了一遍,颜舜华便离开了厨房,缓缓地走回到桂花树下,尔后摸着树干抬头仰望。

  空气中并没有香甜浓郁的花香,倒是夜风中带来了些许潮湿的腥气,像是泥土的味道,又像是玉带河中的水。

  她吸了吸鼻子,在树下坐了下来,没一会便觉得冷,不由自主地打了几个喷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