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恶意(1/2)

加入书签

  在入口的木盖子被掀起来之前,她终于躺回了原来的地方,只不过她调整了一下姿势,侧着脸对准了人来的方向,确定自己能够看见大半个地窖,这才闭上了双眼。

  来人有两个,呼吸一粗一细,脚步声一重一轻,都是成年男子。

  说的应该是外地方言,语速非常之快,颜舜华一句都没有听懂。

  她不敢睁开眼睛去看,半张小脸都被衣袖给遮住了,随着刻意放缓的呼吸,她能够感觉到布料在微微的起伏。

  那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突然就大笑起来,还来回走动,俯下身去看被拐来的人,时不时就会顺手揩一下油。

  有一人走到了她的身边,她能感受到有热气扑面而来。

  头皮发麻,她被惊得心跳陡然加快,手臂上出现了层层叠叠的细微颗粒,恐慌与战栗的刹那之间,她甚至想,要么战,要么死。

  哪怕以她如今的身手,完全不能阻挡两个成年人的穷凶极恶,但好歹,她敢以卵击石。

  即使死路一条,也好过坐以待毙。

  只是那人的手并没有落下来,另外一人像是叫唤他的名字。

  却是丁香与竹香因为年纪大,引起了他们两人共同的兴趣。

  颜舜华听见脚步声往那边过去了,努力挣扎了好半晌,这才悄悄地掀开了眼皮,只撑着一条细缝打量。

  一个刀疤脸,胡子拉碴的,像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因为侧着脸的关系,她正好能看见那一道狰狞的疤痕,让人觉得颇为凶恶。

  另外一个却似乎十分年轻,唇红齿白的,是走在市集里也能引得小姑娘脸红红一顾再顾、媚|眼横波的俊俏小生。

  一个丑陋一个好看,却都不约而同地在做着同样的事情,分别伸手窜入了丁香与竹香的衣襟,一边探索着一边咂嘴继续说笑着。

  她听不懂,却知道狗嘴里绝对吐不出象牙来。

  在这憋闷的地窖里,颜舜华只感到了人性当中那满满的恶意,正在张牙舞爪地朝着自己凶狠扑来。

  她僵直着身体,闭上了双眼,忍着汹涌澎湃的恶心与愤怒,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自己不要开口,也不要动,绝对不能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就在颜舜华以为这漫无边际的作恶终于要告一段落的时候,一声尖利的哭叫声霎时间充满了整个地窖!

  丁香醒来了。

  她发现了正在对她上下其手的刀疤脸。

  “你你你……不不不不……要要……”

  她被吓坏了,抗拒地十分厉害,四肢扭动着,想要远离身上这个让她感到害怕与恶心的男人。

  “哈哈哈,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啊?小姑娘,使劲的叫,叫的越响老子越喜欢。这里荒山野岭的,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没人听见,正好来个刺激的。”

  “救救……”

  丁香的双手被反绑在脑后,双腿也被刀疤脸的紧紧压制着,小脸一片雪白,涕泪横流。

  “豹哥你可真有福气。小弟我这一个像条死鱼一样,这么吵都醒不过来,就地正法吧少了些趣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