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木屐(1/2)

加入书签

  “爹,爹,我娘晕倒啦,您快出来!”

  说曹操曹操到,丝毫经不住念叨的颜二丫冲进门来,脸上的神情慌慌张张的,因为淋了小雨,头发湿哒哒的粘在了脸上。

  “你说什么?!”

  颜盛国闻言心一惊,双手一撑,直接从躺椅上摔了下去。

  颜舜华右手微抖,墨水滴下,将白纸渲染了一大片的墨色。

  “我们割稻,娘不知怎么的突然一头栽倒。哥已经背着她去找柏大夫了,我就回家来告诉您。”

  姐妹俩合力将颜盛国扶上躺椅,颜舜华能够感受到,他的身体在控制不住地发抖。

  “爹,如今还不知道娘的情况到底是怎样,您是家里的顶梁柱,可不能自乱阵脚倒下了。”

  她一边给颜二丫使眼色,一边去将屏风后头的蓑衣与斗笠拿出来,递了后者给颜二丫,“二姐,你脚程快,娘到底是咋回事。然后再回来报个平安。”

  “不,我要亲自去。”

  颜盛国此刻已经冷静下来,吩咐二女儿道,“去找你二伯父或者大堂哥过来,背我去柏润东家。”

  “我这就去。”颜二丫闻言斗笠也不拿,立刻冲出了房门,转瞬就飞奔而去。

  见颜盛国强自镇定地闭目养神,双手却屈指成拳,绷得青筋直爆,颜舜华感动之余,却多少有些无奈。

  “吉人自有天相,娘身体一向很好,爹您别自己吓自己。”

  她干巴巴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想了想,便开始小声地背起了《千字文》,顺着背了一次,逆着又背了一次,还是没有见到人影。

  颜盛国努力了几次,才颤抖着手指披上了蓑衣,尔后让她不用再背了。

  “你做的很好。爹不着急了,乖,安静。”

  自从母亲几年前去世后,他颜盛国没有哪一次像今日这样的惶恐。

  他恨自己的腿残,更恨自己的无用,连最简单的以最快速度赶到出事的妻子身边都做不到。

  此刻他的神经绷得很紧,甚至不敢保证幺女不停下来的话,他会不会冲她大吼大叫直接一巴掌甩过去叫她闭嘴。

  别烦他!别烦他!!他已经是个残废无能的丈夫!!!他不想做一个愤怒自身却因无法改变而迁怒到孩子身上的无能父亲!!!

  见势头不对,颜舜华赶紧停下了背诵,身体甚至往后缩了缩,藏在了窗帘的阴影中,一言不发地陪着他。

  直到十来分钟过后,颜昭朗才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满裤腿都是泥巴,踩得地板上全都是土黄色的鞋印,遇到被带进来的些许雨水,使得整洁的书房顿时一片狼藉。

  “四叔,我来了。”

  他没有寒暄,甚至都没有发现藏在角落里的颜舜华,径直背上颜盛国,就急急忙忙地冲进了雨帘,颜二丫在一旁奋力举伞,一路几乎是小跑着前进。

  颜舜华将窗户关上,又将地板给清理干净,接着跑到其他房间看了看,没有关的窗户都关了,顺道带上门。

  接着她跑去厨房烧水,直到家里的热水壶里都灌满了开水,主卧的大木桶中也盛了一半,这才盖上盖子,紧接着去煮中午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