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父母(1/2)

加入书签

  一念至此,沈靖渊沉默半晌,才拥紧了她,喃喃自语,“得友如此,我之幸事。???.`”

  颜舜华微微一笑,“恩,他待你以诚,虽然方式隐晦了一些,但是倘若不是他认可的人,恐怕即便他做的饭菜再不好吃,他不会兴致勃勃地下厨去,煞费苦心地做出一桌子饭菜来献宝似的让人品尝吧?要知道,味道再不好,他也是流了汗下了苦功的。”

  “说得有道理。”沈靖渊对于这话自然是同意的,没有人比他们这些一同长大的人更清楚凌璁对于厨艺的疯狂了,“有机会的话,遇见了他,我把他介绍给你认识。”

  “呵呵,有机会的话,我还真的想尝一尝他做的饭菜呢。你们这个世界讲究‘君子远庖厨’,除非是有志于在厨艺一道上一展天赋的人,基本上都是女子围着锅台打转。他一个世家子弟,能够日复一日地专研厨艺,甚是难得。”

  她赞叹了一句,又转而问道,“说起来,你跟你父亲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再如何,你的母亲去世也不是你的过错,他总不该至今都一直不喜你,甚至真的私心里认为是你命硬克死了家人吧?”

  既然节点到了,她也不遑问彻底一些。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兴许就真的没有那个店了,或者即便有,也要等很久很久以后,时机适合了,她也真的还跟他成了事,才会有可能知道。

  谁往前跨一步不是跨呢?她总得主动一些,给点反应。

  虽然这个问题不是他所喜欢甚至是心底下意识会抵触的问题,但是沈靖渊显然真的惊喜于她的主动提问,因此几乎没有停留,他就开口回答起来。

  “也许前世就是他的杀父仇人或者杀子仇人吧,所以今生我才会投生到他的名下。事实上,娘亲怀着兄长的时候,身体就已经越来越虚弱了,生下长子后便被许多大夫诊治过,论断必须休养生息。七八年之内都不能生养。

  只是父亲虽然性格不是那等强硬作风的人,但于风花雪月一道上却颇为精通,或者说,沉溺于此。因此在兄长满月后便与娘亲同吃同住。虽然一直有注意,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阴差阳错之下,娘亲还是怀了我。

  他坚持要打掉,娘亲虽然柔弱和顺。在孩子一事上却万分坚持,自然的,最后还是她赢了。几乎是顺理成章的,她的身子果然如大夫所言,一日一日地开始衰弱起来。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病,或者说只是因为她天生体质不好,不适宜孕育孩子。

  总之,在生下我后没有多久,她就撒手人寰了。

  父亲不喜我,这是最大也是最初的理由。”

  沈靖渊一气呵成地说了这一大段。不待她安慰,便又继续往下说。

  “父亲非常地尊重曾祖母,而她老人家非常地疼爱我,或者说,是非常地心疼常年在外征战的祖父。因此见到父亲终日沉溺在丧妻之痛中,便把我接过去日日照顾,从不假手他人。后来,兄长因为思念娘亲,而高热夭折。父亲心里的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