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担忧(1/2)

加入书签

  颜舜华见他笑容愈发灿烂,神色不禁越发冷淡。暗着提醒他有事就说没事滚蛋吧,他装傻充愣,明着赶他走吧,如今还没有到那个份上,碍于云邵两家的交情,她还真的没法付诸实施。

  可是就这么与对方干瞪眼,听他说着那些模棱两可的话语,她又颇为不耐烦,尤其是在自己暂时已经“名花有主”的情况下,考虑到沈靖渊的性情与有可能的反应,她就愈发头大了。

  那人可是个醋坛子,此前因为宋青衍她随口说了两句,他就失控得不能自已,如今邵珺这般找上门来,她要敢热情待客,还不知道日后会是个什么场景。

  想起某些场面,她沉默了一瞬,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噤,尔后白净的俏脸可疑地红了。

  邵珺尽管面上漫不经心地调笑,实际上暗地里一直在观察着她的神色,见她情绪浮动,突然像个正常的少女一般眉眼含羞,大为惊奇。

  与此同时,愈发动了心思,决心要将人给拿下,从沈靖渊那里“虎口夺食”。

  一念至此,考虑到来日方长,为了免得交恶,他终于摸了摸鼻子,识趣地告辞而去,临行前笑眯眯地表示,他已经写了问候信去洪城,相信不久后她就能盼来云家的来信。

  颜舜华愣怔了一息,才汗颜起来。

  自从回了颜家村能够忆起往事后,她就再也没有给云霆夫妇写平安信汇报行踪了,说起来,还真的挺不负责任的。

  不管怎么说,她如今还顶着“云雅容”这个身份名字行事,既然得了便利,总得尽些为人长女的孝心。

  想到便做,送走了客人,她便疾步返回书房,泼墨挥毫,写了一封家书。

  内容无外乎自己如今平安无事。虽然经过了几个地方,但是基本都呆在固定的住所吃喝拉撒睡,每日的饭量都很正常,训练也基本一天都没有落下过。

  末了。想起云雅容,她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没有将事实诉诸笔端,只想着待沈靖渊回来以后,要好好地商量商量。看什么时候能够让她回洪城去,亲自向云霆说明真相。

  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也不应该隐瞒一对疼爱子女入骨的父母,即便要挨骂挨打,再想在外头游玩戏耍的云雅容,也得早日归家。

  她心里打定了主意,便一心一意地等着人回来。谁料到日子一天天过去,邵珺都厚着脸皮登门气她十余回了,沈靖渊却还是没有现身。

  如果不是上回偶遇邵珺的事情惹他吃醋彻夜难眠过,她都怀疑这人是完全地无动于衷了。

  如今这般不声不响的。要么就是仍在出任务的状态中,要么就是隐在暗中考验她对感情的忠诚也考验他自己的忍耐力?

  颜舜华龇了龇牙,并不太喜欢后面的那一个猜测。

  “甲三,你主子临走的时候有说什么时候回来没有?”她气喘吁吁地跑完步,慢慢地走着缓气。

  因为如意被罚,吉祥只身一人伺候她,到了轮换时间,颜舜华直接让

章节目录